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国内国际  > 正文

32人因疫情滞留网吧9天:免费上网,有人从“钻石”升级到“大师”

2022-04-18 17:17:37   来源:极目新闻

5034

4月8日凌晨1点半,张池走进广州市白云区棠景街道的红叶网吧。他不会打游戏,应3个朋友的邀约而来,准备陪他们聊天。没想到网吧临时进行封控管理,一行人被隔离在网吧9天。

和他们一同被隔离的,还有偶尔才来一次网吧的余莉莉,她原打算上完网就去上班。

在红叶网吧滞留的共有32人,其中包括两名网吧的工作人员。4月16日,他们被防疫工作人员接到酒店进行集中隔离。

17日,张池、余莉莉向极目新闻记者讲述了他们在网吧集中隔离的经历。

进店半小时就被封控

张池今年20岁,曾是一名主播助理。4月8日凌晨1时许,他正准备睡觉,突然接到朋友的信息,约他一起到网吧玩儿。其实张池不会打游戏,但刚好他在前一天离职了,没什么事,拗不过朋友们的反复邀约,就过去了,“陪他们聊聊天儿”。

进网吧前,张池还在网吧附近看见几个身穿“大白”的志愿者和警方的工作人员,但他没多在意。没想到才进店半小时,工作人员就告知他们,隔壁楼栋有新冠病毒阳性感染者,应疫情防控要求,网吧要封控管理,所有人员不得外出。张池和3个朋友都被留在网吧里。

被留在网吧的一共32人,独自在广州打工的湘妹子余莉莉也是其中之一。和有朋友相伴的张池不同,余莉莉是一个人来上网的。在网吧封控管理前,她刚拿到一份外卖,准备吃完休息一会,早晨再去上班。

8日凌晨余莉莉点的外卖

8日上午,防疫工作人员再次上门,告知网吧可能要封控管理14天。当天,网吧内5元一盒的泡面就销售一空。张池赶紧通知家人送来牙刷和洗发水,这才保证了他未来一段时间内能在网吧的小卫生间进行简单的洗漱。而余莉莉则依靠外卖度过了隔离的第一天。

到了第3天,张池和朋友打听到,楼上的电竞酒店空出一个房间,于是4人集资开了一间大床房。酒店每天收取房费200多元,有床有洗手间。虽然要4个人挤一张床,但张池一行人终于可以洗澡了。“我们白天都在酒店补觉,晚上偶尔到楼下网吧坐坐。没什么可干的,不想闷着就只能上网。”

而网吧中的大部分封控人员的休息时间,大多只能找一块空地,将两把椅子拼起来对付一宿。他们睡觉时的背景音乐,是旁边敲击键盘的声音;一觉醒来,往往腰酸背疼。

有人在网吧内拼椅子睡觉

网吧里泡面卖光了

几天后,他们发现每天的外卖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外卖一份30元,一天吃下来也不是小数目,所以网吧的泡面卖光之后,有人还会买网吧的辣条和矿泉水填肚子。也有人到楼上的电竞酒店买泡面,6元一份,比外卖便宜。”张池说。

余莉莉也有同样的担忧,她之前靠每天打零工赚钱,每天近100元的餐费,对她而言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13日,余莉莉原本打算通过外卖买点生活用品,没想到接单的超市立刻给她退了款,告诉她送不了。好在网吧内的商品补了货,大家又能重新吃店里的泡面。“幸好网吧里吃的喝的是正常收费,没有涨价。”张池说。

13日,余莉莉点外卖被商家取消订单

14日,一起被困在网吧中的工作人员,帮忙联系了一家可送餐的快餐店,大家在群里接龙点单,这才重新吃上热饭。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他们一样,能购买食物充饥。张池告诉记者,网吧里有3名30岁左右的男青年,就遭遇了没钱买饭的窘境。“听别人说,这3人好像长期没工作,经常来上网。他们也没有人送洗漱用品,9天都没有洗澡,穿着同一身衣服。”张池说。

14日,这3名男子在群里向社区求助,说自己饿了两天,没钱吃饭。当天,社区工作人员给这三人送了盒饭。直到16日,这栋楼的人被社区安排到酒店集中隔离。

有人从“钻石”升级到“大师”

张池平时不打游戏,在封控的日子中,他除了看剧、刷抖音,剩下的时间就是发呆,或者围观朋友打游戏。几天下来,他刷了100多小时的上机时长。“还好老板没收我们的钱,这几天都是免费上网。”

张池上网时长

由于网吧没有窗户,店内人员上起网来日夜不分。唯一规律的是每天做核酸的时间——每天下午2点到4点,工作人员会上门给整栋楼的人做核酸检测。

过了几天,网吧里的人们逐渐熟络一些,大家又开始打牌消磨时间,谁输了就在脸上画画。但打牌带来的新鲜感更短,大家又继续把精力重新投入到网络世界中。余莉莉说,在被封控的9天,她的游戏账号从“钻石”升级到了“大师”。

网吧的两个员工也被留在店内。封控期间,他们轮班值守,一天上12小时的班,除了要管理店内人员的秩序,还要打扫整个网吧的卫生。“很感谢网吧的员工,帮我们点饭,他们自己也休息得不好。”张池说。

4月16日,防疫人员上门,分批将网吧所在楼栋的人员转移到酒店。张池和朋友们进入隔离酒店房间,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好好洗了个澡,然后倒头大睡。余莉莉时隔多天终于有床可以躺。“从16日进酒店起,除了吃饭,我一直在床上躺着。”她说。

封控9天后转至酒店隔离

对于张池、余莉莉等人反映的情况,广州市白云区棠景街道棠溪南社区居委会一名工作人员也很为难:“我们此前就注意到红叶网吧中的封控情况。按防疫政策,社区会先将高风险人群集中隔离管理。红叶网吧周围的楼栋中存在新冠病毒阳性感染者,但其所在楼栋没有,所以转移得比较晚。”

该工作人员称,自8日对网吧进行封控管理后,每天早中晚三个时间段,都会有工作人员帮忙将外卖带到楼栋里面。由于居委会只有6名工作人员,需要24小时轮守8个封控点,虽然有志愿者帮忙,但在人员调度上仍有些捉襟见肘。

“14日,网吧里有3个人在群里说很饿,也没钱买饭了,我们就每天多定几份盒饭,送给这三个人。”该工作人员介绍,他们也理解在网吧中封控的居民,在现在的情况下,社区只能尽力把事情协调好。16日,按防疫要求,居委会已组织了工作人员将红叶网吧所在楼栋的封控人员全部接到了隔离酒店。

17日早上7时许,防疫工作人员上门送来免费的早餐,张池拍摄了照片发给家人,让他们放心。

张池到酒店后的隔离餐

(文中张池、余莉莉均为化名)

文章关键词:网吧,封控,生活,网络 责编:赵惠
5034

相关阅读 换一换

慢新闻

上海宝山区一家三口从三亚回来瞒报?全阳了?不实 上海宝山区一家三口从三亚回来瞒报?全阳了?不实

大象陪办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