新闻中心 > 融媒热头条 > 正文

为争夺抚养权 生母报警称8岁女儿被虐待遭性侵

2019年08月23日21:18  来源:红星新闻

5034

  从2017年开始,秦莉(化名)就一直觉得女儿下身有异味,医院检查为外阴炎。如今,两年过去了,今年新的检查结果又显示女儿患上盆腔积液。

  看到网上流传“盆腔积液严重将导致不孕”,秦莉急了,8岁女孩怎么会患上这样的病?想起女儿曾说继母打她,再联想起继母家中出现的男孩,秦莉怀疑,女儿被虐待和性侵了!随后,她向警方报案。后经警方调查,因证据不足不予立案。

  红星新闻记者在调查走访中发现,在这场风波背后,更牵出秦莉与“前夫”一段漫长的“女儿争夺史”。8月22日,成都市中院对秦莉和“前夫”于何(化名)就8岁女儿抚养权变更一案进行二审,在听取原、被告陈述后,法官问女儿沐沐(化名)是否愿意跟母亲生活?她摇头。庭审结束,法官表示择日判决。

微信截图_20190823161619.png

  22日,沐沐躲在父亲后面不愿意见妈妈

  女儿此前一直跟着“前夫”生活,得知改判几率较小,秦莉表示,还将继续努力争取女儿的抚养权……

  怀疑女儿被性侵报警

  因证据不足,警方不予立案

  “不敢想,8岁的女娃娃咋可能得这种病!”8月17日下午,家住成都的秦莉捧着女儿的化验单找到红星新闻记者。

  红星新闻记者看到,在2017年7月12日的一份化验单中,检查结果显示为:外阴炎。而在今年3月9日的化验单中,诊断结果显示为盆腔积液。秦莉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短短两年之内,两种“妇科”病找上自己未成年的女儿,再联想起女儿曾在自己身上做一些奇怪的动作,她来不及细想立马拨通了报警电话。

  2019年3月9日沐沐检查出患有盆腔积液

  “我怀疑我女儿被性侵了。”秦莉说,虽然医生检查说女儿处女膜没有破裂,但这并不代表女儿没有被猥亵。

  她还把这个消息告知了“前夫”于何。秦莉说,“前夫”不仅没引起重视,“反而还说我在挑拨他和那个女人的关系。”她越想越气不过,“这是一个正常父亲的做法吗?”

  在秦莉提供的一份行政复议申请书中,红星新闻记者看到,2018年11月21日,申请人秦莉因女儿下身恶臭一年多,怀疑被性侵,向青羊区派出所报案,对派出所不予立案的行政行为提出行政复议。而在行政复议后,警方又进行了调查,结果依旧因证据不足,不予立案。

  青羊区公安分局开出的不予立案通知书

  从报案到行政复议,警方对女儿进行了询问,询问其是否受到性侵,是否在家受到虐待?“每次询问基本都是一两个小时。”不过,沐沐均表示否认。

  但在秦莉看来,这肯定不是女儿的本意,“因为她在那个家里是不敢说真话的,她怕回去挨打。”

  事实究竟如何?真如秦女士所说,女儿没有说真话吗?

  与“前夫”同居生下女儿

  怀疑“出轨”两人分开,女儿被带走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2016年,法院曾判决秦莉的女儿跟着父亲过,秦莉每月有两次探视机会。

  秦莉与“前夫”于何相识于2008年,虽然两人年龄相差11岁,但当时两人都处于创业初期,同甘共苦下相处还算融洽。他们先后辗转于绵阳、成都等地卖地砖。2011年6月,40岁的秦莉高龄生下女儿沐沐(化名)。秦莉口中称“前夫”,其实并不准确。虽然已育下女儿,但这么多年来,两人未曾领过结婚证,所以两人只能算是同居。

  就在女儿出生后两个月,秦莉被检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并于当年在华西医院接受了开胸手术。秦莉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一直到女儿一岁多,她才勉强恢复,然后就把女儿接到自己的身边带着。

  秦莉说,没想到的是,就在自己生大病、忙着带孩子的间隙,于何“出轨”了。“三天两头不回家,一回来就打架、砸东西。”秦莉觉得,这样的日子简直暗无天日。所以,2013年春节前,她就把于何的行李扔出门,让他“滚出去!”春节后,于何就真的带着女儿一起走了。

  直到现在,秦莉看到于何,心中都有一股怨气,“他太会伪装了。”

  为“夺”女儿多次冲突

  她甚至还“监控”:陌生男孩是谁?

