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融媒热头条  > 正文

鹭岛蝶变 ——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厦门实践

2024-02-21 08:08:26   来源:人民网

  举目远眺是蔚蓝的海,环顾四周是怡人的景。苍翠的红树林,洁白的白鹭,火红的三角梅......走进福建厦门,就走进了一幅多彩画卷。

  经济高质量发展成绩单同样亮眼——以占福建省1.4%的土地面积,厦门创造出占全省14.8%的地区生产总值和48%的外贸进出口总值。

  “高素质的创新创业之城”“高颜值的生态花园之城”,这幅新画卷,从何处起笔?

  走岸线,登海岛,进园区,上高山,访村庄,向厦门人寻答案,大家总会从30多年前讲起——

  1985年,国务院批准将厦门经济特区范围扩大到厦门全岛和鼓浪屿全岛。同年6月,习近平同志从河北正定赴厦门履新,成为厦门经济特区初创时期的领导者、拓荒者、建设者。

  从亲自谋划、部署、推动筼筜湖综合治理,到要求厦门成为生态省建设排头兵;从寄予厦门建设高素质高颜值现代化国际化城市的殷切嘱托,到赋予努力率先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重大使命......在厦门经济特区发展的每个重要阶段和关键节点,习近平总书记都把脉定向,为厦门树牢“生态立市”之志、高水平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理论指引和实践遵循。

  “如今,32年过去了,海风海浪依旧,厦门却已旧貌换新颜”,2017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欢迎晚宴上深情地说。

  昔日的海岛小城,如今已是扬帆世界、拥抱全球的海湾型都市,“山、海、产、城、人”相融共生。

  实践,书写厚重答卷;时间,见证鹭岛蝶变。

  一个湖

  始终遵循筼筜湖综合治理“20字方针”,坚持一张蓝图绘到底,昔日“臭水湖”蝶变为“城市会客厅”

  空中俯瞰,筼筜湖一湾碧水,如同一条绿丝带飘入岛内。白鹭洲上草木繁茂,白鹭翩飞。

  筼筜湖从人人掩鼻的“臭水湖”,蝶变为“城市会客厅”,映照30多年来,厦门人生态优先的自觉和绿色发展的担当。

  筼筜湖的前身为筼筜港,入夜后渔船灯火闪烁,形成当时的厦门一景——“筼筜渔火”。到上世纪70年代,筑堤围湖,向海要地,筼筜从海港变成内湖,水域面积缩减到1.6平方公里。

  到上世纪80年代,环筼筜湖数十万居民的生活污水,以及工厂的废水,直接排放入湖,导致水质迅速恶化。

  “湖水泛出臭味,沾在衣服上很长时间都散不掉。”从小就住在湖边的市民陈志毅记忆犹新。不堪重负的筼筜湖,成了厦门可持续发展的一块“绊脚石”。

  “筼筜湖何时不再黑臭?”对人民群众的呼声,时任厦门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的习近平同志牵挂在心,思虑深长。

  1988年3月30日,习近平同志主持召开专题会议,确定治湖方略,开启了筼筜湖的蝶变。

  翻开留存的会议纪要,治湖决心跃然纸上——针对“九龙治水”难题,会议提出“市长亲自抓治湖”;针对治湖资金难题,会议明确“市财政今明两年每年拨1000万元”,这相当于当年全市一年基本建设投入的1/10,比之前十几年的投入总和还多。

  习近平同志创造性提出的治湖思路总结为“20字方针”:“依法治湖、截污处理、清淤筑岸、搞活水体、美化环境”。

  会后,厦门市成立了筼筜湖治理领导小组。“20字方针”精准施策、对症下药,一场治湖大仗、硬仗全面打响!

