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社会 > 正文

女官员吸毒致死:嗨吧开山里 多名公职人员聚众吸毒

2020年06月29日09:05  来源:新京报

5034

  6月26日国际禁毒日,湖南省衡阳市的禁毒宣传系列活动密集开展。衡阳市祁东县举行“禁毒宣传月”系列主题活动,通过集体宣誓、万人签名等形式向毒品宣战。

  衡阳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胡志文在国际禁毒日前夕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衡阳市由于历史移民、交通位置等因素,吸毒人数体量较大,“毒情形势严峻的局面尚未得到根本性扭转”。近日,衡阳市制定 “禁毒攻坚战三年行动方案”,要将禁毒三年行动作为“第四大攻坚战”来打。

  胡志文提到不久前发生在衡阳市祁东县的“5·2”事件。据当地警方通报,2020年5月2日,祁东县文化馆副馆长施某君等10人曾聚众吸食毒品,后施某君感到不适,送医抢救无效死亡。

  胡志文说,祁东“5·2”事件性质严重、影响恶劣,教训十分深刻。为坚决打赢三年禁毒人民战争,市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在全市开展“禁毒大讨论”,市委书记、市长带头参加讨论。

  另外,祁东“5·2”事件发生后,衡阳市在全市部署开展 “雷霆行动”,全面清查摸排了城乡可能涉毒的场所,消除了一批涉毒隐患。

  施某君生前最后停留过的地方,隐藏在距离祁东县城30公里外的一个小山村里。那是一间山村“嗨吧”。从外表看,是一间毫不起眼的砖砌平房,四周是茂密的竹林。平房没有窗户,内部装饰着旋转彩灯、投影电视、音控台、空调等设施。

  本案一办案民警向新京报记者介绍,聚众吸食毒品的10人中,5人为祁东当地公职人员。

  藏在祁东县小山村里的“嗨吧”。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摄

  祁东县禁毒办主任邹兴宏告诉新京报记者,施某君吸毒致死事件发生后,祁东县加大对公职人员的涉毒检测、处理力度,要求全县所有公职人员分批次接受毒品毛发取样检测,并留存建档。

  女子吸毒后死亡

  5月3日凌晨3点多,两辆车停在祁东县人民医院急诊科门前。祁东县文化馆副馆长施某君被一群人送进抢救室。

  根据施某君前夫刘一成事后从祁东县人民医院得到的病历,患者于5月3日凌晨3点48分收治,症状为“抽搐”,送诊人称患病原因为醉酒;凌晨5点,送诊人表示患者还曾吸毒,救治4小时后转入ICU。但刘一成未向新京报记者提供相关病历。

  直到施某君进入ICU,多名送诊人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施某君好友、送诊人之一彭丹拨通了施就职的祁东县文化馆馆长蒋某的电话。蒋某事后告诉刘一成,自己赶到医院时,施某君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

  5月3日下午,施某君的独生子、15岁的刘晨,被施某君的朋友从学校接到医院。征得医生同意后,他在危重病症监护室内见到了不省人事的施某君,并拨打了110。刘晨向刘一成回忆,彭丹等人听到了自己打电话报警,之后迅速离开医院。

  报警后,刘晨又拨通了父亲刘一成的电话。刘一成与施某君已离婚多年,常年在广州打工。电话里,刘晨称“妈妈快不行了,可能有人投毒”。两小时后,刘晨再次来电,称施某君已经去世。

  祁东县人民医院急诊科,死者施某君曾在这里抢救。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摄

  5月5日,赶回祁东的刘一成从县人民医院拿到了一份病历,但患者姓名为彭丹,并非施某君。刘一成告诉新京报记者,县人民医院医务科长及一名急诊科医生向他讲述了施某君的救治过程:起初,医护人员按照醉酒的情况予以治疗,但症状不见缓解;后来,送诊人才说明患者曾吸食K粉。

  医生告诉刘一成,施某君被转入ICU后,医院下达过三次病危通知书,最终死亡原因为氯胺酮中毒。公开信息显示,氯胺酮是一种镇痛药,也是K粉的主要成分,过量吸食可能致人死亡。

  6月14日,新京报记者致电事发当晚祁东县人民医院急诊科值班医生周坤,希望了解施某君送诊和收治情况。周坤婉拒了采访,称一切由院医务科答复。

  6月22日,新京报记者致电祁东县人民医院医务科,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对此事不予答复。

