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豫事 > 正文

盲人高考第一人儿子患眼疾无学可上?教育局回应

2020年09月02日16:56  来源:红星新闻

5034

  六年前,河南驻马店,不愿向命运低头的46岁盲人李金生,踏入了高考考场,被称为盲人高考第一人;六年后,李金生的15岁儿子李某洲因意外成为视力残疾人,一家人却在为他去哪上初中发愁。

▲李金生走出考场 图据人民网

  ▲李金生走出考场 图据人民网

  三年前,李某洲在放学途中与同学推搡、打闹时,不幸倒地,左眼受伤,加上他右眼自小视网膜脱落,自此李某洲再也看不清眼前的世界,被认定为视力残疾人。自李某洲小学毕业后,普通学校无法提供无障碍教育支持,驻马店当地的特殊教育学校暂无视力残疾人班,“我又相继联系了多个外地特殊教育学校,但因受户籍制度的限制,像青岛、郑州等很多特殊教育学校在义务教育阶段不招收外地学生。”李金生称,眼看已过了正常开学时间,孩子却无学可上。

  就此情况,9月1日下午5时许,驻马店市教育局基础教育科一名刘姓科长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们于前几日收到李金生反映的相关情况,并在9月1日通过省教育厅联系到了商丘市特殊教育学校,经有关部门协调,商丘市特殊教育学校已同意接收李某洲,并安排其9月3日到学校报道。

  因与同学推搡致视网膜脱落

  被认定为视力二级残疾

  2014年6月7日,新中国第一份盲文高考试卷面世,河南驻马店市确山县考生李金生成为首位使用盲文试卷参加普通高考的考生,最终李金生的总成绩为58分。

▲2014年高考盲文数学试卷。资料图片

  ▲2014年高考盲文数学试卷。资料图片

  尽管对于已高中毕业26年的李金生来说,想取得可以被大学录取的成绩,希望微乎其微,但是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参加高考的过程大于结果,“根据2008年残疾人保障法第29条和54条规定,残疾人可以上大学,提供无障碍试卷,我想推动这条法律的落实。”于是,他在这年成为全国焦点,并被称为“盲人高考第一人”。

▲李金生展示他的准考证 图据人民网

  ▲李金生展示他的准考证 图据人民网

  高考结束后,李金生回到了原来平淡的生活,继续做着盲人按摩的生意,和同样是视力残疾人的妻子共同养育着儿子李某洲,为照顾他们的日常起居,其大哥大嫂也和他们共同生活。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2017年下半年,刚上五年级的李某洲因在放学途中与同学推搡、打闹,致使他倒地,左眼受伤,加上右眼自小视网膜脱落,李某洲再也看不清眼前的世界,后经治疗无效,被认定为视力残疾人。随后,李金生将学校和涉事学生起诉至法院。

  据河南省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民事判决书显示,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为,原告李某洲和被告路某川均系驻马店第二实验小学学生,2017年12月19日中午放学后,原告李某洲和被告路某川在校外放学途中相互推搡、打闹,致使原告倒地,眼睛受伤。

  最后,法院判定该同学致伤他人,有主观过错,李某洲与他人推搡、打闹致自己受伤,主观亦有过错,且两人过错程度相当,判决确认两人监护人均各承担50%的民事责任,而因为事发在放学后,学校不承担责任。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据病例显示,受伤次日李某洲前往驻马店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治疗,之后因病情严重转院前往河南省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病历记载入院日期为2017年12月23日,医院对其伤情诊断为:左眼视网膜脱离;左眼玻璃体混浊;右眼无晶体眼;右眼玻切术后;右眼硅油存留;双眼高度近视。此后李某洲在2018年先后4次前往医院做眼部手术,可是视力却每况愈下,“他的视力一直在下降,到现在只能看到一丝光线了。”李金生说。

  ▲李某洲的残疾证

  李某洲的残疾证显示,李某洲为视力残疾人,残疾登记为二级,签发日期为2019年6月28日。据了解,我国视力残疾分四级,按视力和视野状态分级,其中盲为视力残疾一级和二级,低视力为视力残疾三级和四级。