  依法治湖,为综合治理保驾护航。

  “30多年前,人们生态环境保护意识还比较薄弱。习近平同志以极具前瞻性的眼光提出依法治湖理念,成为筼筜湖治理成功的关键。”厦门市市政园林局总工程师王艳艳说。

  从1989年市政府颁布《筼筜湖管理办法》,到后来的升级版《厦门市筼筜湖管理办法》,再到实施地方性法规《厦门市筼筜湖区管理办法》《厦门经济特区筼筜湖区保护办法》,厦门以最严格制度最严密法治推进治湖。1994年获得经济特区立法权后,厦门制定的首部实体性地方法规就是《厦门市环境保护条例》。制度体系不断完善,实现了从点到面、从水里到岸上、从单一治理到联合共治的转变。

  截污处理,为改善水质祛除“病根”。

  “污染症状在湖中,病灶根子在岸上,截污处理是治理筼筜湖的治本之策。”厦门市政城市开发建设有限公司总经理谢小青说,1989年,福建省首座污水处理厂——厦门市污水处理厂建成,“当时在筼筜湖南岸禾祥路一带,就有上百家企业。我们一家家摸排、动员,进行污水管道改造。”

  1988年以来,厦门市在环湖周边关停、搬迁210家污染企业,高标准建设污水收集处理设施,对周边855个小区实施雨污分流,从源头提升筼筜湖流域水质。

  清淤筑岸,在治理中化害为利。

  白鹭洲,筼筜湖最大的湖心岛。很多人并不知道,白鹭洲是由治湖时清除的淤泥堆积而成。

  “从上世纪80年代到现在,筼筜湖进行了5次全湖清淤工程,累计清淤约560万立方米,将淤泥用于修筑白鹭洲、白鹭岛等。”筼筜湖保护中心主任张炜鹏说。

  搞活水体,让筼筜湖畅通“经脉”。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筼筜湖上陆续修建了西堤闸口、引潮堤。每天涨潮时开闸纳潮入湖,退潮时打开泄洪口,实现湖水更新。

  “利用自然潮差纳潮吞吐动力,是筼筜湖治理中极具创造性的举措,是一项尊重科学、高瞻远瞩的决策。”张炜鹏说。

  美化环境,让优美生态造福于民。

  65岁的厦门市民卢和,观鸟、摄影多年,用镜头记录了筼筜湖的变迁,“从污水横流、鱼虾绝迹,到水清岸绿、鸟翔鱼跃,湖边人们的笑容也越来越灿烂。”

  良好生态环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近年来,厦门加大投入,在筼筜湖周边建设多个“口袋公园”,居民们出门15分钟内即可到达附近公园。

  “筼筜渔火”消失在城市变迁中,“筼筜夜色”却成了更加耀眼的厦门新景。筼筜湖片区,已是厦门标志性的行政、金融、商贸、旅游、居住中心。化茧成蝶的筼筜湖,成为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典范。

  筼筜湖综合治理,是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重要发端之一。

  在厦门人心目中,习近平总书记给厦门带来的生态财富、绿色福祉,无比厚重。

  习近平同志领导编制《1985年—2000年厦门经济社会发展战略》,这是中国地方政府最早编制的一个纵跨15年的经济社会发展战略规划,其中设置了城市生态环境问题专题,并将良好生态作为厦门发展战略的重要目标。习近平同志为这座城市的永续发展深谋远虑,作出长远的科学规划。

  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对生态环境工作“历来看得很重”。

  1986年1月,在厦门市八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上,习近平同志强调:“保护自然风景资源,影响深远,意义重大。”“我来自北方,对厦门的一草一石都感到是很珍贵的。”“厦门是属于祖国的、属于民族的,我们应当非常重视和珍惜,好好保护,这要作为战略任务来抓好。”

  如何处理好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发展的关系?习近平同志立场鲜明:“能不能以局部的破坏来进行另一方面的建设?我自己认为是很清楚的,厦门是不能以这种代价来换取其他方面的发展。”

  青山绿水是无价之宝,碧海银滩也是无价之宝。

  从1699平方公里陆域,到333平方公里海域,厦门奏响激荡人心的“绿色变奏曲”。

  一片海

  构建从山顶到海洋的保护治理大格局,加强海洋生态保护修复,绘就人海和谐生动画卷

  海风吹拂,绿树摇曳。厦门翔安区下潭尾红树林公园,根系深扎于滩涂的“海洋卫士”红树林,在海天之间呈现美丽风景。

  “习近平总书记去年在广东湛江考察时说,‘红树林保护,我在厦门工作的时候就亲自抓。’‘这是国宝啊,一定要保护好。’听到这话,我心情无比激动!”大片红树林旁,厦门大学教授卢昌义兴奋地说。

