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天下 > 正文

拉美,连抗疫都是魔幻的

2020年04月16日18:15  来源:南风窗

5034

  对发展中国家疫情的担忧最终成了现实:病毒正在拉美、南亚、非洲等地区蔓延。

  目前,全球累计确诊病例已逾200万。美国数据高企,疫情走势尚不明晰;欧洲仍是大流行中心,诸国艰难抗疫;非洲疫情持续扩散,面临巨大考验;拉美地区累计确诊病例总数已超7万例,进入典型加速期。

  现在来看,警惕拉美成为下一个“重灾区”并非空谈。

  2月26日,拉美地区首例确诊病例出现在巴西。随后各国都采取了一定的防控措施,但是效果不尽相同。

  4月伊始,最先给人们带来冲击的是厄瓜多尔,该国最大城市瓜亚基尔的街头出现横尸现象,卫生应急系统濒临崩溃;巴西是目前疫情最严重的拉美国家,中央和地方在防疫举措上的政治分歧不断,渐进式的强化防疫并未遏制疫情肆虐的势头;“强硬派”阿根廷一直采取严厉的防疫措施,防控效果明显。

  (4月1日,在厄瓜多尔瓜亚斯省省会瓜亚基尔,死者的遗体摆放在人行道上)

  拉美地区发展中国家集中,先天存在公共卫生系统薄弱的问题,在应对流行病的问题上突出表现在对于检测能力和医疗救助能力的考验。政府层面来看,中国的抗疫经验证明“早发现、早隔离”至关重要,这有赖于政府快速建立严格的联防联控机制,但目前拉美一些国家的防控政策仍存在漏洞。

  拉美抗疫最大的不确定性还在于城市中普遍存在的贫民窟,这些区域集聚着大量人口密集,卫生条件恶劣,公共服务难以触及,是将来防疫工作中的巨大隐患。

  “实际上,整个拉丁美洲在面对疫情上具备时间差的优势,前期也做了一定准备。” 中国社科院拉美研究所国际关系室副主任周志伟认为,“但是目前来看,拉丁美洲在居家隔离政策的执行上不尽如人意。

  另外,拉美国家公共卫生医疗资源稀缺,面临的压力较大。拉美抗疫前路如何,这个四月份非常关键。”

  01

  魔幻厄瓜多尔

  4月5日,在厄瓜多尔经商的吴溆出门买生活物资。当她经过瓜亚斯河边时,看到马路边躺着一个人。起初,她还以为是平日里就会躺在地上休憩的流浪汉,等靠近以后才惊诧地发觉那是一具尸体。警察仅在其周遭拉起警戒黄线。

  “氛围很可怕。”吴溆形容,仿佛现实版人间炼狱。4月初,她所在的瓜亚基尔市开始出现街头横尸的情况,她还在华人群里看到有人当街焚烧尸体的视频。此类视频在互联网上疯传,画面恐怖。

  (厄瓜多尔,一对夫妇运着一个空棺材在瓜亚基尔收葬亲戚的尸体)

  截至10日,厄瓜多尔累计确诊病例7161例,单日增加40%。累计死亡297例。其中瓜亚斯省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均占全国总数70%左右,该省省会瓜亚基尔市是疫情最严重的城市。

  法新社报道称,4月初当地政府从居民家中至少接收了150具尸体。由于死亡病例激增,当地医院和太平间不堪重负,一些家庭只能将尸体存放在家中。

  此时的厄瓜多尔正是高温多雨的季节,潮湿闷热的条件下,尸体极易发臭。吴溆称,路上出现的尸体并非是死在街上的病人,而是因为腐烂到令人无法忍受最终被亲人无奈放在街上。这些天,吴溆整日将门窗紧闭。她担心,街上汽油焚尸产生的滚滚黑烟会污染空气。

  “在这里,人们像苍蝇一样死去。”当地医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街头横尸现象曝光后,副总统奥托松嫩霍尔茨纳对此公开致歉。瓜亚基尔市政厅在4日表示,将分发2000个硬纸板制成的棺材,“为在这场卫生紧急事件中死去的人提供一场有尊严的葬礼”。