  县文化馆副馆长的朋友圈

  施某君今年40岁,离异后和儿子刘晨一起生活。她生前为祁东县文化馆副馆长,分管群众文化活动并联系舞蹈组相关工作。祁东县文化宣传系统一名官员称,施某君业务能力很强,县里举办的大型文艺活动,她几乎都会参与编导、编剧。

  公开信息显示,2013年至2015年,施某君编排、参演、指导的节目《劳模上轿》《枣乡谣》《蝶儿声声》等,曾获得衡阳市、湖南省“欢乐潇湘”文艺汇演金奖、银奖。此外,在祁东县委县政府2016年3月举办的“寻找最美”活动颁奖晚会上,施某君与另外9人被评为“最美湘女”。

  施某君生前就职的祁东县文化馆。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摄

  刘一成说,施某君毕业于衡阳艺术学校,肚皮舞跳得很好,40多岁的彭丹曾向她学舞,并由此成为闺蜜;彭丹本为祁东县白地市镇农科所工作人员,办理了停薪留职,从施某君处学成后开办了一家舞蹈培训班,施某君也在那里兼职任教。

  施某君(友)与好友彭丹。受访者供图

  事发后,儿子刘晨告诉刘一成,自己曾在ICU内查看了施某君的手机通话记录,发现5月2日下午彭丹曾多次拨打施某君电话。后来,刘一成从多名朋友处获知,5月2日当晚,彭丹从外地赶回祁东,邀约了一个饭局。

  除了叫上施某君,彭丹还叫上了曹亚丽。祁东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大队长周晖介绍,曹亚丽是祁东县交警大队的一名女民警,曾在彭丹的舞蹈培训班学习肚皮舞。事发时,曹亚丽也涉嫌在“嗨吧”内一起吸毒。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参加当晚饭局的共有10人,公职人员包括5人,除彭丹、施某君、曹亚丽外,还有祁东县城连墟乡卫生院院长龙某、祁东县砖塘镇文化站工作人员雷某,以及另外5名社会人员。

  “砖塘镇文化站的雷某,是施某君在衡阳艺术学校的同届校友。”刘一成说,平日里,“雷某和施某君玩得蛮好”。

  至于城连墟乡卫生院院长龙某,周晖说,龙某和雷某属于“酒友关系”。

  饭局中的5名社会人员,其中一人叫彭桂林、一人叫邹双龙。据彭桂林的同村老乡尹红军介绍,彭桂林早年曾跟他学习家电维修,5年前还曾在县里的金樽国际娱乐会所做兼职电器维护保养员。

  施某君吸毒致死事件后,尹红军对彭桂林参与其中并不感到意外。他说娱乐场所人员混杂,彭桂林可能交错了朋友。

  6月16日,彭桂林的弟弟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彭桂林一家常年在县城居住,很少回老家,如果不是案发后公安机关来家里搜查,家人还不知道哥哥出事。他说今年父亲过生日时,彭桂林曾带着一个陌生人到家里吃饭,陌生人就是邹双龙。

  藏在山坳里的“嗨吧”

  5月3日,祁东县公安局对施某君等人涉嫌吸毒一案立案侦查。据周晖介绍,事发当晚,施某君、彭丹等人曾在县城的一家大排档餐厅聚餐。

  6月15日,大排档餐厅老板告诉新京报记者,事发当晚6点左右,施某君等人陆续赶到餐厅并在6号包房吃饭;他们自带酒水,餐费大约300元,晚上8点左右结账离开。

  周晖表示,案发后,警方调取了大排档餐厅的监控录像,发现施某君等人聚餐时喝了不少酒,但并未吸毒。离开餐厅后,一行人分乘两辆车前往距县城30公里的洪桥街道马头村。

  马头村位于祁山脚下,附近植被茂密。从村委会门前的一条水泥路向东行驶约两公里后,可以看到一条长满杂草的山石土路;顺着土路向前一公里,便能见到一间土黄色的砖砌平房。

  平房三面环山,距离马头村主干道大约3公里,周围长满了四五米高的竹子。在不知情的陌生人看来,它就像是山坳里的一间公共厕所。

  祁山脚下的“嗨吧”,外表毫不起眼。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摄

  6月13日,新京报记者来到这处大约20平方米的平房,发现房屋内部无窗,墙上布置了软包墙。此外,房门正前方的音控设备上放着两支无线话筒,屋顶装了两个可旋转的彩灯,房内四角各有一个音响。

