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国内国际  > 正文

800条未成年人“开房”记录?检察官暗访

2023-02-11 14:48:52   来源:检察日报

讯问小凯时,民警问他:“偷走的钱都干什么了?”小凯说:“我偷走的钱都是住酒店用的。”

2020年6月至2021年6月,江苏省宿迁市发生多起“拉车门”案,几个未成年人总在凌晨出没于马路、停车场等场所,一辆辆地拉汽车的车门,若遇到车主未上锁的,他们便将车内东西洗劫一空。

这些孩子就包括16岁的小凯。

一个原本就住在城区的孩子,为何天天要住酒店?酒店究竟有多大的魔力“拴住”了小凯?

酒店房间里的嘈杂游戏声

欣利酒店房间环境。(来源:受访者供图)

超高配置的电脑,种类繁多的游戏,没有家长监管,没有老师盯着,游戏打累了有床睡,饿了还能叫外卖——对那些自控能力不强的未成年人来说,这是怎样的“神仙生活”!

根据《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规定,网吧不得接纳未成年人进入营业场所。因为年龄限制,这些去不了网吧的孩子纷纷结伴去电竞酒店开房。

通宵打游戏的他们成绩骤降,上课没精神,这也让学校的老师渐渐知道了悄然流行起来的电竞酒店。

2021年初,在一次“法治进校园”课堂结束后,宿迁市宿城区检察院检察官王绪和学校里的老师们闲聊。聊天过程中,有位老师说:“现在小孩人人都有手机,都爱上网,班上有几个学生常去电竞酒店通宵打游戏,白天上课打瞌睡,很影响成绩。”

老师们也有疑问:“网吧不是禁止未成年人进入吗?那为什么给酒店装了电脑,小孩就能随意进去上网呢?”

这是检察官们第一次听说“电竞酒店”,引起了他们的警觉。宿城区共有12家电竞酒店,均分布在主城区。王绪等检察官决定暗访。

他们挑了几家规模较大的电竞酒店作为暗访目标。通过实际体验,王绪能直观感受到电竞酒店卖点还是在于“电竞”。

王绪等人入住酒店后发现,隔壁房间从当晚9点到次日凌晨,一直都传来年轻人打游戏的嘈杂声音,“隔壁至少有七八人,闹哄哄的,喊着‘冲啊’‘快点上啊’类似的话”。

“房间里有很多人,看起来年纪都不大,具体年龄我们也没法判断,一房多人、他人代开、男女混住等情况多发,且抽烟的情况比较严重。”王绪介绍说,如果电竞酒店按宾馆行业来管理,是允许抽烟的,但如果按照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来管理则不允许。另外,房间内有那么多电竞设备,也存在消防隐患。

在进一步的调研中,宿城区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发现,2021年3月至6月,宿城区12家电竞酒店住宿登记系统存在接纳未成年人入住记录达800余条。

欣利酒店的“生意”为何这么好

检察官们勘查欣利酒店。(来源:受访者供图)

这800余条记录里,有一家电竞酒店占据了其中的387条,它为何“生意”这么好?

欣利酒店共有20个房间,全都是电竞房,共有54台电脑。尽管酒店的企业登记表显示,其许可经营项目并不包含互联网上网服务,但酒店门牌上清晰标明“上网、餐饮、客房、休闲”,消费者在线上平台的评论区也重点评价该酒店的电脑配置、网速等服务。

然而,实际上这家酒店的住宿环境非常一般,规模不大,卫生条件堪忧。

“按我们这边的消费水平,大概也就100多元住一晚,但这家店根据电脑配置数量,每晚收费200元至400多元不等,大概是多一台电脑就贵100元。”王绪说,这家酒店分明是瞄准了未成年人这个消费市场,凡是王绪接触过的去那里消费的孩子,没有一个不说这里老板就是“来者不拒”的。

2021年6月,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正式实施。其中,第57条规定,旅馆、宾馆、酒店等住宿经营者接待未成年人入住,或者接待未成年人和成年人共同入住时,应当询问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的联系方式、入住人员的身份关系等有关情况。

欣利酒店也会登记,但一个4人间只登记4人,其他未成年人要么以访客身份在前台登记,要么从酒店后门溜进去,或者直接说“进去找个人”,老板也不会过问。

王绪说:“有的孩子和我讲,别的电竞酒店老板还比较谨慎,他们入住时,店员会问年龄,要看看身份证,基本上16周岁了才让进,但欣利酒店给钱就让进。这种消息在孩子间口口相传,传得非常快,最后小孩们都知道别人家去不了的话就去他家。”

电竞酒店住宿并不便宜,这些未成年人从哪儿弄来这么多的钱?王绪说,基本上都是从父母那里要来的或者骗来的,也有些已经开始打工挣钱的孩子,把工资都花在了电竞酒店里。

“我们遇到一个孩子在理发店当学徒,一个月挣一两千元,几乎都花在这里了。还有几个孩子从职校毕业,利用所学技术打工,自己辛辛苦苦上班,有时候还上夜班,一天一夜挣150元钱,最后也都消费在这里了。” 王绪说。

