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国内国际  > 正文

原县委书记被绑架后获救家属疑付千万赎金

2023-02-10 12:56:09   来源:澎湃新闻

悬赏10万元!39岁的陈克政被警方公开通缉。

陈克政是广西藤县富荣村的村民,他和同伙涉嫌绑架藤县原县委书记,现任梧州市供销合作社联合社党组书记、理事会主任的黄东明。

这起绑架案发生在2023年1月9日,案发地为梧州市市内。黄东明遭遇劫持后,被带到藤县新庆镇富荣村,拘禁在陈克政的弟弟家里,由另外两人看守。陈克政的家与他弟弟家相邻,位于村庄上方比较偏僻的山腰间。

现场目击者告诉澎湃新闻,案发四天后的1月12日下午,黄东明被冲进屋内的公安民警解救出来。

2月10日,澎湃新闻记者联系上此案被害人黄东明,对于遭遇绑架一事,他不愿提及。

一位接近案情的人士透露,黄东明被绑架后,绑匪勒索3000万元,黄东明家属在支付了1000万赎金后,绑匪未放人,家属报警。不过该说法尚未得到官方证实。

为侦办此案,梧州市公安局成立了“1.11”专案组,目前已有多名犯罪嫌疑人被控制。2月10日,澎湃新闻从梧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获悉,目前此案已有部分犯罪嫌疑人被刑拘,陈克政仍然在逃,公安机关正继续全力追捕。

黄东明获救的现场,位于藤县富荣村山腰间的一处房屋。本文图片除特别标注外,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

原县委书记被绑架了

2023年2月8日,在广西藤县的新庆派出所,户籍室门口仍贴着警方的《悬赏通告》。据这里的民警介绍,此案由上级公安机关侦办,作为犯罪嫌疑人户籍地的派出所,主要是做好相关配合工作。

《悬赏通告》显示,2023年1月9日,梧州市市内发生一起重大刑事案件。经公安机关侦查, 县新庆镇富荣村村民陈克政有重大作案嫌疑。梧州市公安局对直接抓获嫌疑人或为抓捕提供直接线索者,奖励人民币10万元。

  陈克政的图片出现在警方的悬赏通告中。

贴在新庆派出所门口的《悬赏通告》。警方在通告中展示了犯罪嫌疑人陈克政的两张图片。从图片看,陈克政脸部方圆,体形偏胖。上述通告的发布单位为“梧州市公安局1.11专案组”,发布时间为案发21天之后的1月30日。

根据警方的通告,此案发生在梧州市市内。不过,遭遇绑架的黄东明,是在距梧州市区80公里外的藤县新庆镇解救出来的。

黄东明曾任藤县县委书记5年,2021年6月调离藤县。

2021年4月23日,时任藤县县委书记的黄东明在全县领导干部警示教育大会上讲话。 图片为源:微信公号“今日藤县”从藤县出发,经过约36公里的省道、乡道以及蜿蜒的村道,来道新庆镇富荣村。这是一个有四千多人口的大村,村民居住比较分散。其中一个叫底村的村庄,就是犯罪嫌疑人陈克政的家乡。陈克政的家位于村庄上方的山腰间,得绕一条泥泞的山间公路才能到达。这是一排只有3栋的房屋,站在这里可以俯视下方村庄。最外面一栋是陈克政的家——一层两三百平方米的砖房,门口放着一辆废旧的三轮摩托车,以及一些破废机械;紧挨着的中间那栋平房,是陈克政弟弟陈松的家;最里面一栋三层青砖房,是陈克政父母的老屋。

陈克政以及他父母、弟弟的三栋房屋,位于村庄上方的山腰间。据村民反映,这两年,陈氏一家人很少在家。陈克政一直在外面“混”,他父母在县城为他带孩子;陈松则长年在外务工。2023年1月12日,还有10天就过春节了。当天下午,十余名全副武装的公安干警,突然出现在富荣村。

那是下午两点多,富荣村党委委员陈国光接到村党委书记的电话后,赶到山腰间的陈克政家。公安民警已经进屋,没有发现陈克政。陈国光赶到后,民警马上对各个房间的物品进行搜查。