  在四张沙发旁边,有两张摆着假花的茶水桌。桌上是两瓶打开后尚未喝完的啤酒,地上也有一箱未开封的酒水。

  “嗨吧”内部,软包墙、音控台、沙发、彩灯等,一应俱全。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摄

  一名当地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这样的地方被称为“嗨吧”。

  尹红军是马头村村民,据其介绍,平房所在位置是自家老宅的宅基地,此前为空置状态。2020年4月初,同为马头村村民的彭桂林找了过来,“说是有朋友想租这块空地建个农家乐”。在彭桂林的引荐下,尹红军结识了租地人徐金波,双方商定每年租金3800元。

  尹红军记得,房子装修时,自己来过一次,彭桂林称屋内布置是为了“将来农家乐开起来了,有个供客人娱乐的场所。”尹红军认为这很正常,当地不少农家乐都配有简单的KTV设备。

  据周晖介绍,案发后,彭桂林、徐金波向警方交代,平房修建过程中由邹双龙出钱,彭桂林、徐金波接洽工程队具体建设。房子是4月15日开始内部装修的,4月30日,KTV等设备安装完毕。

  祁东县公安局侦查查明,5月2日晚,施某君、彭丹等人到来时是嗨吧第一次启用,主要出资人、建设人邹双龙、徐金波、彭桂林均在场;案发当晚,这些人曾在平房内唱歌、喝酒、吸毒,毒品是邹双龙提供的,K粉、“奶茶”各7克。

  公开信息显示,K粉为一种白色结晶粉末,主要成分为氯胺酮,在医学临床上一般用作麻醉剂。遇到快节奏音乐时,K粉服用者会条件反射般地扭动身体,并产生意识和感觉分离的状态,K粉因此被称为“迷奸粉”。

  而“奶茶”的主要成分为甲基苯丙胺。“也就是冰毒。”周晖说。

  依据原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公安部、原国家卫计委于2013年11月发布的《关于公布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品种目录的通知》,氯胺酮、甲基苯丙胺均被列为第一类精神药品。

  对此,北京高新医院戒毒专家徐杰表示,依据《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条例》,医疗机构需要使用第一类精神药品的,应当经地市级政府卫生主管部门批准,获得相关资质;此外,其它任何个人、单位均不得擅自生产、销售、使用。

  据周晖介绍,案发后的5月6日至8日,除施某君外的9名涉案人员陆续投案或被公安机关抓获,经毒品尿样和毛发样本检测,均呈阳性。

  5月6日,“湖南阳光警务执法公开平台”发出了祁东县公安局针对上述人员的《行政处罚决定书》,9名涉案人均被行政拘留10日至20日不等。

  4名涉毒公职人员被问责

  祁东县禁毒办主任邹兴宏告诉新京报记者,施某君吸毒致死事件后,国家禁毒委将祁东县挂牌为“滥用毒品重点关注地区”。依据国家禁毒委办公室2015年4月发布的《禁毒重点整治工作办法》,被列为禁毒重点整治的地区会被通报批评、责令改正,该地区禁毒工作第一责任人、主要负责人会被约谈。

  今年 “6·26”国际禁毒日前夕,湖南省衡阳市禁毒委常务副主任、市公安局局长胡志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衡阳市吸毒人数体量较大,外流贩毒较为突出,毒品问题呈现“城转乡”新动态。

  “6·26”国际禁毒日前夕,湖南省衡阳市禁毒委常务副主任、市公安局局长胡志文在接受媒体采访。网页截图

  6月26日,新京报记者以“毒品”为关键词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检索祁东县法院裁判的刑事案件,发现2013年12月27日至今,共有相关裁判文书665份。

  其中,2017年3月3日至5日,祁东县风石堰镇政府武装部干部周某曾在办公室内吸毒。2019年3月22日,祁东县自然资源局总经济师官某曾在祁东县的一处平房嗨吧内吸食毒品。

  除公职人员外,也有其他社会人员的涉毒案例。除嗨吧外,KTV包房、酒店房间、汽车内室等,均有可能成为涉毒场所。

  邹兴宏提供的数据显示,全县108万人口中,登记在册吸毒人员6000人。也就是说,每百万人口中的吸毒人数为5555.55人——而截至2019年底,中国现有每百万人口中的吸毒人数为1534.23人(据国家禁毒委发布的《2019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及国家统计局2019年发布的全国人口14.0005亿计算)。

