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独家 > 正文

痴儿尽孝割皮救寡母:“我多疼一点,我妈就少疼一点”

2020年08月09日18:47  来源:都市报道

5034

《孝经》上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

大意是:一个人的身体,哪怕一根发丝,一点皮肤,都是父母赐予我们的。我们应当体念父母对儿女的一片爱心,保全自己的身体,不敢稍有毁伤,这是遵从孝道的开始。

但是,河南延津县侯屯村43岁的侯国生,为了救治深度烧伤、烧伤面积高达95%的老母亲,上演了一幕割皮救母的孝心大剧。

2020年7月21日凌晨3点,如往常一样,侯国生64岁的老母亲起床做饭。这种习惯,老太太已经维持了很多年。

侯国生父亲去世的早,老太太30岁不到就开始守寡,一个人把侯国生兄弟俩拉扯大,几十年如一日起早贪黑,挣钱养家。

为了每天能早到一点,多干点活,无论酷暑严寒,老太太雷打不动凌晨三点起床。

可是今天,她不知道,一场天大的灾难正等待着她。

上了岁数的人易忘,老太太睡前把厨房的门窗都关得死死的,却忘了关煤气罐。煤气罐是许多年前买的,阀门早都不灵活了。

煤气灶点火的刹那间,爆炸发生了!

门窗被炸飞,老太太也被掀倒在地。巨大的烧灼感和疼痛让老太太本能地往外爬,地上是一道一道的血印。

衣服烧焦了,贴在身上,与烧伤的皮肤紧紧地粘连在一起。头发烧焦了,贴在面颊和脖梗上,头都无法转动。手上都是血泡,每爬一步都疼得扎心。

老太太晕了过去。

凌晨六点,老太太被送到了新乡市第二人民医院急诊科。

在外打工的侯国生和弟弟闻讯先后赶到。老太太身上盖着一个床单,看不到手脚,只能看到黢黑的脸和糊在脸上烧焦的头发。

为了不让两个儿子担心,苏醒过来的老太太竟然跟两个儿子说:我没事,小伤。

话音刚落,主治医生就把侯国生和弟弟叫到一边,告诉他俩:烧伤面积高达95%,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治好的几率非常非常小,有可能“人财两空”。

侯国生和弟弟丝毫没有犹豫,斩钉截铁地说:不惜一切,治!

说话容易,急诊收治已经交了1万,听他俩说坚决要治,医生又让交1万。仅仅当天一天,治疗费就用去了7万。

接下来就是清创手术和植皮手术。一次清创,三次植皮,半月不到,侯国生哥俩全部的积蓄、透支信用卡和四处求借的近90万元,换来了一沓沓厚厚的对账单。

而接下来,医生说一个月内还得做四次手术。

不说手术,重症监护室每天的费用就将近3万。一次手术的费用至少10几万,四次手术没有50万是下不来的。

主治医生说,如果采取保守治疗,也就是停用治疗药,只输葡萄糖,老太太最多撑7天。

要么进,要么退。

进,费用至少100万起步。

退,眼睁睁看着老母亲撒手人寰。

兄弟俩没有退路。

面对守寡35年、含辛茹苦把他俩拉扯成人的母亲,如果放弃,就是人性的泯灭。

老太太是个苦命的人,也是个要强的母亲。一个人带大侯国生哥俩,吃尽了苦头受尽了罪。

家里穷,老头子走时家徒四壁,几亩地的收成糊弄个温饱都成问题,孩子们穿的衣服要么是别人送的,要么是补丁套着补丁。一年四季吃不上一口荤腥,孩子们馋了,老太太就去串农村的婚宴,把人家吃剩下的肉食收拾回家给两个儿子解馋。

农闲时,老太太遇到什么卖什么,蔬菜、凉皮、水果……为了多挣点钱,起五更打黄昏去倒卖秸秆。

无论去哪儿,老太太都随手带着一个化肥袋,看见点瓶瓶罐罐的就捡回家,攒到一块儿好卖钱。

她自己有腰椎间盘突出,直不起腰。30多度的高温天,人家请她去打农药。一桶10元,一打就是一天。

就在出事前,她还在给当地一个包地户干薅草的活。一天30元,一干就是几年,补贴家用。

这样的母亲,谁能舍得下?

可是,两个儿子已经没有一点办法,一分钱都借不来了。

侯国生的弟弟常年在外打工,一家四口全靠他一个人的工资养活,高二辍学就出去了,到现在连套房都没买上,辛苦积攒的买房钱这次全部拿了出来。

侯国生自己小时候生病,脑子有些损伤,种地之余,在当地的工厂打工养家。侯国生的爱人脑子也是小时候受了刺激,自理能力很差。大儿子脑子也有问题,19岁就办了残疾证。一家人一年的收入不到三万块钱。

老太太跟大儿子侯国生一起生活。侯国生家可以说是家徒四壁,电视、冰箱、洗衣机……连一件现代电器都没有。老太太卧室床的上方,是一个直径还没有一把蒲扇大的小电扇。

堂屋、卧室的椅子上,堆着各种破旧衣服和被褥。据邻居介绍,都是村里人给的。

没有钱,又面临巨大的植皮费用,平时显得痴笨的侯国生,这次做出了惊人之举。

他跟医生说,用我的皮给我妈植皮。

“我多疼一点,我妈就少疼一点”。

老太太烧伤面积高达95%,大部分都是三级烧伤,无法自愈。老太太除了头皮还有一些能用外,自体移植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即便用侯国生的头皮做混合移植,难度也是非常的大。

主治医生说:“患者头皮可用面积很小,而用她儿子的头皮,就需要割一次皮后再等它长出来才能割第二次,然后再给患者做第二次植皮。这样的手术至少还得四次。”

也就是说,侯国生要面对的是,这次割皮手术之后,要尽快地恢复,头皮长出来之后,再做第二次割皮、第三次割皮、第四次割皮……

我们无法想象这种痛。

可是侯国生却说:“需要我哪儿的皮我都给我妈,只要我妈能好,我身上的皮随便取……要我的骨头我都给……”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古有黄香温席、鹿乳奉亲、百里负米等孝道故事为人津津乐道,今有侯国生“割皮救母”,更是对“百善孝为先”的血泪诠释。

可是,再大的孝心都抵不上厚厚的账单,母亲的治疗需要真金白银的支撑,这是侯国生现在即使用命都换不回来的。

人人都有母亲,“人财两空”的衡量不应该是为人子女的标准,我们应该理解和支持侯国生兄弟俩的选择。毕竟,很多东西不是金钱可以换来的。

帮帮他,让全天下的母亲,心安……

如果您想帮助孝子侯国生

让他的母亲早日脱离危险

请长按并识别下方二维码

献上您的爱心

如果您想让更多人一起帮助他们

请您分享、转发

文章关键词:侯国生 鹿乳奉亲 混合移植 地户 救母 寡母 手术 尽孝 人财两空 植皮 责编:徐宁宁
5034

相关阅读 换一换

慢新闻

“女大学生遭3人性侵”,警方:实为4人 “女大学生遭3人性侵”,警方:实为4人

推荐视频

i新闻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