  (4月2日,瓜亚基尔的一处家庭公寓外,棺材里装有死于新冠病毒的死者,棺材上包裹着塑料,上面覆盖着纸板)

  但吴溆对此持悲观态度:“提供硬纸板棺材只能解决居民买不起棺材的问题,并不能解决抛尸的现象。因为收的还没有死的快。”由于供不应求,当地棺材价格500美元上涨至1000美元,许多居民都负担不起。

  按照厄瓜多尔总统莫雷诺的预测,未来几周,瓜亚斯省预计将有多达3500人死亡。即便尸体能被安置在棺材里,政府处理尸体的速度跟不上,惨烈而魔幻的景象依然会存在。

  周志伟分析,从数据来看,厄瓜多尔的情况并未到非常糟糕的境地,且按照正常逻辑,200例的死亡病例不至于出现横尸街头的情况。“出现这种状况,最直接说明厄瓜多尔的公共卫生服务系统是非常脆弱的,一受到冲击就可能陷入瘫痪的局面。包括前期的预防、中间的治疗以及后期的殡葬服务,都跟不上。”

  “目前来看,厄瓜多尔在几个环节都存在一定问题。”周志伟认为,“前期虽然采取措施比较早,但是执行得怎么样是一个问号。当地的医疗救助服务肯定跟不上,导致出现了明显的问题,中间环节有很大不足。”

  (瓜亚基尔瓜斯莫苏尔州立综合医院急诊室入口)

  吴溆是浙江丽水人,一年前来到瓜亚基尔市从事批发小商品生意。瓜亚基尔是该国最大的港口城市,也是贸易中心。当地的Ballamar市场相当于中国的义乌,全国的商贩都会到这个市场进行买卖交易。“Ballamar市场人流非常密集。这里一有疫情,就像雷一样炸开。所以疫情最严重。”

  像吴溆这样在当地的中国人大概有几千个,多来自浙江、广东、福建等地。广东人开餐厅,浙江人批发小商品,福建人做小生意。“大家其实都想要回国,但是现在也回不去了。” 吴溆原本预定5月回国的航班也被取消了。

  为遏制疫情,3月17日起厄瓜多尔进入为期60天的全国紧急状态,公民除购买食品和药品外不得外出。同时,该国禁止所有人(包括旅居海外的本国公民)经航空、陆路和海路入境。目前,厄瓜多尔正在实行每天15个小时的宵禁,从14:00到次日5:00,违者将被处以罚款或收监。

  (3月16日晚,厄瓜多尔总统莫雷诺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为期60天。图为3月17日,厄瓜多尔首都基多,两名带戴口罩的保安走过一家医院门口)

  隔离措施的执行效果有待商榷。“不像国内这么严格。车辆限号出行,人是想出去就能出去。”吴溆称,目前当地大部分店铺都关了,但是还有小商贩在沿街摆摊。对于确诊患者,当地政府也未能做到尽收尽治,很多病人只能在家隔离,极有可能感染家人。

  厄瓜多尔全国应急行动委员会在6日通过决议,强制性要求民众在公共场所必须佩戴除N95口罩之外的各类口罩。口罩成为一种紧俏物资,50个普通医用口罩上涨至25美金,20个N95口罩售价在60美金,很多低收入者都买不起。许多当地人只能戴可循环水洗的布质口罩,根本起不到隔离病毒的作用。

  医疗系统也面临着巨大冲击。医护人员感染、病人无法得到收治、症状好转就强制出院的现象正在瓜亚基尔市上演。吴溆注意到,在当地新闻通报中,“治愈”一词被“出院”取代。“还特别用西语注明了‘出院不等于治愈’,说明病人根本无法治愈。”

  (据报道,在厄瓜多尔,因就诊困难,患者家属和医疗工作者发生冲突)

  解决轻症患者收治难题的方舱模式曾有可能出现在瓜亚基尔市。吴溆说,该市女市长辛西娅·维特里是积极抗疫的领导人,主张学习中国建设方舱。这位硬核女市长也曾出现在国内新闻中,她派车冲入机场跑道,以阻止一架来自西班牙的飞机降落。但不久后她不幸确诊,方舱建设也不了了之。

