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甲骨报道  > 正文

男子坐氢气球打松塔失联空中飘行300公里,揭秘东北最危险的工作之一

2022-09-07 09:41:25   来源:大象新闻

5034

大象新闻记者 吴紫翼

氢气球突然失控,“吊”着人在空气中飘了300多公里,跌落至山林中终被获救。这样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经历,让胡泳旭碰到了。

9月4日,黑龙江两名作业人员在利用氢气球打松塔的过程中,氢气球突然失控升空,其中一人及时跳下获救,而胡泳旭则被氢气球带走,不知去向。直到6日上午,胡泳旭在距离事发地300多公里外的山林中被找到。

胡泳旭的遭遇也引起人们对打松塔职业的好奇。

大象新闻记者采访了解到,东北三省每逢松子丰收的季节,来自全国各地的打松塔工人会坐着氢气球,冒着生命危险与20米高的松树为战,在高额收入面前,平安落地是家人对他们最大的期盼。

男子乘氢气球打松塔时被风吹走,曾空中拍视频求救

9月5日,一条网传牡丹江一工人坐氢气球打松塔被吹走的视频引发众多网友的关注,来自辽宁省的胡泳旭本想在这个9月利用打松塔这份工作赚一笔“快钱”,改善一下家里的生活,却没想到,还没工作一周,意外却降临了。

9月4日5点,胡泳旭和往常一样,与工友刘成会一同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山市镇乘坐氢气球升至十米多高的空中打松塔,令二人意想不到的是,氢气球起飞后不久,由于下方的安全绳未拴紧,氢气球突然失控,飘向空中。在经过一处树枝时,二人尝试自救,刘成会急忙抓住树枝顺着树干安全落地,而胡泳旭手抓的树枝太软,自救失败,他乘坐氢气球飘向空中,用手机录下视频发给地面上的工友求救,“这很高,什么也看不见。”胡泳旭在求救视频中呼喊道。

胡泳旭的家人当天得知其出事后,第一时间报警寻求帮助,“要知道会这样,当初怎么说也会拦着舅舅不干这活儿。”胡泳旭的外甥女刘丽(化名)介绍,打松塔这份工作在当地非常多,并不稀奇。每年9月都会有很多人冒着生命危险赚这笔“快钱”。

但作为东北人,胡泳旭的家人深知打松塔这份工作的危险性,“最开始我爸爸是不同意的,但舅舅也希望能为家里多挣点钱。”刘丽说,身高1米55、不到120斤的胡泳旭,体型非常适合乘坐氢气球打松塔。

起初胡泳旭的姐夫刘金祥希望,弟弟如果执意做打松塔这份工作,他就在下方帮弟弟拉着氢气球的安全绳,“只要我在下面,就能确保你的安全。”但由于种种原因,刘金祥并未被老板雇佣,“当天我们听说舅舅出事儿了,我们一家人感觉天都塌了。”刘丽表示,刘金祥多次拨打弟弟的电话都是关机状态,不停地在网上寻求各界人士的帮助,希望能够扩散求救信息,扩大搜救范围。“我们吃不下饭,不敢睡觉,就希望能等来舅舅平安回来的消息。”

失联48小时被获救,腰部受伤

事发后,当地派出所追踪胡泳旭乘坐的氢气球轨迹发现,正在向穆棱市方向飘去,他们上报氢气球运行轨迹,并协调相关部门进行救援。经过了26个小时,在5日早上9点左右,胡泳旭的姐姐接到了弟弟的电话:“我下来了,快给我报警,让警察给我定位,来接我。”这一刻,胡泳旭一家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听到舅舅的声音,我们也‘活过来’了。”刘丽说。

这通电话给胡泳旭的家人带来希望的同时,等来的又是一天一夜的担忧。据媒体报道,5日晚上,胡泳旭乘坐的氢气球受天气影响,飘到通河县后又飘到方正县,山中手机信号较弱,电量不足导致关机,给警方的定位工作带来了较大的困难。

又因林区内有降雨,能见度差,无人机可视范围有限,搜救难度再次增大,在搜救现场警方使用大型航拍设备,均未发现氢气球的点火地点。随即,海林林业局、方正林业局、黑龙江省公安厅林区公安局方正分局、蓝天救援队等组织500余人,进山展开拉网式搜救,于9月6日,在黑龙江万宝山林场24林班成功找到胡泳旭。

通过搜救视频显示,胡泳旭被找时意识清醒,他在自救期间,气球热胀冷缩,夜晚山间气温较低,给氢气球排气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待气球降到安全的高度后,胡泳旭抓住树枝跳下了气球,可惜树枝断裂,胡泳旭被卡在树杈上,扭伤了腰部。

刘成会回忆起这两天惊心动魄的经历不禁感概,“虽然买气球的本钱都没赚回来,但是能够平安落地就好。”胡泳旭被医护人员送往当地医院进行了治疗,刘成会也准备回老家修养一段时间。

披星戴月的采塔人,高收入高风险

胡泳旭失联的消息在网上迅速传开,随之迎来的便是网友对“打松塔”这份职业的关注与好奇。来自湖北恩施的刘成会向大象新闻记者讲述,去年9月份,他通过在东北的朋友了解到这份“高收入”职业。为了生活,今年53岁的刘成会决定今年9月也做一次“采塔人”。

刘成会打松塔的位置是在山市镇的红松林,那里树干高大且松针茂密,最高的松塔高达30米,起初工人们需要穿着特制的铁鞋,徒手爬上高高的树梢,挥舞着长杆,把挂在树梢上的松塔打落到地,“这种方式非常危险,万一有个闪失掉下来,非死即伤。”刘成会说,受伤便成了采塔人的“家常便饭”。

近两年,当地为了降低爬树带来的风险,不少采塔人会乘坐氢气球升空作业,刘成会也在来东北前,特地购买了一个价值2万的氢气球,这虽然提高了工作效率,但也不能保证工人们的绝对安全。

相对的,这份工作高额的收入每年吸引着大量来自全国各地的工人。刘成会介绍,今年来到山市镇,当地老板给他采摘一袋150斤左右的松塔定价为170元。刘成会为了能够多赚钱,早上5点上山采摘,晚上7点才下山,一天14个小时,吃饭休息均在山上度过。

披星戴月的一天,可以让刘成会完成十余袋的采摘量,可以赚取两千元左右,而一个月就可以赚到他曾经半年的工资。

让刘成会意想不到的是,第二次乘氢气球工作时,就发生了意外。“那个时候不能慌啊,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想办法自救。”刘成会回忆,事情发生后他便按照老板告诉他的自救方式,拉开头顶上方的自救拉链,让气球慢慢排气。

刘成会此次经历有惊无险。真正接触后,他才明白这是一份多么危险的工作。但是,为了赚更多的钱,给家人更好的生活,在下一个松子丰收的季节,他还会考虑继续打松塔。

文章关键词:氢气球 责编:林瑶
5034

相关阅读 换一换

慢新闻

中央网信办深入开展网络辟谣标签工作 中央网信办深入开展网络辟谣标签工作

大象陪办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