  后来,为了“夺”回女儿,秦莉与于何及其现任妻子,展开了一场漫长的“战争”。

  说起于何的现任妻子王敏(化名),秦莉现在依旧将其冠以“抢别人老公”的头衔,两个女人的“战争”,从于何“出轨”之后就再也没停过。

  特别是在2016年,读幼儿园的女儿告诉她“阿姨打她,她怕阿姨”时,秦莉像是找到了一个“出口”,当即带着女儿质问于何和王敏。自此,双方矛盾越演越烈,后来她连探望女儿都变得很困难。秦莉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我一接女儿,他们就打我,打了就闹到派出所。”

  2018年4月,秦莉接到一份包裹,“打开以后全是死人用的东西。”她查询后才知,这是于何老婆王敏寄的,之后王敏被行政拘留五日。

  红星新闻记者看到,在警察的询问笔录中,王敏交代:秦莉看到我和于何在一起,就骂我偷男人,有一次她来接她女儿过周末,她女儿不去,她又把火撒到我身上,“发生冲突,把我的手和脸都抓烂了……我就是想让她也触一下霉头。”

  而在王敏被处理后,于何曾向秦莉放下狠话:“别想再见到孩子!”

  今年,为了搜集证据夺回女儿的抚养权,秦莉带着侄女到于何住所对面进行“监控”。秦莉在远处看到,客厅里三个人都在吃饭,就女儿一个人没吃,“连喊都没喊。”同时,她还看到饭桌上有一个十多岁的陌生男孩,“为什么会有陌生男人?”

  她猜测女儿受到虐待,便立马上门理论,又是一场口舌之战。一直等到警察来,此事才算平息……

  “前夫”称她“太极端”

  “说女儿被性侵,她也是想争抚养权”

  对于秦莉称女儿遭受性侵和下身恶臭一事,于何觉得很荒诞。

  “夏天天气本来就热,这也很正常,之后我都让娃娃每天洗,每天换短裤。”于何说,但秦莉就是死咬着不放。为此,女儿曾前后接受了警察两次单独的询问。

  于何说:“如果确实需要鉴定是否被性侵,我们也可以做。”但他表示,作为孩子的父亲,也是监护人,如果鉴定结果出来,孩子没被性侵,“我要求追究秦莉的刑事责任。”对此,于何称秦莉当时并未做回应。

  于何并未否认秦莉口中的“出轨”一事。“和秦莉分开的原因,就算是原则性的问题。”他说,那也是他的自由。

  于何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对于与秦莉的过往,他已不想再提。“在婚姻当中,我走错了一步,她太极端了!”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从成都成华区青龙派出所、到金牛区五块石派出所、再到青羊区府南派处所,都去了四五十次了,大家都知道我们的事。”

  “该走的程序,我都走了,她非要逼女儿。”于何说,比如本月12日,女儿在画室强行被她带走,女儿上了出租车又哭又闹,还让出租车司机报警,“最后还是路边中餐馆老板打电话给我,我才知道的。”于何说,“一个八九岁的娃娃,是要反抗到什么程度,出租车师傅才会停下来打报警电话。”

  在于何看来,秦莉闹出“女儿被性侵”,也是想争夺孩子的抚养权。“这么久了,我也看得很清楚,秦莉在处理女儿问题的方式上,很有问题。只要我活着一天,就不可能让女儿跟着她,受她教育。”他说。

  警方称曾调查“未造成侵犯”

  医生:盆腔积液与性侵无直接关系

  据成都青羊区府南派出所民警介绍,当事双方因为抚养权问题,确实经常发生纠纷,也经常寻求警方介入。“至少有十多二十次了。”而报警称女儿受到侵犯的警情也确实存在。不过,该民警表示,在对学校和当事人等进行询问和走访后,因证据不足,未予立案。该民警称:“我们也把‘未造成侵犯’的调查处理结果告知了报警人。”

  那么,盆腔积液能推导出被性侵吗?

  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妇科主任王晓莉表示,盆腔积液是一种表现,而不是一种疾病。确切地说是影像学对盆腔内液体的一种描述。盆腔积液可分为生理性盆腔积液和病理性盆腔积液,病理性盆腔积液包括积血,常见症状为下腹坠胀、疼痛、腰骶酸痛等。盆腔积液与被性侵没有必然联系。

  王晓莉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如果有阴道性行为,一般会出现处女膜破裂,严重的有外阴阴道裂伤等,而据孩子母亲描述,孩子并没有出现处女膜破裂,也没有任何表现,所以可以基本排除(被性侵)。

  同时,王主任在看了沐沐的超声报告后表示,报告中提示孩子的盆腔积液并不多,“如果没有下腹疼痛等情况,根本不需要特别治疗。”而孩子母亲所说的孩子下身恶臭,如果分泌物多,这就要考虑外阴阴道炎,甚至阴道有无异物,具体建议到专科检查。

  记者走访对话——

  女儿:妈妈很烦!“每次都不考虑后果”

  那么,事实到底如何?

