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甲骨报道  > 正文

大象深稿 | 坐在卡车副驾驶位上的瘫痪妻子:“我跟他去看世界”

2022-07-13 14:24:40   来源:大象新闻

5034

大象新闻·映象网记者 赵丹/文 视频截图

妻子偏瘫后,家中无力照料,聂建文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带上她去跑车。从此,狭小的卡车驾驶室成了夫妻二人的生活空间。这个糙老爷们儿学会了给妻子洗头、洗脚、换衣、喂饭以及复健。他还会借助床单背着妻子一点点挪出驾驶室。聂建文说,在路上两年来最难的是高速上找厕所,妻子身体不好一度失禁,他只有默默收拾。很多人问他靠什么支撑,他自己也说不上来,只知道一旦放手这个家就散了,“我会愧疚一辈子。”

大卡车上的感情

结婚20年后,得了偏瘫的曹盈盈开始跟着丈夫聂建文去跑车。从老家甘肃陇南一路开到上海,在上海周边负责运送短途货物。

狭小的驾驶室,是夫妻俩共同的生活空间。多半时间,曹盈盈躺在被褥上,或看着丈夫开车,或闭目养神。大卡车晃晃悠悠,亦如无常、动荡的日子。

两年前,在聂建文心里漂亮能干的妻子,突然一下子倒了。“有天晚上脑出血,倒在路边,被警察送往医院,在ICU待了十多天。”聂建文当时在上海务工,回去以后妻子已出院,看到妻子的第一眼,他很想哭,“原来那么强势、能干的一个人,突然变了个人。”因为脑出血,曹盈盈做了开颅手术,术后右侧身体偏瘫了,还欠下一笔外债。聂建文称,妻子此前开了服装、饰品、鞋子三家店,无奈或转让或关闭,家里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交给70多岁的老母亲照料,而老母亲已经无力再照顾儿媳。考虑再三,聂建文决定将妻子带在身边,边跑车边照顾妻子。

跑车相当于把家安在了流动的车上。而对于聂建文来说,还要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妻子,困难可想而知。“最难的就是上厕所。”聂建文称妻子身体不好一度失禁,他只好默默收拾。妻子夜里还要起夜两三回,就想法在车上解决。

考虑到妻子长时间躺着不舒服,聂建文瞅时机会背着她下车看一看。但是,从狭小的驾驶室把一个偏瘫病人弄下来,不是件容易的事。

聂建文想了个办法。

(聂建文用被单背妻子下车)

他找来床单,缠在妻子腰胯部的位置,然后慢慢转过身,跪伏在驾驶座上,用被单把自己和妻子绑在一起,打结,系紧,小心翼翼的背着妻子慢慢转身,凭感觉踩着轮胎、台阶,一步步挪下驾驶室。

看到父母相处的情景,大儿子突发奇想,让他们把以车为家的小视频发到网络,这引来无数网友关注,人们纷纷称二人是“爱情真正的样子”。但聂建文却说,“我和我老婆是同学,彼此是初恋,自由恋爱。年轻的时候,我是真心喜欢她,反正就是一眼就相中了。缘分吧。这些年,老婆给我生俩孩子,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她挺不容易的。现在她遇到困难了,我觉得我最起码得有担当和责任。”

去更远的地方啊

妻子没病前喜欢收拾的干干净净,聂建文努力帮助她维持。不忙的时候,他会打来开水给妻子洗头、洗脚,简单擦洗身体。

曹盈盈很感动。“他第一次给我洗头发,我一下子哭了。我老公是一个爱笑的、有责任心的好人,最重要的是他爱着我。他去哪里我就跟着去哪里,我跟他去看世界。”

(聂建文给妻子洗头)

曹盈盈和聂建文青梅竹马,结婚已有20年了。用聂建文的话来说,当初一眼就看中了曹盈盈,发自内心的喜欢。他们于2003年结婚。聂建文会开大车,为谋生计,夫妻二人拿出多年积攒的积蓄,并贷款了10万元,买了一辆二手货车开始跑运输。

婚后没多久,聂建文到上海做货车司机,妻子则留在老家照顾老人孩子,也有自己的一份事业。“我平时就挣了钱往家寄就行了,其他的都是妻子在撑。”聂建文感慨,顺风顺水的生活,伴随着曹盈盈突然生病发生巨变。这个家庭的转折点就此出现,聂建文就觉得好像一下子所有的压力扑面而来,“有时候觉得一切都没什么盼头。没有人帮自己分担,大小事都摊在自己头上。”

聂建文是80后,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年龄,妻子作为伴侣兼“战友”突然倒下,他顿时体会到了无常。思来想去,为了继续奔波挣钱,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带上妻子一起跑车。一个人跑车拉货已经异常辛苦,可聂建文带着偏瘫妻子上跑货车两年多,洗衣做饭,复健训练,全部一手包办。奔波的同时也不忘仪式感——妻子生日之际,聂建文买了个蛋糕一起庆祝。晚上或者装卸货的时候,他就把妻子背下车进行康复训练。两年多来,在聂建文的细心照料下,他欣喜的看到妻子已经可以扶着东西站立。

