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独家  > 正文

大年三十步履不停:钟点之间的卡车司机|大象深度

2024-02-12 17:47:14   来源:大象新闻

大象新闻记者 花栀子

大年三十凌晨3点半,某物流公司的卡车司机曲新涛正在郑州转运场卸货。这是他第三年春节值班,卸完这车货,他就可以好好地享受春节假期了。

曲新涛和搭档开的是一辆四轴中国重汽汕德卡,快递通常用一个集装箱整装装运在车上。卡车的载重量是20吨,但为了安全和转运方便,他们通常只载运一件14-15吨的集装箱。

这是曲新涛做快递工作的第八个年头。多年来,他已经习惯了在郑州和广州之间这条快递运输线上工作。固定的出发点、固定的目的地、习惯使用的休息服务区和固定时间的转运场卸货,这样宛如闹钟一样的定时定点,曲新涛已经干了八年。

2月9日,大象新闻记者采访了曲新涛等几名大车司机,了解到他们大年三十依旧“步履不停”背后的故事。

 

司机陈小兵车上生活炊事用具一应俱全

“总是没有很长的时间陪伴家人”

和大多数普通人一样,曲新涛有一个温暖的家,有一个爱他的老婆,一个14岁的女儿和一个10岁的儿子。“总是没有很长的时间陪伴家人。”曲新涛说起这个就满是愧疚。“不过孩子还是跟我蛮亲的。”他的脸上又流露出一丝欣慰。

从郑州到广州,来回需要四天时间,每个周期下来,曲新涛可以在郑州休息一天一夜。为了在闹钟般枯燥的生活中找一点乐子,他培养了自己一个钓鱼的爱好。在这一天一夜的休闲时间里,他一般一觉睡到中午,下午出来钓鱼。郑州的贾鲁河、中牟的渔场都是他经常去的场所。

“这份工作的确是一份高风险的工作。”对于记者的疑问,曲新涛回答说。“但工作稳定,能按时发工资。每个月能挣1万2千多块,一到27号、28号就打到卡上。对比疫情之后好些连工作都没有的人,已经很不错了。”

由于公司有完备的保障,曲新涛这样的卡车司机到达目的地后基本上都能在公司的食堂吃饭,在广州公司的宿舍休息。“转运中心都有餐厅,伙食很好,午餐和晚餐有5个荤菜3个素菜,还有汤和饮料,晚餐能从下午5点半一直供应到晚上11点。”有了安静的休息场所,路上和搭档的三班倒开车也不算什么了。“我最喜欢餐厅的肠粉和红烧肉。”曲新涛满足地说。

异常天气是曲新涛开车过程中最头疼的事情。2024年2月初,席卷中国的强降雪也给曲新涛的运输过程造成了阻碍,他和搭档在湖北和湖南界内连续堵了两天一夜。尤其在湖北的军山大桥,车流纹丝不动。车上的食物和水也消耗大半,不得已,曲新涛打了市长热线,之后,救援车赶到了高速上,周围也有老百姓送了热水和泡面。“很温暖。”曲新涛说。

道路事故是每个高速司机最担心的事情,有人甚至因此焦虑,就在汽车内视镜上挂吉祥挂件来求得安慰和排解。和他们不同,曲新涛解决问题的方法是做好充分准备。“每次开车前我都要对轮胎、轮毂、油箱、水箱和其他一些设备、零件做仔细检查。时间也不长,十几分钟就好,却能换来一路的安全和踏实。”“我也喜欢大量储备一些吃的、喝的东西在驾驶室,有这些东西在就很安心。”曲新涛说。

1987年出生的曲新涛今年已经37岁,他想多点时间陪伴家人。“也在考虑换一份工作。这个工作太熬时间,基本上不能跑出转运场太远。”在闲暇时间,他也曾专门带着家人到广州游玩,这座古老的城市给了全家很不一样的体验。他想换份工作的想法愈发强烈。