  8月19日,红星新闻记者在于何住处见到了8岁的沐沐。在她的印象中,妈妈“很烦”。

  对于上一次妈妈在房子对面看到她没吃饭,而且还有一个男孩在家的情况,沐沐也很无奈,“当天我明明是不想吃饭,想吃方便面,结果她说是阿姨不让我吃饭。那个男孩是阿姨的侄子,她还非说我被强奸了。”至于有没有人对她做一些奇怪的动作,她说:“没有,没有,就是没有!”

  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因为妈妈做的这些事情,我不止一次难为情,我是几十次难为情,她闹几十次,我就几十次难为情。”沐沐细数道,“她在幼儿园闹过、在小区闹过、在房子对面闹过、还在家里闹过、还在画室闹过……”

  “妈妈每次都不考虑结果,她还能成为一个称职的妈妈吗?”沐沐自言自语道。

  老师:我问过娃娃,根本没有性侵这事

  为了再一次确认,红星新闻记者也联系上了沐沐的班主任夏老师。

  当寻问沐沐是否被性侵时?夏老师表示:“我亲自问过娃娃,根本没有这个事情。”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去年警察曾找到她,希望能侧面询问一下娃娃,夏老师说,“性侵这个事很大,我专门问过娃娃。”她告诉记者,她把娃娃喊到一边问,“有没有人触碰你的隐私部位?包括家里最亲的人?”娃娃很坚决肯定地说:“没有!”

  对于沐沐的家庭情况,夏老师也知道一些,父母双方为了争夺孩子的抚养权,什么办法都用过了!她说,“不要听孩子母亲一个人讲,因为她有些时候讲的并不符合实情。”在夏老师看来,平时在学习上爸爸要管得要多一些,也还挺负责。“每天孩子的作业检查、签字,都弄得巴巴适适的。”

  夏老师知道沐沐父母间有争执,曾与孩子父母做过交流,让他们不要在孩子面前说一些负面的东西。“这对孩子的教育没有任何好处。”夏老师表示,其实娃娃因为这些事,性格也很受影响,“性格比较急,有时跟同学相处也会恼火一些。”

  “父母经常吵架,怎么会不影响娃娃呢?”夏老师说。

  儿子:希望母亲不要执着,“不要再去争了”

  20岁的小刘与沐沐是同母异父的兄妹。得知母亲秦莉依旧还在跟沐沐的爸爸打官司,他有些烦了,“他们又要开庭了吗?已经整烦了。”

  小刘说,他不想看到他们继续闹,“闹着没意思,我妈也恼火,妹妹也恼火,大家都恼火!”去年,他曾当庭作证,希望妹妹跟着她爸爸。他认为,从个人角度来说,他不想妈妈那么累。其次,“妈妈带着妹妹,一日三餐可保证,但更好的教育水平和生活环境不能达到。”因为妈妈情况也一般,“只是能把自己养活。”

  对于妈妈说妹妹在继母处被虐待,小刘表示,“这只是一面之词,我问妹妹,她也不说。”他说,作为哥哥,他也希望妹妹能在一个好的环境里成长。

  如今,母亲依旧在努力争取妹妹的抚养权,小刘表示理解,“妈妈珍惜和爱她的孩子,虽然方法比较极端,但作为一个母亲,她还是希望把娃娃带在身边。”自己的抚养权也是被母亲“争”过来的,他以前也是被判给父亲的,但妈妈看到他在奶奶家穿别人的旧衣服,过得不好,“就把我争了过来。”

  他说,母亲性格比较偏执和极端,也是有原因的,母亲一辈子坎坷,“从跟我父亲开始,我才出生几个月他们就离婚了。”后来,母亲开始第二段婚姻,在他的记忆中,他们也是经常吵架打架。第三段婚姻,就是跟沐沐的父亲。小刘认为,妈妈在另一半问题上,一直都是受伤害的角色。“她觉得没有什么能给她安全感。从没有安全感到猜疑一切,再导致一切事情的发生。”

  “我从小受的家庭教育一直都不怎么好。”他说,特别是母亲和于何吵架那几年,“我常常夹在中间很难受。”他感慨,“只能说那时自己心态好,朋友多,一直有人陪着。心态差一点,现在肯定都有抑郁症了。”

  小刘表示,希望母亲不要再这样继续执着下去了,她现在完全可以轻松过完后半生。“不要再去争关于妹妹的事情了。”同时,他也很担心妹妹,不希望妹妹重复自己的经历……

  教育专家:

  离婚后父母不能在孩子面前诋毁对方

  在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看来,这对父母处理问题的方式方法是有问题的。“这会对孩子的成长产生很大阴影,因为他们在离婚后把对对方的恨转嫁到孩子身上,给孩子带来了负面影响。”