  现在吴溆最担心的是,在疫情冲击下,社会正常秩序会受到波及。“很多人呆在家里没有收入,也没有继续买物资,就很有可能去偷抢。首都基多已经出现了抢商店的现象。”她担忧道,疫情再得不到遏制,未来说不定会出现大的暴乱。

  02

  混乱巴西

  巴西也在经历混乱时刻。

  截至当地时间4月10日,巴西全国共确诊病例19638例,累计死亡病例1056例,死亡率为5.4%。巴西成为南半球首个死亡病例超1000例的国家,就连亚马孙原著居民中也已出现死亡病例。

  张楠是一位在里约热内卢生活6年的对外汉语老师,目前在家通过网络给学员们上课。在欧洲疫情蔓延时,她就购买了许多口罩。现在当地已经很难买到口罩。

  里约热内卢是巴西疫情最严重的城市之一。为了减少出门,张楠在家里储备了半个月的生活物资。她说,当地居民并没有做到严格居家隔离,因此防疫并没有取得理想的效果。很多人甚至还怀抱着“病毒会被高温热死”的观念。

  (3月21日,一名女子在已关闭的巴西圣保罗市伊比拉普埃拉公园外跑步)

  出门购物仍是当地居民补充物资的主要途径,因为物流配送实在太慢。张楠在电视上看到一则新闻:有记者采访了一位独居老人,他的邻居帮忙在网上订购了物资,结果老人等了17天都没有收到货。

  超市商品供应正常,大家都会主动保持一米的距离。很大一部分顾客是老年人,仍不戴口罩。张楠的丈夫是巴西人,他解释称:“巴西天气炎热,戴口罩很闷。最重要的是,巴西人没有这个习惯,他们还认为病人才需要戴口罩。”不少巴西人显然并不把病毒放在心上,照常出门遛狗。在张楠家楼下的球场,每周日还有很多人打球,她感到不可思议。

  出现疫情后,巴西政府在封锁边境、限制入境等管控措施方面采取逐步从严的方式。3月18日起,巴西陆续关闭与委内瑞拉、阿根廷、玻利维亚等国的边境,从23日起禁止部分国家公民搭乘国际航班入境巴西,30日起这一范围扩大至所有不持有巴西身份证的外国公民。3月20日,巴西还通过了公共灾难状态法令,预计将持续到今年12月31日。

  (4月1日,巴西圣保罗市孔戈尼亚斯机场里空空荡荡)

  在巴西推行一系列防疫举措的过程中,该国总统博索纳罗为公众做了一个不好的榜样:他多次公开与地方实施的隔离措施唱反调:4月9日,他在一次视察商铺的活动中依然未戴口罩,然后与多位员工拥抱合影;这位将新冠病毒比作“小流感”的总统多次淡化病毒危害,呼吁只需隔离老年人,以缓解防疫对经济的损害;他还试图解雇持相反意见的巴西卫生部长路易斯·曼德塔,后者坚持大规模社会隔离是阻断疫情的重要举措。

  这位被称为“巴西特朗普”的总统在8日晚间的全国电视讲话中表示:“拯救生命和保住工作一样重要,我们需要兼顾抗击疫情和降低失业率”。《经济学人》杂志批评博索纳罗以一己之力破坏了政府控制疫情的努力。

  周志伟认为巴西在过去这段时间的防疫措施比较混乱。“从联邦政府层面来讲,总统跟卫生部长在应对疫情方面的态度、措施做法都是不一样的。”周志伟分析,总统抗疫政策的出发点就是“保经济”,故而不主张全民隔离举措;卫生部长以及一些地方政府,更多地是从医疗卫生的角度出发,立场更加积极主动,包括建立方舱医院、强调隔离等。

  (3月23日,建筑工人在巴西圣保罗市的帕卡恩布体育场内建造“方舱医院”)