 “趁着春节车少能多跑几趟”

年三十上午11点半,曹果拉着一卡车的煤,依旧行驶在路上。

曹果是平顶山途顺运输有限公司的快运卡车司机,在这个公司已经工作了六、七年。“趁着春节车少,能多跑几趟。”曹果说。

曹果今年春节跑的是省内线,从平顶山宝丰往南阳内乡的一个电厂拉煤。进入这家公司以来,他每年的春节都在路上。

“这个时间路上的路况好,运费也高些,每趟能多赚四五百块钱。而且排队装货的车少,装货时间快,拉完一趟明天还能再拉一趟。”曹果说。

卡车司机曹果大年三十还在路上

疫情之后,货运的生意愈发不好起来,曹果每个月到手的钱数都很紧张。“车贷一个月1万4千多,每个月能还上车贷已经很不错了。”曹果告诉大象新闻记者。“现在跑货运的车子太多,往年一吨60的运费现在只能到50多。而且房地产行业收缩,我经常拉活的几个搅拌站,现在春节也不备存料了,往年都有的拉砂石料的生意也没有了。”

对于卡车司机来说,时间就意味着成本。“装货也要排队,卸货也要排队,装货太晚就不装了,卸货每天晚上7点以后就不卸货了,如果时间赶不上,要卸的货卸不了,就只能排在第二天卸货。这样一趟活本来也只有七、八百的利润,却要摊在三天里。”曹果说。

曹果老家漯河,家里有两个孩子,一个月能收入2万多块钱,一个孩子的生活费2千多,在加上还的一万四千多的车贷,“中午只能吃些方便面”,曹果说。“不过今天我带了点苹果和面包,过年嘛吃得好点。”

吃完面包,曹果要跑到内乡的电厂卸货,“希望明天能早点排上队装货。”曹果说。

“熬一次夜四五天都缓不过来”

大年三十晚上8点,鞭炮声不断爆响在旷野当中。卡车司机陈小兵正在拉煤到湖北荆门的路上,他找到了一条较宽的道路,停下来接受了记者采访。

“一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熬夜熬得血压高,是个重体力活。”陈小兵总结自己的工作。陈小兵是平顶山宝丰人,初中学历,现在两个孩子,其中一个孩子正在上初中,不过成绩不好。为了孩子上学,他在县城租房,一年的房租要1万块,老婆没有工作,专门在家照顾孩子,再加上在农村的父母,“每个人每月的花销都得几千块。虽然一个月能挣3万块,但等于说是我一个人赚钱六个人花,压力很大。”陈小兵说。

陈小兵也是贷款买的货车。“以前大车购买门槛高,首付30%,得十几、二十万,这个价格让很多人无法进入货运行业。现在在有的运输公司,只要你说开货车,公司就会给你垫出首付。但就是接下来的利息比较高。为了还款,很多人是活儿就接,完全不顾成本。”陈小兵说。

就是这样竞争激烈的货运市场当中,为了压低时间成本,多跑几趟,许多货运司机都睡不够时间。“疲劳驾驶也是没有办法的事。”陈小兵说。“吃住都在车上。车上有小冰箱,买的都是半成品,煮一下就行了。”

即便是这样拼命地跑货,每年的6、7、8三个月,陈小兵就会经常无活可拉。“这时候是用煤的淡季,只能偶尔接一些给企业拉货的活。”“春节是个赚钱的好时机,不给高运费就不给他干。”陈小兵也有了议价的话语权。

“春节休息不好是一定的,熬一次夜四五天都缓不过来。”陈小兵说,“现在只希望孩子继续读书,将来不要再干这个。”

文章关键词:&ldquo,&rdquo,曲新涛,时间,工作 责编:映小象

相关阅读 换一换

慢新闻

小米汽车又双叒辟谣了!网传一季度产量不实 小米汽车又双叒辟谣了!网传一季度产量不实

大象陪办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