“其实就是让我来见证一下。”陈国光告诉澎湃新闻,当时他并不知道警方为何要抓陈克政,自己也不便多问。民警在陈克政家搜查约半小时后,收队离开了。

当天下午4点多,陈国光又接到派出所的电话,“他们说还要搜查陈克政家旁边的房子。”于是陈国光再次赶到底村上方的山腰间,他看到镇派出所所长和上级公安的十余名民警已经到了,围在陈克政家旁边的陈松家。

陈国光到达现场后,民警马上行动。有人翻墙进了陈松家院内,打开外面的铁门,多名民警迅速冲进屋内。

陈国光也跟着民警进屋。

目击者:人质获救时落泪,绑匪曾索要巨额赎金

2月7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陈国光回忆了1月12日他随民警进入陈松家看到的场景。

他说,当时民警在陈松家的客厅和客厅旁的卧室搜查,未发现异常。随后民警快速进入里面的小客厅,发现一名男子,迅速将其制伏。小客厅里面有两间小卧室,右边卧室里有一名男子,很快也被民警控制。

陈松家的小客厅里面有两间卧室。“这两个绑匪不是我们村里人,我不认识。警察冲进去后,他们没有拒捕。”陈国光说,当时他看到小客厅左边的卧室,床上坐着一名男子,一只手上戴了手铐。后来民警从一名犯罪嫌疑人身上拿到钥匙,帮被绑架的男子解开手铐。

黄东明被拘禁的卧室。“我看到那个人质用手抹眼泪。民警在一边安慰他:没事了,现在好了。”陈国光说,当时他看到“人质”面容憔悴,“有些面熟”,但没想起是谁。后来民警扶着那名男子离开,“他可能是饿得没力气了。”两名犯罪嫌疑人和人质被带离现场后,陆续赶来的侦查民警和技术人员对现场进行勘查取证,一直忙到晚上11点左右。

当晚,陈国光从民警口中得知,被绑架的人质是藤县原县委书记黄东明,获救时已被拘禁了四五天。“当时一进屋见到他,我就觉得面熟,后来一想果然是他。”陈国光说。

陈国光和村党委书记苏贵文都记得,2020年左右,时任县委书记的黄东明曾来富荣村检查扶贫工作。

1967年出生的黄东明是广西岑溪市人。其公开履历显示,1990年他从广西农学院毕业后参加工作,曾任藤县县委副书记、梧州市经委主任兼市招商局局长;2010年黄东明任藤县人民政府县长,2016年任藤县县委书记;他从2021年9月起任梧州市供销合作社联合社党组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12日黄东明在富荣村获救后,得到消息的苏贵文吓了一大跳。“没想到陈克政胆子那么大,真是无法无天!”他叹道。

后来苏贵文、陈国光等人听到传言:黄东明被绑架后,他的女儿向绑匪送了1000万元赎金,但绑匪仍未放人,继续索要更多金额。黄东明的家属遂向警方报案。

一位接近案情的人士也向澎湃新闻透露,黄东明被绑架后,绑匪勒索3000万元,黄东明家属在支付了1000万赎金后,绑匪未放人,家属报警。不过前述传言和该人士说法尚未得到官方证实。

“现在也不知道这些传言是真是假。”陈国光说:“你(陈克政)敢要那么多钱,就算拿到钱,你能花得出去吗?”案发后,警方加紧追捕主要犯罪嫌疑人陈克政。令许多人没想到的是,1月17日,陈克政竟然回了富荣村。

据苏贵文等多名村干部介绍,1月17日晚上8点左右,陈克政骑着摩托车出现在富荣村底村。“他全副武装,用头盔盖住头,还戴着口罩。他不跟你打招呼,你根本认不出来。”苏贵文说,当时陈克政找到他家下方的邻居岑再光,拜托他帮忙喂鸡、照看家里。短暂停留后,陈克政很快骑车离开。民警闻讯赶来时,他已不知去向。

苏贵文觉得,陈克政是一个“不按常规出牌”的人,“越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他可能这么想。”