  卢昌义深耕红树林研究与保护已有40多年,“厦门的红树林保护工作起步早,我是这项事业的亲历者、参与者和见证者之一。”

  发黄的纸张,斑驳的字迹,卢昌义向记者展示两张珍贵票据,“1986年10月,收到4000元红树林造林技术研究经费;1987年10月,收到6000元红树林引种驯化研究经费。那两年厦门市林业局给厦门大学拨了两笔款,用于开展红树林保护课题研究。”

  “1万元,这在当时可不是个小数目啊。习近平同志极具前瞻性地认识到红树林的巨大价值,亲自抓红树林保护,政府相关部门、研究机构也下了大力气。”卢昌义说。厦门大学科研团队加大科研攻关力度,取得开创性成果。一系列红树林生态修复项目成功实施。在下潭尾,85公顷红树林重现海滩。

  红树林守护海洋,厦门人守护红树林。全市红树林面积从2000年的32.6公顷,提升至2023年的173.9公顷,海岸带生态活力和韧性显著增强。

  行走厦门,一幕幕为万物谋和谐的景象让人印象深刻。

  “快看!白海豚白海豚!”乘船前往厦门火烧屿中华白海豚救护繁育基地的途中,记者与中华白海豚不期而遇。

  几头中华白海豚畅游水中,不时跃出海面呼吸......现场见证“城在海上,豚在城中”美好景象,人们不由得欢呼雀跃,赶忙拍摄、记录。

  中华白海豚是世界上唯一以“中华”命名的海豚,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习近平同志在担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福建省省长期间,对厦门开展中华白海豚保护作出重要批示,并要求厦门重视自然生态保护区的建设。

  “2000年以来,厦门市建立了珍稀海洋物种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中华白海豚、文昌鱼等12种珍稀物种及其生存环境为保护对象,面积达7588公顷。”厦门中华白海豚文昌鱼自然保护区事务中心主任蔡立波说。

  中华白海豚喜欢在江河入海口的海湾栖息繁衍,而这里正是人类活动频繁的区域,保护难度很大。出台我国首个中华白海豚保护地方性法规规章,建立首个中华白海豚救护繁育基地......经过多年不懈努力,中华白海豚在厦门海域的种群数量逐步提升,已由上世纪90年代初的60头增加到如今的80多头。

  “海洋生态环境好不好,中华白海豚是指示性物种之一,厦门是全国少有的可以在城区海域经常观赏到中华白海豚的城市。”自然资源部第三海洋研究所研究员王先艳说。

  “城在海上,海在城中”,厦门是一座典型的海湾型城市。

  海湾型城市的生态保护,是一项世界性课题。人口密集、产业集聚、资源环境压力大,环境污染、生物多样性降低等难题,往往会制约经济社会发展。

  厦门,如何破题求解,促进人海和谐?

  2002年6月,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省长的习近平同志到厦门调研,从全局视野提出“提升本岛、跨岛发展”重大战略,并指明了“四个结合”的跨岛发展战略思路——提升本岛与拓展海湾结合、城市转型与经济转型结合、农村工业化与城市化结合、凸显城市特色与保护海湾生态结合。

  岛内一个“拳头”,伸展为全市一个“手掌”,城市发展新天地豁然打开。156平方公里的岛内面积,曾束缚厦门发展步伐;跨越海湾,则是10倍之多的广阔天地。厦门开启加速跨岛发展、推进岛内外一体化的进程。

  全市的生产空间、生活空间、生态空间科学重构,从山顶到海洋的保护治理大格局构建起来。

  大力保护沙、石、林等自然资源,让山上绿起来。

  昔日的厦门,一些地方乱采乱砍滥伐,一些山峰变成了“瘌痢头”,沙滩滩底裸露。习近平同志迅速作出部署,提出切合实际的具体措施。

  一场自然资源与生态环境保卫战由此打响。1986年,厦门市政府颁布《厦门市沙、石、土资源保护管理暂行规定》。此后,对裸露山体、海岛及森林等有序开展生态修复,全岛实行“封山育林”,关闭所有砂石厂,废弃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率达100%。