  他认为,离婚父母就算有矛盾,也不要当着孩子的面争吵,“不能把孩子卷进来。”父母在面对孩子时,必须是一起关注孩子的状态,而不是相互怨恨。

  “对孩子的教育在于父母如何对孩子,而不仅仅在于父母的婚姻状态。” 熊丙奇说, 有的父母离婚后,依旧在孩子抚养、教育问题上处理得很好,“都很关注孩子。”这种亲子关系,父母在孩子成长过程中也是没有缺位的,因此对孩子也没有影响。

  因此,他认为,夫妻离婚后,不应在孩子面前诋毁对方,而是要创造条件让对方来看孩子、关心孩子,让孩子尽可能得到一个比较完整的家庭。

文章关键词:性侵 抚养权 前夫 外阴阴道炎 生母 盆腔 积液 责编:张亚普
5034

相关阅读 换一换

  • 证据被公布 刘强东律师称证据否认了假传言

    美国当地时间7月24日,京东CEO刘强东性侵案的全部证据被明尼阿波利斯警方公布了。随后,刘强东律师表示,日前警方公布的证据再次证实从一开始刘强东先生就是无辜的。刘强东先生十分感谢司法部门在调查此案过程中所付出的努力。

  • 最高法:对性侵害儿童犯罪性质情节极其恶劣、后

    最高人民法院24日发布了4件性侵害儿童犯罪典型案例。这4件典型案例包括:韦明辉强奸幼女被判处死刑案,小学教师张宝站猥亵多名女学生案,蒋成飞以招募童星为名诱骗女童在网络空间裸聊猥亵案,李堉林猥亵男童案。他表示,人民法院根据猥亵儿童的手段、情节、后果等因素,在法定刑幅度内从重处罚。

  • 姜至奂承认性侵等所有嫌疑:将为犯下的错而赎罪

    7月15日,据韩媒报道,姜至奂承认性侵猥亵等所有嫌疑,并通过代理律师公开道歉信:“我承认所有嫌疑,我低头向因为我所犯下的过错而受到巨大伤害的人们谢罪。”  姜至奂涉嫌本月9日在家性侵并猥亵两名受害人,警方基于两名被害人的口供一致而向法院申请了对姜至奂的拘留令,而检方随后也对姜至奂申请了拘留令。

  • 人民网评:加强未成年人保护如何从“建议”变行

    最近一段时间,侵害女童事件时有曝光,令人痛心。如何把未成年人保护落到实处,考验着各级各部门的智慧和能力,更需要拿出掷地有声的举措,让不法者承担应有的法律责任。推动完善未成年人保护法律体系,让制度扎根、让措施落地,用司法之手保护未成年人成长,还任重而道远。

  • 人民网评:加强未成年人保护如何从“建议”变行

    最近一段时间,侵害女童事件时有曝光,令人痛心。如何把未成年人保护落到实处,考验着各级各部门的智慧和能力,更需要拿出掷地有声的举措,让不法者承担应有的法律责任。推动完善未成年人保护法律体系,让制度扎根、让措施落地,用司法之手保护未成年人成长,还任重而道远。

  • “性侵”事件造谣者道歉且遭刑拘 散布谣言何罪

    近日,有网友在社交平台上发帖,称有孤儿院和幼儿园的儿童疑似遭到性侵,还同时上传了涉及幼童身体的图片,并指出事件发生地点在贵州 凯里市和毕节市。

  • 法国50岁养老院护工性侵94岁老妇 将被判7年监禁

    据法新社报道,上索恩省省会沃苏勒的检察官杜比克透露,该案嫌疑人现年50多岁,通过短期合同在一家专门照顾失去生活自理能力者的养老院工作,但没过多久就接到同事投诉其行为不检。

  • 假的!警方:“贵州儿童被性侵”信息系编造

    日前,“贵州毕节、凯里有儿童被性侵”的信息和照片在网上传播,引起了广泛关注。初步查明,网上传播的“毕节、凯里有儿童被性侵”照片,均为他从网上搜集,而非在贵州毕节、凯里拍摄,信息系其编造。

  • 假的!

    6月27日中午,从贵州省公安厅了解到,在天津公安机关的支持下,贵州公安机关依法对在网上传播“毕节、凯里有未成年儿童被性侵”照片及信息的发帖人赵某某进行了讯问。

  • 贵州省公安厅:“毕节、凯里儿童被性侵”系编造

    6月27日,在天津公安机关的支持下,贵州公安机关依法对在网上传播“毕节、凯里有未成年儿童被性侵”照片及信息的发帖人赵某某进行了讯问。

慢新闻

郑州航空港区北站即将开通?官方回应:正在商谈免费协议暂不开通 郑州航空港区北站即将开通?官方回应:正在商谈免费协议暂不开通

推荐视频

i新闻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