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国内国际  > 正文

被骗到缅北的少年:妈妈,我快要死在这边了

2023-08-21 20:24:46   来源:上游新闻

2023年7月23日晚,代秋再次收到儿子王楷的求救信息:“妈妈,我快要死在这边(缅北,记者注)了。”与王楷一起的,还有李次南、刘仁松、吕化——他们4个都是未成年人,也是来自广西玉林市某县的老乡。据他们的家人介绍,这四个孩子在今年5月中旬被同乡赵来骗到了缅北一个网诈集团的园区里。

根据孩子们提供的信息,他们所在的网诈集团园区位于缅北大其力,园区门口有5-8人把守,一人手持AK-47冲锋枪,其余手持电棍。走出去的办法有3个:一是自己赚钱赔给网诈集团老板;二是跟老乡去另一个网诈集团园区找机会;三是家长给赎金加路费共20万元。

四个农村家庭,哪能一次拿出那么多钱?凑齐了钱,孩子能保证回来吗?无数个深夜,这些家庭陷入深深的焦虑,但他们依然继续寻找、发声,这或许是他们在绝望深渊里能看到的唯一的希望。

刘仁松妈妈

“我是第一个发现孩子被骗的人”

刘仁松,广西玉林市某县初级中学初二年级在读学生。   

“我是第一个发现儿子刘仁松和其他三个孩子被小蛇头赵来骗到缅甸去了的。”谈起小蛇头赵来,刘仁松的妈妈琴华懊恼不已。她告诉记者:“此前赵来常来家里玩,还给我说,把我家刘仁松交给他带去缅甸,一年给我50万元,立马被我斥责了。”

▲刘仁松。

她回忆:“当时我还教育他们,你们还未成年,等完成初中学业,学个技术,再踏踏实实挣钱。没想到……三个孩子是在放学后的下午五点多左右,坐上了一辆白色桂P牌照的轿车。出走那天,刘仁松15岁生日才过了十多天。”  

琴华说:“发现儿子被骗到缅北后,我立马联系了孩子的老师,通过学校联系到其他几个孩子的家长,在他们确认是自家孩子之后,6月5日我们立即向户籍所在地派出所报了案。这件事后,我们经常到学校去,老师也会打电话联系我们家长问一下情况。”   

琴华告诉上游新闻记者,7月10日刘仁松曾经联系她,“让我赶紧报警,解救他回国。因为,有两个孩子被所在园区送走了,因为做不出业绩。他这个月到现在也没做出业绩,一个月没做出业绩就会被打。孩子很害怕,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是什么手段打人。”

王楷妈妈

“凑齐了20万,就一定能救出来吗”

刚过14岁生日不久,5月下旬一天下午放学,王楷被小蛇头赵来引诱上了一辆桂P牌照的车。他的母亲代秋说:“孩子成绩不好,平时就想着出去挣钱,听信‘朋友’赵来的话,去泰国打工挣大钱。”王楷所在的广西某县初中的王老师回应此事说:“这些同学平时学习成绩并不好。这次被社会上的人骗去缅北,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心痛。”  

▲王楷。

2023年7月20日晚,代秋接到儿子王楷的求救信息:“快报警!我们又要被换园区了,三个人分开换而且园区老板很黑,园区内昨晚还发生枪战,死了一车人。”   

2023年7月24日王楷再次向妈妈传来信息求救:“现在情况越来越严重了,我现在在里面待得越久,越感到有生命危险。”代秋说:“如果没有威胁到生命安全,他们不会那么着急让我们筹赎金,现在已经受到了很严重的威胁!”

“孩子说那里一天都待不下去了,每天都会死人,担心会轮到他们,希望能快点帮他解救出去。”代秋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孩子的每次求助都令她心如刀绞。“我们都是农村人,即使是凑齐了20万块钱,难道就一定能解救出来吗?我能怎么办?孩子说,他说自己是偷渡出去的,他想自首,走国门回家,但是他现在连园区的门都出不去⋯⋯”

从6月5日报案至今,她和另外三个孩子的家长走访了本地警方及相关部门,缅甸警方一直未拨通报警号码。云南公安厅给他们答复是:要他们在广西当地发协调函至云南公安厅,云南公安厅再提供函号到中国驻缅甸大使馆,大使馆再跟踪此案件。这段时间,他们一直在跟踪发协调函的事。

吕化妈妈

“我听孩子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邵琪家的孩子吕化与王楷是隔壁班的同学。14岁生日过了不到2个月,照片里的吕华,文质彬彬,帅气的脸庞,眸子里透露出天真。    

邵琪说,吕化也被小蛇头赵来骗上了那辆桂P牌照的小轿车,从东兴口岸附近偷渡出境“去泰国旅游,然后打工挣大钱”。后来他们坐船坐车又走路,大概四五天到了缅北,这才发现目的地不是泰国。    

▲吕化。

邵琪说:“蛇头赵来身高不到1米6,不到18岁,经常带吕化他们出去KTV唱歌。”谈到吕化,王老师感叹:“孩子学习一般,但长得比较阳光帅气,没想到被社会上的人骗去缅北。”  

▲吕化向妈妈发信息求救。

“2023年7月17日,吕化就发信息暗示我,‘妈妈我想回来’,他一直说叫他哥哥帮忙拿毕业证之类的。7月22日他又传信息说,如果回不去,他们几个会死在那一边。有一天凌晨,他打电话说,通话只有10分钟时间,求我筹钱救他回去。说园区外面很乱,被枪打死都不知道。我听孩子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邵琪说,这几天四个孩子的家长们一起商量,有人提议去云南西双版纳那边报案。但她担心没用,“万一到时候人家说回去找当地警方,那不是白跑了?”