  持续推进陆海统筹、源头治理,让溪流净起来。

  同安区埭头溪,水清岸绿,鱼翔浅底,淙淙溪水汇入同安湾。

  埭头溪一度污染严重。同安区采取污水全收集全处理、河道全部清淤、建设湿地公园等举措,加强生态保护修复。昔日的黑臭河,如今成了市民群众亲水乐水的好地方,去年全年水质达到IV类标准。

  厦门统筹推进水资源、水环境、水生态治理,大力提升城市污水收集处理能力,全域治理农村污水,大幅减少陆源入海污染物。饮用水水源地、主要流域国控和省控断面、小流域省控断面水质,连续4年实现“四个100%达标”,全市入海排放口水质达标率提升到99.3%。

  锚定“水清滩净、岸绿湾美、鱼鸥翔集、人海和谐”目标,让海湾美起来。

  碧波荡漾的马銮湾畔,市民或散步健身,或观鸟拍照,乐在其中。过去,马銮湾大量水域被围占改造成虾池鱼塘,水质恶化发黑。退垦还海,流域治理,生态补水......一套综合治理“组合拳”打下来,马銮湾海水的颜色,从“好像可乐”变成了“透亮雪碧”。

  “生态好不好,鸟儿最知道。东方白鹳、黑脸琵鹭等珍稀鸟类,现在争相飞到马銮湾过冬。”厦门市观鸟协会理事郭强,举起相机拍个不停。海湾清淤而成的马銮湾生态三岛公园,是他的“追鸟”首选地。

  湾区较多、“湾中有湾”的厦门,在国内沿海地区率先提出湾区综合整治理念,因地制宜,“一湾一策”。2002年以来,相继开展海沧湾、五缘湾、杏林湾、同安湾、马銮湾等5个湾区综合整治与开发工程,实施海堤开口清淤整治,重构红树林岸线,修复沙滩,构建优美海湾人居环境。

  完善海上环卫机制清理海漂垃圾,让海面靓起来。

  “海上美容师,守护厦门蓝”——厦门市海上环境卫生管理站,墙上标语格外醒目。“巡查海域变大了,打捞的垃圾量却在逐年递减。”刘五店作业队队长杨海山说。

  厦门建立海上环卫机制和减少海岸溪流垃圾入海保洁机制,实现常态化全覆盖海漂垃圾清理,海漂垃圾分布密度,已连续两年保持全省最低。

  山青,水绿,湾蓝,海净。

  山海之变,源自思想指引。

  对厦门海湾型城市建设的长远谋划,对城市海洋生态的大力保护,是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工作时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宝贵探索。

  1988年,习近平同志创造性提出筼筜湖综合治理理念。“36年来,厦门市在海洋生态保护修复上累计投入1056亿元,以筼筜湖综合治理为示范引领,坚持陆海统筹、河海联动、‘一湾一策’,构建从山顶到海洋的保护治理大格局,取得了良好的生态效益、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生动证明了‘碧海银滩也是金山银山’。”自然资源部国土空间生态修复司副司长卢丽华说。

  一座城

  打造“高素质的创新创业之城”“高颜值的生态花园之城”,以高水平保护推动高质量发展、创造高品质生活

  2017年9月,金砖国家工商论坛在厦门举行。习近平总书记在论坛开幕式上这样称赞厦门:

  “今天的厦门已经发展成一座高素质的创新创业之城,新经济新产业快速发展,贸易投资并驾齐驱,海运、陆运、空运通达五洲。今天的厦门也是一座高颜值的生态花园之城,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在筼筜湖综合治理的示范引领下,牢记“成为生态省建设排头兵”的殷切嘱托,厦门持之以恒高标准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促进“山、海、产、城、人”相融共生,不断绘写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新图景。

  打造一座高素质的创新创业之城。

  园林式景观,院落式研发楼,波光粼粼的水面上鸟儿游弋......地处厦门岛东部海滨的厦门软件园(二期),有一个别称:“软件花园”。

  20年前,这里曾是采石场,山体挖空殆尽。2004年,厦门下决心进行治理及开发,同时明确:决不搞卖地卖房的“一锤子买卖”。“我们耐心培育以软件和信息服务业为主业的高科技园区。”厦门软件行业协会会长徐春航说。

