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融媒热头条  > 正文

“巡线三兄弟”用双脚丈量塔克拉玛干沙漠

2023-02-05 17:07:28   来源:工人日报

格库铁路央塔克至阿拉干区段,是一望无边的干枯胡杨和绵延起伏的沙丘,丝路古道曾经的繁华已被时间与风沙淹没,蜿蜒流淌的塔里木河水结了一层薄冰,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点点金光。乌鲁木齐铁路公安局库尔勒公安处若羌站派出所“巡线三兄弟”正坐在沙地上抖动着鞋里的细沙进行“比试”:看看谁鞋里沙子最多。

若羌火车站地处塔克拉玛干沙漠东缘的若羌县,是和若铁路与格库铁路的交汇点,向东是青海,往北是甘肃,往南是西藏,向西则经喀什直通中亚,是名副其实的“咽喉要塞”。派出所管辖着395.303公里铁路线和9座大型桥梁,线路两侧汇聚了戈壁、湿地、沙漠、高山等多种地貌,每次巡查线路安全对于民警来说都是一次“视觉盛宴”。春节期间,薛龙、马建虎、夏博组成的“巡线三兄弟”坚守岗位,用双脚丈量着铁道线的平安。

每天经过格库铁路的列车有20多对,运行速度快,发车频率高,任何危害铁路安全的事件,都可能造成晚点甚至停运。如何确保春运期间途径列车的平稳运行,是“巡线三兄弟”每日工作的核心。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三人吟诵着诗句,迎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每天巡查线路必去“打卡地”是全长近25公里的台特玛湖特大桥,它是新疆最长的铁路桥,跨越塔河尾闾台特玛湖湿地。冬季在湖区排查铁路安全隐患很危险,虽然湖面结了冰,但不少冰面并未冻实,稍不注意就可能失足掉进冰窟窿,行走在冰面上的三人像小学生一样手拉手,以防意外的发生。

“第一次巡查湖区线路时我就吃了亏,现在后备箱里总放着备用鞋。”薛龙笑着回忆:“那是夏天,我还特意穿了雨鞋,但却低估了水和淤泥的深度,一脚下去湖水灌满了整个鞋子,双脚陷在淤泥里拔不出来,幸得同事们的接应才狼狈上岸。”

长期蹚水肯定不是办法,开路之余也要学会搭桥。马建虎有着较为丰富的线路工作经验,他在巡线之余,自己找来废弃的木板、钢材搭成简易桥跨在经常行走的小河两头,不仅方便了日常工作也为周边的牧民提供了便利。

马建虎随身携带着一个巴掌大的记事本,每走一处他就在小本子上勾勾画画。因为随着季节交替,沿线的地貌也会有所变化,他便将一条条可以行车或者步行的便道画下来,方便下次使用。去哪个区段走哪条路最快最安全马建虎如数家珍。

夏博随身携带的工具包里面装着照相机、望远镜、手电筒、应急药品等应急物品。

说到自己的工作,夏博感慨万千。他出生于距离若羌县78公里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二师36团,在儿时的记忆里交通极为不便,小学时学校组织去师部所在地参加汇演,517公里的路程同学们坐着大巴车在搓板路上走了两天,中途还在路边旅社大通铺上住了一晚。后来218国道全线贯通变成了柏油路,但仍需10个多小时车程。2020年12月,格库铁路正式通车,夏博的父亲激动地在电话里说:“儿子,咱们现在去库尔勒只要5个多小时啦,车票钱还能省一半呢!”父亲简单的话语却触碰了夏博的内心,他主动向组织申请从库尔勒附近的和硕站派出所调到若羌站派出所,想为家乡的建设贡献绵薄之力。每次巡查线路夏博都不敢马虎,因为他能深刻的体会到铁路的安全畅通对于家乡父老的重要性。派出所成立3年来,辖区线路从未发生影响行车安全的问题,这让夏博更能体会到自己默默无闻工作的价值。看着途径的列车,夏博自豪地说:“如今,我们团场的红枣、西梅也坐着火车去内地了,乡亲们的钱袋子越来越鼓啦!”

越往山区巡查,人烟越稀少。但时不时会遇见一些“精灵”向“三兄弟”问好:一群黄羊出现在警车前方,歪着脑袋盯着闪烁的警灯。车一动,黄羊也往后挪几步路,车一停,黄羊也停在了原地,仿佛在问:“你们是从哪里来的?”随着一声警车的鸣笛,黄羊兴奋地蹦了几下迅速跑开了。

除了黄羊,巡线途中还经常能遇见狐狸、野猪、野鸭、蛇等各种生灵,所以“三兄弟”巡查线路时也习惯性的拿根木棍,走到哪都提前用木棍轻轻探一下两边的草丛或芦苇,向藏在里面的精灵们打个招呼,大家都互相避让、互不干扰。

几个小时的工作下来,“三兄弟”已是饥肠辘辘,停下警车拿出提前准备好的馕、方便面、水果便是一餐。吃饭间,兄弟们也相互“揭短”为枯燥的巡线工作带来些许欢声笑语。

夜幕降临,旷野大漠里警车一路奔驰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车后扬起的飞沙仿佛还能触摸到丝路古道上那段被时间与铁血掩埋的历史,而如今民警巡线时走过的土地,早已是新时代的图景。

文章关键词:&rdquo,&ldquo,工作,线路,夏博 责编:张亚普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