  在周晖看来,祁东毒情形势严峻的原因之一是外流贩毒人员较多。

  据周晖介绍,上世纪60年代初期,祁东响应国家号召派出16000余人到云南支边,并最终落户紧邻“金三角”地区的勐腊、景洪、瑞丽等地。半个世纪后,长年在云南打工、经商、生活的祁东人有30余万。因在外流窜贩毒人员较多,祁东县曾被国家禁毒委挂牌“外流贩毒通报警示”地区。

  周晖表示,2013年以来,祁东县公安局向云南、广东等省份派出了禁毒常驻工作组,配合县公安收集情报、打击整治外流贩毒。经过整治,祁东县外的流贩毒人员数量已从2013年的150余人,下降到了2019年的59人。此外,祁东还加大了对吸毒人员的管控措施。仅2019年,祁东县公安局就查处涉毒人员616人。

  邹兴宏介绍,施某君吸毒致死事件后,祁东县于5月15日召开了县委常委扩大会议,专门研究公职人员涉毒问题。会议要求全县所有公职人员分批次接受毒品毛发取样检测,今年年底前全部检测完毕并建档留存。

  邹兴宏称,2015年,祁东县委县政府就曾出台《对吸毒党员、国家公职人员的处理办法》,规定公安机关工作人员如果吸毒,一律开除处理;公务员、事业编制人员如果吸毒,给予撤职或开除处分。

  “最近,祁东县纪委监委、县委政法委、县委组织部等多个部门重新制定了相关办法。目前,正在等待湖南省、衡阳市出台相关指导文件,以免生效后与上级文件发生冲突。”邹兴宏说。

  新制定的文件内容尚未公开,据一些当地官员分析,对涉毒党员、公职人员的处理方式肯定会比之前更严肃、更严厉。

  对于施某君吸毒致死事件,邹兴宏表示,除施某君外的4名公职人员均已做出处理:祁东县交警大队民警曹亚丽被开除党籍、公职;城连墟乡卫生院院长龙某被开除党籍,免除院长职务并降低岗位等级两级;白地市镇政府农科所工作人员彭丹、砖塘镇文化站工作人员雷某被降低岗位等级两级。

  5月29日,祁东县禁毒委约谈了5名涉毒公职人员所在单位的主要领导,并对这些单位挂牌整治。

  此外,祁东县禁毒委还向全县各单位发出了《关于认真开展毒情大排查的通知》,要求对偏远村落、废弃厂房、农村农家乐等进行拉网式排查。通知强调,为彻查公职人员队伍中的吸毒人员,凡公职人员提拔、入职、举报、体检、评优时,必须检测其是否存在吸毒行为,一经发现,顶格处理。

  据周晖介绍,目前,涉案人员邹双龙、徐金波、彭桂林已因涉嫌容留他人吸毒罪被刑事拘留。据邹双龙交代,他在平房嗨吧内提供的毒品是案发前一天从衡阳市杨某处购买的。周晖表示,杨某现已被祁东县公安局抓获并刑拘,公安机关正在查找杨某的货源上线。

  施某君吸毒致死事件后,祁东县多家单位挂出了禁毒宣传语。 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摄

  祁东“5·2”事件发生后,衡阳市委副书记、代理市长、市禁毒委主任朱健主持召开2020年衡阳市禁毒委员会第二次全体(扩大)会议,会上指出,祁东“5·2”事件性质恶劣、影响很坏,要深刻反省;将建立公职人员队伍最严格的管控体系,落实公职人员“四必检”制度:逢进必检、逢提必检、年度体检必检、涉举必检;打赢第四大攻坚战,要在全社会营造“涉毒可耻,吸毒违法”的鲜明导向,在全市干部群众中形成“涉毒犯罪像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浓厚氛围。

  (文中刘晨、刘一成为化名)

 

文章关键词:施某君 祁东县 祁东人 吸毒行为 吸毒人员 公职人员 致死 中国裁判 彭丹 毒品 责编:彭向华
5034

相关阅读 换一换

慢新闻

全国国际航班都由上海承担飞行?官方辟谣:相关政策没变化 全国国际航班都由上海承担飞行?官方辟谣:相关政策没变化

推荐视频

i新闻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