  “经济”是博索纳罗重要的一张牌。2018年,没有深厚政治基础和资本的“局外人”博索纳罗凭借反腐和经济改革上台。“如果经济受到重创,对于他的执政威望和政治前途都是非常大的损失。”周志伟称。

  相较于其他发展中国家,巴西经济结构特殊,服务业占比75%,严格的隔离措施无疑将导致国家经济陷入停滞状态,因此博索纳罗才会坚持保经济。

  在周志伟看来,巴西的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失配:一是决策机构的失配。在联邦政府的决策层面,总统和卫生部长为首的积极派存在不相配的情况,影响到决策和执行;二是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失配,影响到整个国家的配合,比如具体政策的落实、相关物资的调配等。这两个失配使得情况变得复杂。

  (3月11日,巴西圣保罗市地铁站的电子显示屏上播放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信息)

  “在这么重大的公共安全卫生问题上,两者的差异造就联邦和地方政府无法形成有效合力,最终影响到抗疫效果。目前巴西的情况有一部分因素就源于效力的缺失和政策一致性问题。”

  周志伟表示,除却决策和操纵层面,巴西还有其他值得注意的问题。巴西城市化率(城镇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超过85%,大城市的人口密度相当高。巴西两极分化也非常严重,大城市是贫困人口聚集规模最大的地区,这都会增加疫情防范的困难。

  曼德塔预测,该国疫情有可能在4月到6月之间呈快速增长态势。卫生部担忧,巴西将会成为感染新冠肺炎人数最多的国家之一。

  03

  强硬阿根廷

  在拉美国家中,阿根廷无疑是采取强硬措施严控疫情的代表。截至当地时间10日,阿根廷累计确诊1975例,死亡82例。

  3月4日,阿根廷出现首例确诊病例。12日,阿根廷宣布进入为期一年的卫生紧急状态,成为第一个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的拉美国家,采取了关闭国境、停运长途客车和国内航班、学校停课等多项防控措施。

  3月20日,阿根廷就在全国范围内实行强制隔离措施,要求所有居民须严格遵守隔离措施,同时部署国家安全部队在街头巡逻,违反隔离禁令者将受到严重惩罚。目前,阿根廷仍在执行“全民隔离”。

  (3月7日,布宜诺斯艾利斯,一名从法国回阿根廷的64岁男子当天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图为出现首例死亡病例的医院)

  在阿根廷的多位中国人都认为阿根廷的防疫举措相当严厉。背包客卡卡于3月14日入境布宜诺斯艾利斯,按照要求需要隔离14天。3月20日开始全国戒严,商店娱乐场所都关门,戒严期到3月31日。随后又两度延期到4月中旬。

  卡卡在当地一家酒店里已经呆了20多天。由于没有回国的航班,她只能耐心等待解封。卡卡在房间里线上办公,自费向酒店获取物资。在隔离期间,会随时有政府工作人员突击检查她是否呆在酒店。

  卡卡从窗口望出去,如今阿根廷街上空空荡荡,偶有行人去超市购买生活用品。另一位当地华人表示,在隔离期间她一次都没有出过门,连食物的配送都是附近的中国超市送货上门。

  (4月8日,阿根廷,一名女子戴着自制的面罩前往超市)

  阿根廷政府的严格防疫措施也引发一些声音:“有无必要执行这么严格?”对此,该国总统费尔南德斯回应道:“经济衰退了可以复苏,逝去的生命却不可挽回。”

  不过,他也在4月7日晚表示,继续全国隔离的同时也会在13日后对某些行业灵活化,“因为隔离措施,我们的情况稍有好转,但我们必须要谨慎。”

  阿根廷大部分民众对于隔离措施持支持态度。当地咨询机构一项调查显示,60%受访者“非常同意”延长隔离期,29%受访者表示“基本同意”,82%受访者认为政府应对疫情的做法很好。另一个调查显示,78.1%的阿根廷民众支持延长隔离期。

  (4月8日,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表示,政府将延长本应于13日截止的“全民隔离”令,并在大城市采取更严格的防疫措施。图为4月8日,人们戴着自制口罩在超市外排队等待购物)

