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国内国际  > 正文

“禁放令”下的烟花爆竹厂家:有厂家产量减少三四成,80%产品销往农村

2023-01-10 09:38:56   来源:红星新闻

兔年春节的脚步一天天临近,烟花爆竹“禁放令”的话题再次引起全国网友关注和热议。近日,多地发布今年燃放烟花爆竹政策,陕西延川、甘肃白银、山东东营、山东滨州、辽宁大连等地在部分区域和特定时间段可燃放烟花……不少网友呼吁为“禁放令”松绑,“恢复春节期间燃放烟花爆竹这一传统习俗,允许春节有序燃放鞭炮,让年味回归。”

对烟花爆竹厂家而言,“禁放令”更与他们的利益直接相关。西充县是四川烟花爆竹主产区之一,当地一名生产厂家告诉红星新闻,近年随着多地推出“禁放令”等原因,烟花爆竹产量比过去减少三四成。在国内烟花爆竹主产区江西萍乡和湖南浏阳等地,多个厂家也向红星新闻表示,受“禁放令”影响,国内市场都不同程度萎缩,但也有厂家的海外市场占比有所增长。

多名烟花爆竹厂家表示,已看到部分地方松绑“禁放令”的消息,是否扩大生产规模也需根据后续政策和市场情况而定,但这无疑是一个利好消息。

网友呼吁:

爆竹声声烟花绽放更有年味

呼吁适当放开“禁放令”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北宋王安石的这首《元日》,生动地描绘了热闹欢乐的新年景象。

燃放烟花爆竹,是我国一个历史久远的春节民俗。在很多人的记忆中,是不可或缺的“年味”。不过,出于安全和空气质量污染等方面考虑,近年国内多地开始禁止或限制燃放烟花爆竹。

媒体公开报道显示,1992年,广州市首开“禁放令”先河。之后,全国各大中小城市陆续禁放限放。国务院2006年公布、2016年修订的《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第28条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根据本行政区域的实际情况,确定限制或者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时间、地点和种类。据公安部网站2017年发布的统计数据,当时全国共有444个城市禁止燃放烟花爆竹,764个城市限制燃放烟花爆竹。

王女士是一名80后,出生于四川农村,幼时家贫,但这并不妨碍她有一颗爱看烟花喜欢“年味”的心。她说,整个春节期间,乡下的夜空总会不时出现绚烂的烟花,有些是村里人放的,有时是山对面人家放的,她和弟弟总习惯搭个小板凳坐在院里,等待夜空中突然绽放的烟花。

在她的记忆中,家里条件好了后,父亲也会在每年春节时燃放烟花,这让她觉得终于有了完整的过年仪式感。后来,王女士进城上班,便很少再看过烟花。她说,现在只要没有特殊情况,每年春节都会陪丈夫和孩子回四川乡下过年。她说,如今大家经济条件都好了,从除夕夜到元宵节,乡下的夜空每天晚上都能看到烟花,这是城里难得一见的热闹景象。

王女士的感受,其实也是许多进城工作的年轻人的共同记忆。对他们而言,除夕夜的烟花,春节的爆竹声,这才是他们记忆中的“年味”,也希望“年味回归”。

根据公开报道,目前国内已有一些地方调整“禁放令”,陕西延川、甘肃白银、山东东营、山东滨州、辽宁大连等地在部分区域和特定时间段可燃放烟花。

官方回复:

四川盆地地形地貌特殊

燃放后污染物短时间无法有效清除

近日,四川多地也相继发布烟花爆竹“禁放令”,有些地方是全域禁放,有些地方是限定区域燃放。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在网络问政平台上,四川成都、达州、泸州、广安、内江等多地网友都通过问政平台询问能否在春节期间燃放烟花爆竹,相关部门也作出了回应。

广安市生态环境局在回复中提到,当前全国各地为倡导文明新风,改善城市空气环境质量,营造健康、温馨、祥和、舒适的人居环境,不同程度不同范围不同时段禁燃禁放烟花爆竹。根据有关规定,广安市在广安区、前锋区、华蓥市全域内及岳池县、武胜县、邻水县主城区范围内禁燃禁放烟花爆竹。