  如今,软件园(二期)集聚软件与信息服务业相关企业3600余家,产业人口超6.7万。厦门火炬高新区的软件与信息服务产业链产值已超千亿元。

  20多年来,厦门在狠下功夫提升本岛的同时,全力推进岛外新城建设,探索“产业导入、产城融合”新路径,实现“产、城、人”深度融合、“人气、商气”全面提升。

  同安新城,怀拥同安湾。以“科学湾区、未来之城”为定位,这里成为厦门最具活力和潜力的产业增长极之一。

  2006年,厦门启动环东海域综合整治工程。清淤2.2亿立方米,海域水体交换能力提升三成。环东海域滨海旅游浪漫线上,金黄沙滩、翠绿椰林与七彩跑道相映生辉。

  “这里不仅有碧海蓝天的自然生态,还有高科技产业体系的产业生态。”首批入驻同安新城的哈时代农业科技(厦门)有限公司负责人杨稳勇说。这家企业研发出智慧农业驾驶舱,已实现量产。

  “生态”逐渐变“业态”。同安新城注册企业已有近2000家,2023年产值超300亿元。半导体、新能源、新材料等新兴产业发展壮大,生态型海湾新城拔节生长。

  碧海银滩越建越美,金山银山越做越大。全市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超四成,旅游和会展产业、新能源产业高速增长,海洋生产总值占地区生产总值超三成......厦门着力构建以科技创新为引领的现代化产业体系,新质生产力加快发展。

  打造一座高颜值的生态花园之城。

  密林郁郁葱葱,茶园层层叠叠,清澈的九龙溪穿村而过......云雾深处的同安区莲花镇军营村,是厦门海拔最高、最偏远的高山村之一。

  “如今村里的好日子,当年想都不敢想。”谈变化、话发展,军营村党总支书记高泉伟感慨道。军营村曾是贫困山村。20世纪80年代,为了炒制茶叶、发展经济,村民们曾大量砍伐森林,生态破坏导致水土流失严重。

  1986年4月和1997年7月,习近平同志两上高山村,深入军营村和白交祠村调研,提出“山上戴帽,山下开发”的发展思路。

  如今,山上的“帽子”戴起来了。“既要种茶种果,也要抓好森林绿化。”高泉伟说,“现在全村公益林面积已有4100多亩,2000年以来,森林覆盖率从50%以下提升到79%以上。”

  山下的产业也发展起来了。军营村经生态化改造的茶园达到6500余亩,高山乌龙茶沁人心脾。2023年接待游客超过20万人次,全村人均年收入超过4.5万元。

  牢记谆谆嘱托,坚定不移走生态建设与增收致富有机结合的绿色发展之路。百姓富、生态美,绿富双赢,高山村从穷乡变成富壤。

  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厦门的“经济产值”和“生态颜值”同步提升,高质量发展的绿色底色持续厚植。

  细规划,画出全域空间规划多规合一“一张蓝图”,把城市建设融入自然山水格局中,构建“一屏一湾十廊”生态安全格局和“一岛一带多中心”城市空间格局;

  定红线,划定陆域生态保护红线204平方公里,划定海洋生态保护红线84平方公里;

  谋创新,入海排放口整治、海上环卫机制等一系列典型经验向全国推广;

  美全域,厦门东南部海域、鼓浪屿、筼筜湖,分别获评国家美丽海湾、和美海岛、美丽河湖,生态文明指数位居全国前列......

  “碧海银滩、清水绿岸、蓝天白云”,成了厦门这座城市的金色名片。

  “城,所以盛民也。”

  以高水平保护推动高质量发展,创造高品质生活。今日厦门,成为一座现代化、国际化的宜业宜居宜游之城。

  2017年,鼓浪屿正式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数十年前,岛上一度有很多老建筑年久失修,还有渔民砍了树木当柴烧。

  习近平同志将这个小岛视为“国之瑰宝”,1986年专门拨出30万元整修历史建筑八卦楼。他动情地说:“在我国城市和风景区的建设中,能把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十分和谐地结合在一起者为数并不多,很有必要视鼓浪屿为国家的一个瑰宝,并在这个高度上统一规划其建设和保护”。