  “阿根廷的防疫效果主要得益于政府在早期采取措施,严格切断传染源。”周志伟认为,一直以来阿根廷都对疫情非常重视,较早地关闭口岸、暂停国际航班,禁止外国人入境,“很多国家都体现出这一点:切断源头是最有效的办法。等到出现问题再去挽救,防疫就比较难了。”

  周志伟指出,阿根廷这几年的经济状况并不乐观,失业率较高,对于刚上台的左翼政府而言,要实现执政的稳固,搞好经济非常重要。但费尔南德斯体现出的是“以生命为先”的理念。“对于本国而言,经济的确按下了暂停键,损失很大。但从横向进行比较,可以看到阿根廷对于疫情的应对是取得了效果的。”

  04

  不确定性

  较晚受到疫情影响的拉美地区,如今33国都已卷入其中。拉美会沦为下一个疫情“震中”吗?

  从好的方面来看,多数国家都在积极抗疫,哥伦比亚等国已大量采购新冠病毒检测试剂、提高检测能力,多国宣布了延长隔离等举措;从不好的方面来看,除却前文所述等问题,拉美地区贫困人口密集,公共卫生医疗系统负担重,贫民窟区域也给防疫工作带来极大不确定性。

  (3月24日,巴西圣保罗市,工作人员对一家医院外路面消毒)

  “检测能力虽然增强了,但是覆盖群体和范围还是很小的,没有覆盖到城市的中下阶层和贫民窟区域。”周志伟认为,对于整个拉丁美洲而言,巴西的防疫情况至关重要。“巴西的情况控制住了,其他国家的压力会减少很多。”

  在集中最多贫民区的里约热内卢,已有4个贫民区共上报了6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其中2例来自里约乃至巴西最大的贫民区罗西尼亚。据统计,里约热内卢市的700多处贫民区共生活着200多万民众。

  周志伟曾到巴西的贫民窟进行考察。这是一个自成系统的区域:当地政府在公共安全管理和服务层面难以深入到贫民窟,许多贫民窟尤其大型贫民窟是由有组织的犯罪团伙、贩毒集团来维持秩序。

  (巴西里约热内卢拥挤的贫民窟)

  此前巴西黑帮曾发布公告,将由他们执行强制封城以遏制疫情:“如果政府不做正确的事,有组织的黑帮就会做正确的事。”周志伟称,这背后的逻辑在于贫民窟的日常秩序就是靠这些团伙来维持,疫情的扩散对于犯罪团伙的产业链等会带来摧毁性的打击。出现这种令人哭笑不得的情况,首先反映的是巴西政府在防疫工作中存在的漏洞和缺失。

  “这里要注意的是,贩毒团伙也只能维持居家隔离的秩序,减少人们的外出活动,仅限于此。大流行病的出现,需要专业的医疗救护才能得到解决。这对贫民窟而言是复杂麻烦的地方。”

  贫民窟生存环境恶劣,此次流行的新冠病毒又有较长的潜伏期。贫民窟目前疫情扩散情况如何,是一个连当地政府都不能完全掌握的未知。而这点正是拉美未来抗疫的巨大不确定因素。

  (巴西圣保罗,墓地工作人员穿着防护服挖掘新坟,为严峻疫情作准备)

  疫情的到来对于近年来经济增长普遍乏力的拉美国家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拉美多国都有大批非正规就业、没有劳动合同的劳动者。此次疫情来势汹汹,会对这些群体的收入和生存造成重大冲击。

  近几年拉丁美洲处于政治生态调整的阶段,如果经济持续衰退下行,民生问题凸显,会进一步激化该地区的社会矛盾。

  作者 | 徐观

  排版 | 刘克洪

  图片 | 部分来源于网络

  南风窗新媒体出品

文章关键词:失配 拉美国家 方舱 拉美地区 阿根廷 疫情 治愈 确诊病例 死亡病例 对外汉语 责编:付琛
5034

相关阅读 换一换

慢新闻

富士康发声明:彭博社报道不实 富士康发声明:彭博社报道不实

推荐视频

i新闻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