李次南妈妈

“他差点关兽笼和老虎睡觉”   

李次南在四个孩子中的年龄最大,17岁。在初中毕业后,他在外面玩的时候结识了赵来。李次南的妈妈沈思阳说:“赵来看起来也就十六七岁。他来我家很多次,身高1米58左右,瘦瘦的,齐耳短发,看起来很精干。他嘴巴特别会说话,来我家很多次,我拦着不让他进我们家,他就想办法叫孩子出去。”

▲李次南。

“这是孩子被打后的照片,身上很多地方都是红肿的。”沈思阳给上游新闻记者展示了一张孩子的照片,她说:“刚被骗过去一个多月的时候,他发信息给我,说他痛得受不了了,要自杀。他说,那里经常有人跳楼,他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因为没有‘业绩’。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每次他说想自杀我都吓死了,我怕他跳楼。现在他被打了也不吭声,也不跟我们说,但是视频能看到他身上都是被打的伤痕。上次视频他问我要2000块钱,我说那你告诉我你们公司大不大、有多少人?他完全不吭声,后来我才知道他老大就在旁边。”   

对于儿子李次南的境遇,沈思阳忧心忡忡。“他给我说,他不愿意去骗钱,只能选择受惩罚,这几天被折磨了,有点坚持不住了。现在能回宿舍睡觉就很不错了,前天差点被关进兽笼和老虎睡觉。我很想救儿子,但是几十万赎金真的拿不出来,我现在病了,孩子爸病倒了,瘦得只有70多斤,孩子奶奶也病在床上。我们住的是本地的廉租房⋯⋯我们几个孩子的家长该做的都做了,真的很期盼他能快些被解救出来。”

知情者讲述:

志愿团队收到被骗名单超5000人,转卖费超2.5亿

8月20日下午,提供小蛇头相关线索的知情人士钱壮告诉上游新闻记者:“缅北网诈窝点的劣迹与那些柬埔寨网诈团伙的手段几乎相同。经过柬埔寨与相关国家协同整治,柬埔寨当地一些园区里的网诈窝点销声匿迹后,很大可能转移到了缅北大其力和缅甸东部的妙瓦底。蛇头到偷渡出境后的路线两种:一种是从国内到越南到柬埔寨再转移到老挝,再去缅北地区大其力;还有就是从广西偷渡到越南,再到柬埔寨,再去泰国,再转到缅甸的妙瓦底。李次南等4个未成年人可能就是从第一种途径偷渡的。”

据首都网警公众号2022年9月20日报道,妙瓦底属于缅甸克伦邦的一个城市,像缅北一样被地方武装割据,这里电信网络诈骗猖狂程度不逊色于缅北。大部分去的人都有噩梦般的经历,有人从缅北被卖到妙瓦底,有的人则是被“高薪”骗去的。他们在网上看到的所谓月薪过万的招聘信息,工作地点一般写的是泰国湄索经济特区,被骗出国后,实际到的地方却是妙瓦底或大其力。  

▲广西玉林警方出具的4名未成年人的受案回执。

钱壮说:“王楷、李次南、刘仁松、吕化,他们4个未成年人并非个例,我们收集到的,由受骗者家属填写的,有名有姓有身份信息的未成年人名单已超30人。志愿者会把名单收集整理,交给相关部门,协助职能部门工作。”钱壮强调:“从两年前柬埔寨网诈园区到如今缅北网诈园区,受害人家属向志愿者团队提供的被骗者名单累计已超过5000人。不管是网上招还是蛇头骗,转卖费一般是7万-10万元(人民币,下同)/人,如果按照10万元/人算,转卖费已超5亿元,扣除成本,蛇头团伙获利超过2.5亿元。”   

如今,斩断网诈集团链条的行动正在紧锣密鼓地展开。央视8月18日报道,15日至16日,中国公安部、泰国警察总署、缅甸警察总部、老挝公安部在泰国清迈联合举行针对本区域赌诈及衍生的人口贩运、绑架、非法拘禁等犯罪的专项合作打击行动启动会。各方表示,将用实际行动向那些仍不收手的赌诈犯罪集团发出严厉警告,向国内外展示中泰缅老四国警方团结合作、严打赌诈的坚定决心。   

8月21日,广西玉林市一派出所工作人员表示:“(王楷、李次南、刘仁松、吕化)案件已提交上级公安机关办理。”广西公安厅一工作人员回应:“案件正在侦办中。有消息,我们会通知家属,家属也要与当地公安局保持密切联系。”

(文内人物均系化名)

文章关键词:&rdquo,&ldquo,孩子,缅北,园区 责编:张亚普

相关阅读 换一换

慢新闻

独库公路通车时间定了?假的 独库公路通车时间定了?假的

大象陪办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