  进行全岛保护,包括岛上的一草一木与历史人文资源。今天,“国之瑰宝”焕发璀璨光芒。

  对历史负责,对城市负责,对人民负责。

  2022年,为避让一株137年树龄的古榕树,厦门跨岛地铁3号线建设过程中,对厦大南门站专门调整设计,工地围挡凹进去一大块。这一幕被网友拍照上网,引发热议。

  “它已经在这里100多年了,几年前线路规划之初我们就一致决定:地铁建设要为古榕树让路。”厦门轨道交通集团的回应,让网友纷纷点赞。

  “望得见山、看得见海、记得住乡愁,生活在厦门这座海上花园之城,幸福感满满。”思明区沙坡尾社区党委书记许长忠说。

  今日厦门,每万人拥有城市建成区绿道1.66公里,基本实现“300米见绿、500米见园”,建成总里程289公里的山海健康步道,全市沙滩面积增至240万平方米。

  干事创业的热土,生态涵养的绿地,百姓安居的家园。新时代厦门,奋进在努力率先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大道上。

  一条路

  厦门实践舒展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美丽图景,为世界海湾型城市的生态保护提供生动范例

  站在岛外集美区“十里长堤”入口处,眺望一湾之隔的厦门岛,“城在海上,海在城中”更加真切。

  1955年,厦门第一条跨海长堤高集海堤建成,成为上世纪90年代之前厦门岛对外交通的唯一通道。此后,高集海堤与集杏海堤相连为“十里长堤”。

  然而,老式海堤阻断了海水交流,导致海域淤积和生态环境恶化。2010年起,厦门启动海堤开口改造、海域清淤等一系列海洋生态修复工程,先后拆除大嶝海堤、钟宅海堤等,完成高集海堤、集杏海堤、马銮海堤开口改造,累计清淤约1.7亿立方米。修复海洋生态环境,建设生态型海湾城市,成为厦门高质量发展的必答题。

  从利用自然、改造自然、征服自然,到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海堤的变迁,正是厦门人海和谐之路的生动缩影。

  牢记嘱托、久久为功,厦门市不断践行、丰富、拓展筼筜湖综合治理的成功经验,从筼筜湖综合治理出发,再到“海域、流域、全域”生态保护修复,积极探索一条协同推进高质量发展和高水平保护、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生态文明实践路径。

  这是一条坚持人民至上之路。

  厦门岛东北部五缘湾,人们在8公里环湾步道上跑步运动,在99公顷湿地公园欣赏自然之美,在帆船上与大海亲密接触。

  20多年前,五缘湾片区治理开发之初,一种意见是要将这片土地收储作为建设用地。何去何从?厦门市充分倾听市民和专家意见,调整开发利用规划,保留价值百亿元的海域和地块开展生态保护修复,建成亲海休闲生态空间,吸引300多家知名企业落户。

  “我们就是要把最好的滨海土地留给人民,保护海洋,造福于民。”厦门市原副市长潘世建,对当年五缘湾片区治理开发的过程历历在目。

  治理筼筜湖,回应“何时不再黑臭”的群众呼声;修复观音山沙滩,强调“把最美的沙滩留给百姓”......始终以人民为中心,让良好生态环境成为最公平的公共产品、最普惠的民生福祉,也为高质量发展增添新动能、新优势。

  现在,筼筜湖有了“市民湖长”,退休教师陈亚进穿上志愿服务队的“蓝马甲”,巡湖护湖。马銮湾生态三岛上,市民们积极参与“树木认建”,增绿护蓝。人民群众不仅是生态文明建设的受益者,也成为行动者。

  这是一条坚持久久为功之路。

  1988年,“综合治理筼筜湖”专题会议明确“20字方针”,至1999年,综合治理一期、二期工程完成;

  随即,以“清淤整治,截留新增污水”等为目标,三期工程接续推进;

  2009年到2016年,四期工程紧锣密鼓,实现“晴天污水不入湖”目标;

  2017年至今,旨在“控制雨天溢流污染,改善水动力,提升水生态系统和城市活力”的五期工程,稳步推进......