还有像小凯一样极端的情况,让王绪感到忧心。王绪办理这个案件后不久,就接触到小凯,才知道他是“拉车门”案件被告人之一。

当初由于尚未成年,犯罪情节较轻且认罪态度好,在对几个被告人和他们的家庭进行评估后,检察官为他们设置了6个月的附条件不起诉考察帮教期。

然而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检察机关和公安机关都联系不上小凯了。原来,小凯和朋友跑到了其他城市,再次把钱挥霍到了电竞酒店里,还故技重施 “拉车门”搞钱,并被当地警方抓获。

因为这次案发,王绪等检察官才知道小凯的网瘾有多重。通过比对,王绪发现小凯3个月里登记了六七条入住电竞酒店的信息,这还仅仅是以他的名字登记的,而且去的多是欣利酒店。小凯住酒店的钱一方面是“拉车门”盗窃而来,另一方面是向家里要的。

小凯的母亲和他人合开了一家鞋店,规模不大,收入也一般。有一次小凯向妈妈要1000元,妈妈说:“我上次刚给过你500元,你怎么又花光了?”小凯便开始犟嘴,说:“我就花了怎么了!”还到厨房摸刀,以自残威胁母亲。

王绪说:“第一次和小凯父母见面,他们就说,请司法机关给他判刑,判得越重越好。当时,我印象非常深刻。小凯的所作所为有时候真的超出我们的想象了。”

最终,小凯因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因为此前附条件不起诉考验期表现不合格,不能适用缓刑。

电竞酒店是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吗

目前,江苏省宿迁市电竞酒店入口的显著位置悬挂有未成年人禁入酒店电竞房间的标识。(来源:受访者供图)

检察机关在调研时发现,根据法律规定,互联网上网服务须取得行政许可,但现实是,电竞酒店几乎均未取得文化行政部门审批发放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原因是电竞酒店是否属于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法律没有明确规定,相关文化部门执法时,普遍不敢审批、不敢监管。

接下来该怎么办,王绪觉得他们其实也是“门外汉”,得听听其他部门的建议。于是,他们与区文旅局、市场监管、公安等6家单位开了3次座谈会,研究电竞酒店属性、危害、执法依据等问题。

“我们想知道各部门对这个行业的监管职责、监管范围及监管手段是什么,存在怎样的监管困难,我们应该做些什么。”王绪说。

2021年5月,宿城区检察院与区文旅等部门联合会签《宿城区关于推进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工作实施意见》,督促相关行政机关以开通电竞酒店接纳未成年人上网专门线索受理渠道、在辖区内开展为期3个月的电竞酒店专项排查、对电竞酒店经营者违规接纳未成年人入住行为进行训诫等方式,开展专项治理。

在文旅等部门开展电竞酒店专项排查整治后,宿城区大多数的电竞酒店认识到接纳未成年人可能产生的社会危害性,不再接纳未成年人。但经摸排暗访后,检察官发现欣利酒店仍然有像未成年人模样的人进出,并且奇怪的是,酒店登记系统里并未发现相关记录。

王绪说:“我们知道有蹊跷,但公安机关组织了3次突击检查却始终查不出来。”

孩子们之后也向检察官透露了酒店老板所施的“障眼法”。原来,在得知检察机关已经注意到他们后,欣利酒店老板为了规避检查,在孩子们入住时只在纸上登记,不上传至电子系统,纸质登记表保留几天后便会销毁。

一个在酒店房间里打游戏时正巧碰到警方突击检查的孩子告诉王绪:“你们去查,也查不到我们。我们房间里有对讲机,警察一来,就有人让我们赶紧离开房间,从后门走。”

于是,公安机关又组织了一次突击检查,在酒店前后门都安排了警力,这才堵住了几个匆匆忙忙想离开的孩子。

老板自己的儿子20多岁,王绪问老板:“如果你的孩子10年前到这个酒店上网,你同不同意?”老板摇摇头说不同意。但现在为了赚钱他却对别人家的孩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电竞酒店领域全国首例民事公益诉讼

由于欣利酒店在未取得互联网上网服务经营许可的情况下,接纳未成年人并提供互联网上网服务,侵犯了未成年人的健康权,对未成年人的发展、受保护等权益造成了较大影响,侵犯社会公共利益,2022年1月,宿城区检察院对欣利酒店以民事公益诉讼案件立案调查并履行公告程序。

3月2日,案件移送宿迁市检察院。3月22日,宿迁市检察院将案件诉至宿迁市中级法院,请求判令欣利酒店禁止向未成年人提供互联网上网服务,并在国家级媒体上公开赔礼道歉。

5月12日,宿迁市中级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中国政法大学未成年人司法专家就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电竞酒店的功能属性等通过视频发表意见,有力支持了检察机关诉讼请求。案件当庭宣判,检察机关的全部诉讼请求均获法院支持。这也是该领域全国首例民事公益诉讼。

“我们办这起案件不是为了把电竞酒店一棒子打死,而是要规范这个行业的经营,督促电竞酒店经营者履行社会责任,保护未成年人权益。”王绪说。

(文中涉案人员、酒店均为化名。)

文章关键词:酒店,&rdquo,&ldquo,未成年人,电竞 责编:林瑶

相关阅读 换一换

慢新闻

山东新泰出现地震前兆?官方辟谣:假的! 山东新泰出现地震前兆?官方辟谣:假的!

大象陪办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