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社会 > 正文

对话武汉肺炎康复患者:我与新型冠状病毒搏斗的22天

2020年01月24日09:56  来源:人民日报

5034

  21日,曾经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的王康已经出院。从2019年12月24日感觉难受开始,到1月15日治愈出院为止,他经历了两次转院、血氧含量一度低至危险状态,最终在武汉金银潭医院确诊并得到救治。北青深一度(以下简称北青)记者与王康进行了对话,希望能以他为样本,还原早期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的发现和治疗过程。

  身体越来越好,但消化能力差

  北青:现在身体状况怎么样?

  王康:今天是我出院第6天了,不能干重活,不能运动量过大,但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了,就是说话有一点气喘吁吁,深呼吸会有一点的困难,普通的、正常呼吸是没问题。我家就在武汉,其实现在自己都可以照顾自己,父母也在照顾我。但我很少出门。

  北青:医生有没有开后续服用的药?

  王康:医院给的药就两种,有助于胸部活性的和抗流感的,胸部活性的开了4个月的,另外一种抗流感的药,只开了5天。把这一盒吃完就够了,在医院也一直在吃这个药。我今天早上加了一点健胃消食片。

  北青:肠胃还是不舒服吗?

  王康:消化功能还是不好。昨天吃了一点饺子,就胃反酸,胃胀气,到现在还是。

  北青:接下来还有什么后续治疗或检查?

  王康:我一个月之后还要去做检查,金银潭那边的医生说,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一定要及时去。那边医院非常负责,医护人员都特别好,我都是想感谢他们,他们很多都是武汉其他医院调过来的医护人员,还有北京的专家,因为人手有限,他们每天也是高负荷运转, 一天工作16个小时,从早工作到晚。

  协和医院开具的诊断证明

  以为是感冒,两次转院才确诊

  北青:什么时候感觉到身体出问题的?

  王康:我是12月24日觉得身体有点不对劲,当时的症状是头晕、头痛、四肢无力、四肢酸痛,当时我以为是感冒,因为跟感冒差不多,第二天去上班时,感觉全身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我就请假打车回家,去附近一个医院进行治疗。25日在医院,当天就打了点滴了,一点没有耽误自己,去了医院就一直输液,当时还没有发烧,过了三天之后,大概27日就连续高烧。

  北青:那几天你一直在医院吗?

  王康:不是,就每天去医院输液,输完液就回来,就按照普通的感冒治。后来27日发烧,一直高烧不退,当时一直输液,但症状一点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我几乎动不了了,严重无力。下来走两步就血氧特别低,呼吸困难,就是要躺着。后来就去查血,当时查了个血常规,没有一点问题,是正常的,第二天又查血、查肝功能之类的。我大学时胆胺酶就偏高,还专门告诉了医生,因为我不知道有肺炎这个事,当时没有关注这个东西,很怕是什么其他病。查了之后要再过一天拿结果,结果第二天刚好是周末,我就回家了。因为输液没效,就没再继续了,在家躺了两天。

  北青:那两天状态怎么样?

  王康:生病严重地影响食欲,我吃不了东西,吃了就想吐,基本就喝了点粥,喝了点水。

  北青:周一拿到结果怎么样?

  王康:周一拿到结果后,发现肝功能有一点异常,就以为是肝功能的问题,然后就说去协和医院看看。我在家休息了几天,1月1日上午去了协和。去医院还在发烧,就买了药,喝了之后就出汗,但继续发烧,一般发烧到39摄氏度,最高烧到40、41摄氏度,吃退烧药退了一些,但一直反复烧,退了又烧起来。

  北青:在协和医院做了什么检查?

  王康:在协和医院入院后,我去内分泌科做了全身的检查。1月2日,因为我的血氧浓度已经下降到60%了,快有生命危险。就拍了一个胸片,拍片子的地方和我住院的地方隔着几栋楼,医生只能推着我的床去拍片,一路上医生还叫我妈要不停地跟我说话,不要让我睡过去,因为血氧低了就想睡觉。那段路上不能用医院的氧气机,只能用氧气瓶。拍完片子后,好像有一个专门的人问我,我在哪里工作、上下班路过什么地方、在哪里住之类的,了解这些信息。

  北青:你怎么提供这些信息的?

  王康:我告诉他,我工作在汉口火车站附近做销售,离家比较近,每天骑自行车回家。我没有去过海鲜市场,我大概 22日去逛过华南水果市场,当天下了一点小雨,我没带雨衣雨伞,可能淋了点雨,着了凉,我就认为是感冒,因为肺炎前期症状和感冒基本一模一样。

  北青:协和医院那边检查的结果是什么?