  生态环境保护修复,不可能一蹴而就。厦门干部群众一张蓝图绘到底,一年接着一年干,创新治理方法,治标更治本,鹭岛旧貌换新颜。

  这是一条坚持依法治理之路。

  在筼筜湖综合治理“20字方针”中,“依法治湖”居于首位。以法治理念、法治方式推动生态文明建设,成为厦门实践中一以贯之的鲜明特色。

  从海域管理使用规定,到无居民海岛保护与利用管理办法,再到海洋环境保护若干规定......厦门相继制定实施10多部涉海法规。党的十八大以来,出台《厦门经济特区生态文明建设条例》《厦门经济特区河湖长制条例》等10余部生态文明建设法规规章。制度成为刚性的约束和不可触碰的高压线,生态环境治理体系现代化水平不断提升。

  这是一条坚持系统治理之路。

  从湖到湾,从湾到海,从海域到流域,从流域到全域......每一个厦门生态保护修复的成功案例中,都有“综合”“协同”“统筹”“整体”等关键词。

  生态保护修复是一项系统工程。“厦门实践表明,只有牢固树立系统观念,坚持山水林田湖草沙一体化保护和系统治理,统筹考虑自然生态各要素、山上山下、地上地下、岸上水里、城市农村、陆地海洋以及流域上下游,才能不断提升生态系统质量和稳定性。”自然资源部第三海洋研究所研究员余兴光说。

  这是一条坚持科学治理之路。

  五缘湾曾是晒盐场、养殖场、垃圾场,怎样科学整治修复?

  “五缘湾片区虽然环境差,但生态基底较好。经过研究论证,听取专家意见,在整治过程中尽可能保留其原有生态肌理,以及大量原生动植物、沼泽滩涂等自然生态资源。”湖里区副区长王达说,为了保护500多棵原生朴树,建设过程中特意改变了天圆大桥的线型,“我们保护的不仅仅是这片树木,还有树林里的鸟类、昆虫、土壤等生态要素。”

  科学治理,宜林则林,宜湿则湿,宜滩则滩,宜海则海。从筼筜湖综合治理开始,厦门就注重发挥科研机构和高校专家的智库作用。厦门市海洋专家组1996年成立,持续为解决重大海洋生态问题提供科技支撑。

  时光荏苒,鹭岛蝶变。

  “联合国人居奖”“国际花园城市”“国家生态市”“国家森林城市”“国家级海洋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区”......如画厦门,实至名归。厦门国际海洋周已连续18年举办,东亚海岸带可持续发展地方政府网络秘书处永久落户厦门。

  联合国秘书长海洋事务特使彼得·汤姆森,曾两次到访下潭尾红树林公园。他高度肯定厦门在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之间取得的平衡,期待厦门为国际海洋生态环境治理提供“厦门样本”。

  “筼筜湖综合治理‘20字方针’,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生态环境治理理论体系,内含着‘人民至上’‘问题导向’‘系统观念’等世界观与方法论层面的深刻思想,经过36年的时间沉淀和实践检验,越发显现出穿越时空、历久弥新的思想引领力和实践推动力。”福建省委常委、厦门市委书记崔永辉说,“厦门是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重要孕育地和先行实践地,我们更有责任在美丽中国建设进程中勇担重任、勇于探索,努力建设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中国式现代化,以实际行动坚定拥护‘两个确立’、坚决做到‘两个维护’。”

  厦门之窗,向世界展现一条建设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中国式现代化的光明之路。

  “理论是行动的先导。厦门生态文明建设实践取得显著成效,最根本在于习近平总书记的战略擘画和指导推动,在于始终坚持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科学指引。”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研究中心副主任俞海表示,“厦门实践是有重要意义的中国经验,生动诠释了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真理力量和实践伟力。”

  “厦庇五洲客,门纳万顷涛。”

  在全面推进美丽中国建设中先行示范,在推动高质量发展上再谱新篇,在促进两岸融合发展上再立新功,在提高人民生活品质上再上台阶,伴海而生、向海而荣的厦门,勇立潮头,勇毅前行。

文章关键词:厦门,生态,保护,筼筜,发展 责编:周莉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