  教育局称已对接外地特殊教育学校

  此后,相对于适应不再明亮的世界,让年仅12岁的李某洲更恐惧的是,接受自己是视力残疾人的事实。

  “去年6月份儿子小学毕业,我说给他找盲校,他一听十分抗拒,就说不去那种学校,不读书了,刚好那时候做了一场手术,医生要他好好休息三个月,我就依了他。”李金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由于视网膜脱落严重,要做硅油填充手术,眼部还引发了一系列的并发症,比如白内障、青光眼等。“为了平衡眼压,他天天头朝着下趴着,什么事情也不能做,尽管这样,他的眼睛还是没好,他对此很绝望,几度想跳楼自杀。”

▲李某洲

  ▲李某洲

  直到3个月后,经过李金生得悉心开导,李某洲的思想才慢慢发生转变,李金生先尝试联系了普通中学,对方称没法提供无障碍教育支持,孩子必须得去特殊教育学校。于是他去当地残联咨询特殊教育学校,可是不管是驻马店还是户籍所在地确山县的特殊教育学校均暂无视力残疾人班。

  “根据《残疾人保障法》第二十一条,国家保障残疾人享有平等接受教育的权利。为什么我们当地没有视力残疾人班呢?” 李金生提出质疑。

  对此,确山县残联副理事长王华丽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按义务教育的要求,不能让一个孩子辍学,所以针对残疾儿童,县里专门建设了特殊教育学校。而对于没有视力残疾人班一事,她称前几年是有视力残疾人班,但是近几年随着视力残疾儿童来上学的比较少了,智力或者听力有缺陷的儿童,来上学的增多,“视力残疾儿童生源变少后,师资有限,我们就暂定不开设这个班了,但是我们不是放弃这些儿童,而是会送教上门,老师每个月固定去家里教学,但是仅限在当地学生,李某洲住在驻马店,可以由当地特殊教育学校进行送教上学。”

  可是李金生认为,“送教上门”肯定没有去专业机构学习成效显著。“送教上门基本靠家长辅导和自学,可是我跟他妈妈都是盲人,文化水平也有限,辅导起来相当困难,可是我不希望孩子走我的老路去学按摩,我想让他接受好的教育。”

▲李某洲小学升初中资格证

  ▲李某洲小学升初中资格证

  为了争取更好的学习资源,从今年5月开始,李金生开始联系外地的特殊教育学校,比如青岛、郑州等地的视力残疾人班,可是他又遇到了困难,这些学校的都只招收本地生源。无奈之下,他从8月中旬开始向驻马店市政府、市教育局反映相关问题。

  针对李某洲无学可上的情况,9月1日下午5时许,驻马店市教育局基础教育科一名刘姓科长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该教育局在1日上午通过省教育厅联系到了商丘市特殊教育学校,经有关部门协调,商丘市特殊教育学校已同意接收李某洲,随后将该消息通知了李金生,并安排其3日来报道。

  9月1日晚,李某洲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听到消息后他十分开心,但同时也对未来的学习感到迷茫,“我刚开始学盲文,还有些吃力。”李某洲还称,“当年我爸参加高考的时候,我才四年级,对高考还没有什么概念,就记得当时有很多人来采访,我非常佩服和敬仰我爸爸,我觉得自己有学校可以上是件很幸运的事。”

  在谈到以后的梦想时,李某洲说,他不想做按摩师,想做一名律师,帮助弱小的人,用法律的力量保护他们。

  红星新闻记者 李文滔 罗丹妮

 

文章关键词:李某洲 高考试卷 特殊教育学校 上大学 眼疾 盲人按摩 普通高考 残疾人班 残疾人保障法 视网膜脱落 责编:邵恰
5034

相关阅读 换一换

慢新闻

全国国际航班都由上海承担飞行?官方辟谣:相关政策没变化 全国国际航班都由上海承担飞行?官方辟谣:相关政策没变化

推荐视频

i新闻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