  王康:1月2日上午11点,就跟我妈说可能要转到金银潭医院,然后我妈就开始整理东西,12点时说可能不用。他们在讨论我的病情,好像还开了视频会议,他们差不多沟通了两个小时。当时我妈特别怕医院不收我,因为她也不知道肺炎这个病,她以为是什么重大疾病,就特别怕。医生又跟她说,不能让我昏迷,要一直跟我说话,她就更怕了,特别着急。当时我们都不知道金银潭医院是什么医院。

  北青:后来怎么去了金银潭医院?

  王康:当天下午正式转院时,有个证明,说高度疑似肺炎。大概晚上七点多钟,金银潭医院开救护车来接我,进医院就开始上氧气、测血氧、心电图之类的, 我大概晚上8点40被送到了ICU,进去抽了个血。我姐也要冲进去,当时是两个医生、两个保安把她拦住了。因为ICU是完全隔离的。然后我又被转到了重症病房,我姐就跟进去了。我这条命多亏我姐细心照料。

  △王康拍摄的金银潭医院病房照片

  北青:姐姐做了什么事?

  王康:因为隔离病人很多,护士忙不过来,我们这种病人高烧不退、没有食欲、血氧低,我姐就是一口饭、一口水地喂,还要给我端屎端尿。医院给她口罩,她就陪我住了十几天,在我的床旁边搭了7个凳子,垫着被子,然后盖着那样睡。

  到金银潭医院第2天就已经退烧了。1日到3日,我姐不停地给我喂水,也一直在吃药,反复发烧,反复出汗,烧降得特别快。当时我拿杯子手都抬不起来,我躺着,我姐拿吸管喂我,还要把我头扶起来。

  大概10日,我转病房,那会儿我可以动了,自己能照顾自己了,就让我姐出去了。我外甥病了,她在这里住了十几天也都没怎么换衣服,因为进来就出不去了。出去时,给她消了毒,然后检查了一下,才放她出去的。我爸妈也陪着我,但是他们毕竟年龄大了,到金银潭的时候就不准他们进了,我姐也不让他们进去,我们全程配合医生。

  北青:医生让你们怎么做?

  王康:医生让我爸去外面去买一点人血白蛋白,因为我几天没吃饭了,没有营养。我们住在汉口,我爸去武昌买了5瓶。但当时说隔离的病人没有冷冻设备,人血白蛋白要冰箱冰着,拿过来5瓶,医院只收一瓶,让剩下4瓶拿回去放在冰箱,我家离医院特别远,我妈就在医院外面酒店开了个房,就为了冻这几瓶白蛋白,然后每天给我送一瓶。一瓶500多,大概就50毫升或者75毫升,反正蛮小一瓶,黄颜色的。五天以后,我就能吃饭了,可以自己吸收营养,就不需要它了。

  △王康在金银潭医院重症病房拍摄的照片

  从输液十几瓶到可以下床走动

  北青:医生是怎么治疗的呢?有没有告诉你什么方案?

  王康:这个病它没有特效药,没有快速的解决办法,只能激活你人体自身的免疫功能去对抗病毒,它会对其他的脏器官造成损伤。那边的医护人员都挺好的,他打什么药,都会跟你说这个是干嘛的。输液,还有打那种消炎、退烧之类的,主要是激活肺部活性。他们还说要打护胃、护肝的药,保护各种器官,特别是肠胃。其他的还是针对肺炎的,我不是很懂具体是什么。

  北青:所以你在入院以后基本上是输液的方式吗?

  王康:对,输液。输得好多,前面几天每天都是十几瓶,到8日、9日就是(每天)8瓶左右。有时会开点药,但是医生叫你停就得停,叫你吃你就吃。要完全地配合,也会换药。我也不懂具体换的啥,就是说激活肺部活性。

  北青:后来为什么减药了?

  王康:因为慢慢地我的血氧可以到90了,他们开始给我减氧气的浓度和流速,我的心率正常了,血压什么都正常以后,就把我的氧气摘掉,把我的心电图摘掉。我觉得主要是因为我年轻,我才23岁,全身的器官都在帮我。

  北青:这次生病对你肠胃损伤很严重吗?