此外,1月3日,四川省生态环境厅也曾就网友建议“放开烟花爆竹燃放”作出了公开回复:从近年来空气质量监测数据分析看,烟花爆竹燃放会明显加重空气污染,严重时将形成重污染天。

回复中提到:“以2021年春节为例,因烟花爆竹燃放,省内17个县(市、区)短时间内细颗粒物(PM2.5)浓度快速上升,出现了PM2.5小时浓度爆表(小时PM2.5浓度超过500微克每立方米),5个市出现重度污染天(日均PM2.5浓度超过150微克每立方米,全年共15个重度污染天,烟花爆竹燃放占三分之一)。”

有网友表示,燃放烟花爆竹对空气质量的影响不大,但不可否认的是,“禁放令”带来的大气环境改善显而易见。数据显示,十年来,中国74个重点城市PM2.5平均浓度下降56%,重污染天数减少87%,2021年,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重污染天数比2015年减少51%。

此前,广安市生态环境局在回复中曾统计过禁燃禁放烟花爆竹前后的空气质量情况:广安区未全域禁燃禁放烟花爆竹前,2021年春节至元宵节期间,广安市轻度污染56小时,中度污染8小时,重度污染11小时,严重污染3小时,空气质量优良率仅为82.1%,在除夕凌晨1点、2点PM2.5值分别达到192.5、203微克每立方米,其他时间段PM2.5值也是居高不下,严重污染大气环境;2022年广安区全域禁燃禁放烟花爆竹后,2022年春节至元宵节期间,广安市轻度污染15小时,中度污染5小时,未出现重度及以上污染,空气质量优良率为93.8%,同比提高11.7个百分点,PM2.5均值降低到40.6微克每立方米,环境改善非常明显。

四川省生态环境厅在回复中解释,四川盆地特殊的地形地貌特征,相较于其他省(市、区),大气环境容量先天不足,扩散条件较差,烟花爆竹燃放排放的污染物积累快,短时间内不能得到有效清除。

江西上栗县当地烟火比赛的画面 江西省上栗县烟花爆竹产业服务中心供图

生产厂家:

80%产品销往农村

近年烟花爆竹产量缩减三四成

相较于网友们呼唤“年味回归”的情感诉求,对烟花爆竹生产厂家而言,他们则是“禁放令”的直接利益相关者。

在四川,南充是烟花爆竹主产区,当地一位烟花爆竹企业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无论是烟花爆竹生产企业还是经营企业数量,南充均居四川各地之首,目前南充当地烟花爆竹行业从业人员2万余人,惠及家庭人数6万余人,此外,南充的烟花爆竹企业又主要集中在西充县,西充的烟花爆竹企业不少是由上世纪七十年代成立的乡镇企业转型改制而来。这些年,经过一轮轮的落后淘汰和提档升级,西充当地烟花爆竹生产企业还剩10余家。

一位不愿具名的生产厂家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西充县的烟花爆竹除了销往四川省内市场,周边云南、贵州、重庆、甘肃、陕西等地也是他们的主要市场之一,但最近几年,随着多地推出“禁放令”,加上疫情原因,烟花爆竹产量比过去减少了三四成。

作为国内烟花爆竹主产区的江西萍乡和湖南浏阳等地,多位受访厂家亦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受“禁放令”影响,国内销售市场都不同程度萎缩。

另一位西充县的烟花爆竹生产厂家表示,很多农村地区受“禁放令”的影响相对较小,目前厂里生产的80%烟花爆竹产品都是销往农村,“现在很多在城里打工上班的年轻人,春节回乡也愿意花钱买烟花爆竹营造喜庆氛围。”

1月6日,红星新闻记者致电中国烟花爆竹协会,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没有掌握这一块的数据,不过,很多城市及其周边区域实行“禁燃令”,这无疑会让烟花爆竹更多的流向农村市场。