(卡车上过生日)

“说带她出来一起看世界是奢望,现实是家里无力照顾,我们也需要挣钱养家。但是出来以后她心情好了很多,成天嘻嘻哈哈的,原来她还犯癫痫,现在药也停了。”聂建文的语气透着欣喜。

关于以后,他的想法很简单,好好跑车,去更远的地方,多挣点钱,把小家庭立起来。

对话:“她遇到困难了,我得有担当”

大象新闻:您和妻子现在哪里?

聂建文:我们俩现在上海,这次从家里出来有十来天。

大象新闻:是否实现了给货车换个车头的愿望?

聂建文:还没有。换个大点的车头大概需要30多万,目前我手头可谓是入不敷出,所以自己没办法购买。上热搜以后有一些公益组织愿意帮助我们。

工人(左)帮忙给卡车装空调

大象新闻:家里俩孩子和老母亲情况怎么样?

聂建文:家里俩孩子都辍学了。老大今年三月来到上海,在电子厂找了个工作,老二在老家。我母亲70多岁,是一个空巢老人。

大象新闻:孩子辍学太可惜了,还能想办法坚持供养不?

聂建文:老大19岁,辍学前上职高。怎么说呢,我也知道打工不是长久之计,但是我们两口都在外头,平时和孩子相处少,说重了,他们有逆反心理;说轻了,没什么用。现在经济重担都在我一个人身上,又带着瘫痪的老婆。我也不可能让70多岁的老母亲再养着我们。家里现在这种情况,两个孩子也感觉到很大的压力,只能暂时这样吧。

大象新闻:带着妻子在路上困难之处有哪些?你们的日常是怎样的?

聂建文:最难的是高速上找厕所,我老婆一度失禁尿床,夜里会起夜两三次,多半是在车上解决。还有就是洗澡,我会想办法接水给她简单洗洗。另外她生活不能自理,换衣服、做饭什么的都得我来弄。

至于吃的方面,我老婆嘴馋,她爱吃鸡鸭鱼肉,碰着了我会买给她吃。平时就是在车上煮点面条。我们是甘肃人,爱吃辣口、咸口,所以我会给她备点咸菜、辣椒酱。车上还会备些西红柿、鸡蛋。平时就住在车上,驾驶室有个两三平方米。

我们夫妻俩跑短途,跑到哪里是哪里,今天装上货,明天不知道去哪里。家就在路上。

(曹盈盈在家做复健)

大象新闻:很多人问,支撑你的是什么?

聂建文: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自己。我无法放手,要是放手的话会愧疚一辈子,这个家也会不完整。

我和我老婆是同学,彼此是初恋,自由恋爱。年轻的时候,我是真心喜欢她,反正就是一眼就相中了。缘分吧。老婆给我生俩孩子,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她挺不容易的。现在她遇到困难了,我觉得我最起码得有担当和责任,两口子走到一起不容易,而且我们都四十岁了,反正就好好过日子。

大象新闻:你觉得你生活的转折点是什么时候?

聂建文:应该就是从我老婆生病开始。有时候觉得一切都没什么盼头。没有人帮自己分担,大小事都摊在自己头上。我老婆生病前漂亮能干,用网上说法就是有“社交NB症”,自己开了三家店,卖鞋、卖服装、卖饰品,家里根本不用我操心,我就挣钱寄钱就行了。后来她一病,店开不下去了。承包地种的中药材也赔了。

大象新闻:怎么想到给妻子带出来跑车的?你们平时会交流感情吗?

聂建文:其实放在家里也不是说完全没人管,但是不会像我这么细致。我也不能让老母亲帮忙伺候。

说带她出来看世界是奢望,现实是家里无力照顾,我们也需要挣钱养家。但是出来以后她心情好了很多,成天嘻嘻哈哈的,原来她还犯癫痫,现在药也停了。

我们俩之间没有说过什么矫情的话,就说等老了,若俩儿子顾不了,我们捡瓶子去。这句话半开玩笑,其实也是真心话,就是在一起过日子呗。

大象新闻:你对于未来如何打算?

 

聂建文:未来的愿望就是换个大车头,能跑的远点,能多赚点钱,给妻子做康复。另外孩子大了,家里还是老房子需要翻整,要考虑给儿子讨媳妇。总之就是好好养家糊口。

文章关键词:卡车,驾驶位 责编:徐宁宁
5034

相关阅读 换一换

慢新闻

四川疾控:成都水域出现的不是“龙线虫” 四川疾控:成都水域出现的不是“龙线虫”

大象陪办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