  王康:怎么说呢,我到协和的时候,第一天我爸给我买的武汉的一种早餐叫烧麦,里面有一点胡椒。我原来一点都不怕辣,吃火锅都没什么。但当时就吃了一小口烧麦,就有一点胡椒,我整个食道、胃一上午就特别难受。还有我在床上上厕所,小便还好,可以闷着;大便的话,在床上我觉得特别丢人,就憋了5天。从进协和第1天开始就没有上过。到5、6日才开始,把那些心电图拔下来,才走进去,那里有一个坐便器,可以坐着。那时候开始有大便出血的情况,我以为是什么痔疮之类的,但不是的,是因为肠道损伤,再加上我5天没有排便,肛门就破裂了。

  当时特别惨,我实在憋不住了,但我不愿意在床上,当时就把氧气拔了,然后要护士给我把心电图也摘下去,然后慢慢走,走一步就剧烈咳嗽。因为我其实不能下床,稍微一动就会剧烈地咳嗽,根本就呼吸不了,上卫生间很短的一段距离,走过去就花了五分钟,在里面也一直咳嗽,不停地咳,但不能用力。

  北青:为什么转了病房?

  王康:10日之前就是来一个住一个,好像只有重症和ICU的两种。ICU就是完全隔离的,那是有生命危险的。因为人越来越多,病房不够了,要把重症的和轻症的分离开,当时我已经快好了,但我还是重症的,武汉当时只有金银潭疾控中心收不明肺炎病人。我是10日转到了另外一个重症病房。当时我已经能在屋子里自己来回走动了,还可以自己倒水、自己洗澡,几乎什么都能做。

  北青:和你同一间重症病房里都是什么人?

  王康:我后面转到重症病房,当时加我四个人,其他三个人是62岁的一个爹爹、68岁的一个婆婆、42岁的一个壮年男子。我在这里住了五天就出院了,那几天他们三个基本没吃东西,又没人照顾。护士帮他们喂饭的时候,他们也吃不进去,因为医院的饭菜虽然很有营养;但刚开始去的时候,第一天伙食不太好,第二天就特别好,牛羊肉、鸡鸭鱼肉都有,很均衡,酸奶、水果也都有,但是他们还是吃不进去。

  出院后感觉越来越好

  北青:你什么时候觉得自己基本上算好起来了?

  王康:我能动了就感觉好了,慢慢感觉越来越好,后来在医院里面都没怎么咳嗽了。

  北青:医生是怎么通知你该出院的?

  王康:13日我做了检查和胸部CT,还抽了血。医生是14日通知我的,打完针之后他通知我的,说我胸部状态特别好,叫我家人15日来。医生叫我不要去人多的地方,要静养、按时吃药。

  北青:出院感觉怎么样?

  王康:我是中午出的院,当时我特别想吃热干面,太久没吃了,然后就走着去吃热干面了,吃了半碗。当时可以自己走,但走不快,刚出院时走几步,腿上的肌肉还会抽筋,腿没有什么力气,我妈妈那么大岁数了,她走得都比我快。其实我没有自我感觉良好,包括出院之后都感觉不是很好,因为我躺在床上差不多有超过20天的时间了,躺太久了,没有什么运动量。

  出院第二天我强迫自己出去走走,在家附近逛了一下,我爸我妈都特别担心,不准我出去,一直催着我回家。然后发现我下午回来之后情况比第一天好多了, 体力变好了,慢慢走路也能快点了,也没有那么累了。

  北青:现在状态如何?

  王康:身上是越来越有力,还挺好的,消化不太行之外。不能跑步,走路可以走很长时间。但是就很容易感伤,很容易流泪。因为家里人其实非常担心,我妈妈60多岁了,之前天天在家里哭。我四个舅舅两个小姨一个姨妈都挺关心我,邻居也很关心我。我好了之后,每个人都来送东西,送牛奶、送钱的,都来看我。我生病的时候,我朋友去协和看我,但是医生不让他进。他在玻璃门外面看了一眼,就自己跑到楼上去哭。

  北青:你姐姐照顾你,身体没问题吧?

  王康:她出来了之后有感冒,我叫她快点去医院检查一下,她去了, 就是感冒。

  北青:医生跟你说你是肺炎的时候,你有意识到这个病比较严重吗?

  王康:我都不怎么玩手机,当时朋友说我可能是这个病,我说应该不会这么倒霉的。说实话我是好了之后,在家里看新闻,才意识到这个病的严重性,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住院的时候,我一直认为还好,就是一个病,因为我从小到大没有住过院。

  北青:整个治疗过程花了多少钱?

  王康:一共花了2万多,在协和花了1万多,到了金银潭基本没收什么钱,就收了3000块押金和300的饭钱,后面都没收我们的费用。

  (因受访者要求,文中王康为化名)

  (来源:北青深一度)

文章关键词:王康 肺炎 患者 新型冠状病毒 医生 康复 北青 出院 输液 对话 责编:徐宁宁
5034

相关阅读 换一换

慢新闻

学校开学时间定了?假的!平顶山官方辟谣 学校开学时间定了?假的!平顶山官方辟谣

推荐视频

i新闻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