江西萍乡市上栗县烟花爆竹产业服务中心的相关负责人黎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禁燃令”对国内烟花爆竹市场有一定的影响,不过,他们的烟花爆竹产品除了国内市场,还有海外市场,海外市场的占比这些年有所增加。

据媒体报道,为拓展国内外市场,上栗县同步推进出口指导、国内推介、“花炮小屋”进景区等重点工作,通过积极组织100余家企业参加7个省市的定点订货会,与中国日用杂品流通协会联合举办“花开上栗”线上云洽会暨线上展销会。据上栗县烟花爆竹产业服务中心的数据显示,2022年,上栗全县烟花爆竹总产值约120亿元,同比增长28.4%;出口生产产值约9亿元,同比增长72.6%。

公开报道显示,我国目前是全球最大的花炮生产、出口和消费国,花炮产量占到全球产量的90%,约占世界贸易量的80%。黎先生很自豪地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开幕式上的烟花,正是来自江西上栗桐木镇。

上栗县也被誉为“中国烟花爆竹之乡”,高峰期曾拥有1000余家花炮企业,所创造的财税一度占据当地财政“半壁江山”。在历经多轮行政许可后,目前当地花炮企业只保留200余家。据媒体报道,上栗县一些淘汰退出的花炮企业,拥有大片闲置厂房、空地,当地政府引导他们转型发展养兔、养蚕等农企,并取得不错效果。

一位四川西充县的烟花鞭炮厂家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们目前尚未开拓海外市场,随着国内市场缩水,他们此前已适当减小生产规模。对于企业转型,他表示,因为烟花鞭炮作为特殊行业,多建在偏僻乡镇人员稀少的地方,企业转型渠道并不多,虽然最近几年企业生产量有所减少,但目前仍能维持运转。

江西上栗县当地烟火比赛的画面 江西省上栗县烟花爆竹产业服务中心供图

声音交锋:

业内人士希望限时限区域放开

有网友担心放开后存在安全隐患

对于国内部分地方对“禁放令”的适当松绑,多名受访的烟花爆竹厂家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已从网上看到消息,这些举措虽无法对企业生产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是否扩大生产规模也还需视后续政策和市场情况而定,但这无疑是一个利好消息。

中国烟花爆竹协会工作人员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他们最近也关注到相关新闻,并希望“禁放令”实施的区域范围不会再扩大。而多名受访企业则表示,希望政府能够适当放开对烟花爆竹燃放区域和时间的限制,比如说在限定区域、限定时间段,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允许燃放,这既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也能促进烟花爆竹行业的发展。

一名行业人士表示,希望各地在制定禁限放政策时,充分考虑当地实际情况,在现有城市规划区内实施禁燃禁放,同时建议在城市建城区外不影响空气质量污染的前提下,合理规划临时燃放点,保留禁燃禁放区域外燃放烟花爆竹的传统习俗。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在网上为“禁放令”松绑的呼声之外,还有另外一种声音。除了对环保和大气污染的担心,还有网友表示,因燃放烟花爆竹造成的人员伤亡事件在过去时有发生,一旦放开,这方面的安全隐患不容忽视。

红星新闻记者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以“烟花爆竹”“炸伤”为关键词进行检索发现,在2022年,因燃放烟花爆竹导致人员受伤的司法文书有30多份,受伤部位多位“眼睛”“手臂”“面部”等。

对于燃放烟花爆竹存在的安全问题,一位不愿具名的生产厂家则有不同的看法。他说,如果适当放开,规定在限定区域或限定时间内安全燃放,要比消费者偷偷燃放更安全一些,“就像小孩子的叛逆心理一样,你越是禁止,可能他就越想去燃放”。

文章关键词:“禁放令”下的烟花爆竹厂家 责编:王磊

相关阅读 换一换

慢新闻

独库公路通车时间定了?假的 独库公路通车时间定了?假的

大象陪办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