2月7日,据梧州市公安局专案组民警证实,陈克政尚未归案,警方正继续全力追捕。

已调离的县委书记与“神秘”的村民

获得解救的黄东明,配合警方调查并经过休养,终于回到单位上班。

黄东明现在的工作单位——梧州市供销合作社联合社,位于梧州市文澜路。办公楼一楼过道边的宣传栏上,至今贴着“一把手”黄东明在会上讲话的图片。

黄东明的办公室位于办公楼的五楼。近日,澎湃新闻记者多次来到这里,均未找到黄东明。其办公室的门锁着,敲门无人应答。

“他有时候没来上班,可能要配合调查,现在这个案件还在侦查嘛。”该单位一名干部告诉澎湃新闻。对于黄东明遭遇绑架的具体情况,这里的工作人员都不愿多说。

2月10日,澎湃新闻记者电话联系上黄东明,对于遭遇绑架一案,他不愿提及。发信息也未回复。

梧州市供销社联合社的宣传栏内,黄东明在会上讲话的图片。梧州市供销合作社联合社机关有20多名干部职工。黄东明被绑架的案发地位于梧州市市内,而他获救的地方,是在他工作多年的藤县。

黄东明的工作履历显示,从2010年起,他在藤县担任了6年县长、5年县委书记,直到2021年7月调离藤县。

卸任县委书记后的黄东明,在两个月后的2021年9月有了新职务——梧州市供销合作社联合社党组书记、理事会主任。

总人口超过112万的藤县,在梧州市下辖的7个县市区中,其人口与GDP均排第一。

在调离藤县7个月后,黄东明在梧州被绑架劫持。从警方后来的悬赏通告看,来自藤县富荣村的陈克政是此案主要犯罪嫌疑人。

富荣村党委书记苏贵文分析,虽然黄东明担任藤县县委书记时来过富荣村,但他与陈克政并无交往,两人应是素不相识。

涉嫌犯案的陈克政,到底是个什么人?

据当地村干部介绍,多年前,1984年出生的陈克政与本镇一名妇女结婚,两人陆续生育了5名子女。近年来,陈克政一家未在村里居住。

“一年到头,几乎看不到他。”担任村干部多年的苏贵文说。与陈克政同住底村四组的一位村民称,陈克政给人的感觉有些“神秘”,“他总是在外面混,也不知道他干些什么,不知道他的钱哪来的。”

在苏贵文印象中,陈克政偶尔回家,会开着不一样的汽车,“什么车子都有,不知道他从哪里搞来的。”偶尔碰到熟人,陈克政会热情地打招呼。“他那嘴巴子很甜的,很会说话。”苏贵文说:“你稍不注意,可能就被他骗了。”

澎湃新闻记者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陈克政作为被告,曾先后卷入三起民事案件。

陈克政被起诉的部分裁判文书。图片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截图2017年4月,藤县人黄某因转让挖掘机的纠纷起诉陈克政,藤县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原告证据不足,驳回其诉求。2019年8月,陈克政(曾用名陈先章)被本县的李某起诉。李某称,陈克政长年拖欠房租。陈克政则辩称,双方曾计划共同出资100万元,在藤县新庆镇开办小额贷款公司,由其租赁原告房屋作为办公场地。后来经营公司的事没办成,租赁的房屋被原告使用。藤县法院审理后判决解除双方租房协议,并判陈克政支付违约金3万元。

2019年12月,陈克政作为一起民间借贷纠纷案的被告之一,被藤县法院判决承担6000元及利息的清偿责任。2020年9月,陈克政作为被执行人,被法院限制高消费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从已公布的裁判文书查询,未发现陈克政有犯罪被罚的记录。

在村民眼里有些神秘的陈克政,为何“盯上”已经调离藤县的原县委书记黄东明,并涉嫌伙同他人实施绑架犯罪?其背后动机和内幕,目前还不得而知。

2月10日,梧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目前此案已有部分犯罪嫌疑人被刑拘,陈克政仍然在逃,警方正继续全力追捕。对于陈克政是否曾经拿到一千万元赎金、是否有公职人员牵涉此案等问题,该负责人表示,目前此案仍处侦查阶段,具体案情暂不对外公布。

“悬赏10万元的通告还继续有效。”该负责人表示,欢迎广大群众提供案件线索。

文章关键词:黄东明,陈克政,警方,绑架犯罪,绑架案,中国裁判,千万赎金 责编:李娜

相关阅读 换一换

慢新闻

10天瘦4斤!这种“0成本”养生靠谱吗? 10天瘦4斤!这种“0成本”养生靠谱吗?

大象陪办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