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国内国际  > 正文

在横店当“童漂”,4个月挣了250元,做一个昂贵的梦

2023-11-19 06:57:19   来源:齐鲁壹点

文/片 记者 宋说 师文静 见习记者 胡玲玲

11月的中旬,横店入冬,南上湖西村的一间房间内,没有暖气,厨房兼客厅的墙壁上,六个被凿开的洞咧着大嘴,有风钻进来,屋内和屋外温度几乎没差别。住在这里的吴兰决定继续坚持在这个地方,因为6岁的小伊哭着对她说,想继续演戏,想继续做这个很甜的梦。

4个月挣了250元

小伊和妈妈吴兰今年5月21日从江西来到横店,屋内大小几十包春夏秋冬的衣服,摞得比人还高,显示着娘儿俩“扎根横店”的决心。她们是横店小镇上数个“童漂家庭”中的一个,认识她们的宝妈说,这母女俩太苦了。

7月的时候,天气越来越炎热,吴兰奔波在各个通告群里,为孩子投简历,送资料,她的微信里置顶了几十位演员统筹、经纪人,这是吴兰在横店辛苦攒下且最不能丢失的东西,这是人脉。远在南昌的爸爸发消息来问,“小伊最近进组了吗,啥角色”,吴兰用力下划了两下手机屏幕,略过层层置顶的头像,点开回复,“最近刚拍完俩微短剧,演了女主角的小时候,有一两句台词,小伊很高兴。这两天暂时没戏拍,在家学二年级的数学题。”

小伊的学校距离租房处二百米,这所村里的小学入学条件很简单,提前报名,带上身份证或者户口本办理后就能顺利入学,学费不用缴,这样除去租房成本500元,水电费用两三百元,母女俩每月生活成本能控制在3000元以内,由远在南昌的爸爸负责支出。小伊平时自己上下学,中午不回家吃饭,因为吴兰已经给学校交了1200元的伙食费,600元的托管费,“有鸡腿!鱿鱼!”满足和幸福溢上小伊的小脸,细看,孩子脸上还有未好透的痱子印。

痱子印是夏天拍戏留下的,因为“夏穿冬衣”的一场群演戏,吴兰提起来还是心疼不已,小伊皮肤偏黑,但细嫩光滑的肤质,让吴兰颇为骄傲,起痱子在南昌生活的时候从来没出现过。小伊急切要证明拍戏不辛苦,“穿棉袄的时候会有一个袋子,装上冰块,放在衣服里,第二天棉袄没啦!就没有给冰块。”吴兰苦笑补充,“40度的天气穿棉袄,第二天35度,棉袄安排给别人穿了,她穿了厚衣服外面还套了呢子衣,下面加绒的裤子,很热的。”

群演一场场跑,但每次约好的100元酬劳,不知道被吹向谁的口袋,一点踪影都不见。小伊在片场跑来跑去当背景板,汗流浃背也高兴,但吴兰想放弃了,迫于生存的压力。凌晨2点的片场,角落里零散窝着一些女人和孩子,吴兰摇着扇子,小伊在断断续续的凉风中睡着。

吴兰没统计过小伊在横店跑了多少次群演,记得比较清楚的是,“夏穿冬衣”那次拍了两天给了200元,9月份还在上学期间,请假演了半天的群演,收入酬劳50块钱,来到横店的前4个月,母女俩仅收获250元。吴兰略感绝望,小伊的快乐依旧简单,妈妈给买了“咕卡”的贴纸,还有新朋友送给她画好的彩色裙子纸片,横店镇兰亭小学一年级共2个班,小伊的同班同学有42个,她说,入学2个多月后收获了10个好朋友,只是数学题越来越头疼了,“gua(括)号,85减5,再gua(括)号,应该这样算。”小伊几次算错,考验着吴兰的耐心,去年二年级的题小伊还能一点就通,今年拍戏占据了小伊的注意力,学习愈发费劲。

培训、会员、带资

吴兰带孩子来横店的契机,是听短视频平台中一位赵老师说,小孩子可以来横店拍戏。小伊太喜欢演戏了,天天对着电视机模仿明星,于是吴兰瞒着老公,给对方缴纳了9800元的培训费。这位赵老师把她推给了经纪公司,通过经纪人的介绍,母女俩接触剧组的机会随之多了起来。

“矛盾是啥玩意!老师说,矛盾就是吵架。”这是小伊在培训课上学到的。培训课7月份才开始,说好的7天,吴兰没想到后两天是“实战教学”——进组当群演,十几个孩子在同一个自制剧里嗷嗷哭,到处跑,老师说“在爱奇艺、优酷能看到的”,实际最后的成片只是机构用个人账号传到了视频网站上,家长们反复进去回看孩子的表现,视频才有些点击量。在聊胜于无的培训之后,小伊接到半夜演“小鬼”的戏份。更让吴兰觉得“受宠若惊”的是,后来接到了微短剧的女主小时候一角,300元一天,就一句台词。那天半夜着急跑去片场,骑车还不小心撞到石头,吴兰想起来觉得好笑。“这是我最兴奋的一天!”小伊忽闪起双手,好似要从板凳上起飞。吴兰觉得9800元虽昂贵却也值了,“通过经纪公司跑了几个月没给钱的群演,但认识了更多的人脉,才能有饰演女主小时候的机会,我也算无怨无悔吧。”

刚来横店的童漂家庭,从经纪公司的经纪人手里接戏,是快速积累人脉和找到戏约的入门方法。吴兰缴纳的培训费算少的,这个普通家庭为一个未来不可知的梦想,支撑不起太高昂的费用。小镇上的人脉网错综复杂,帮助孩子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小镇上迅速积累起作品,对一位母亲而言,是责任感使然,更需要家庭雄厚的财力堆积。

吴兰还认识一位从江西嫁过来的妈妈,她叫苏晨曦,和儿子住在横店旁边丽水市的某个县城。在吴兰刚来横店不久,两人在同一个剧组相遇,两个“童漂家庭”各有各的“漂”法,吴兰谈不上羡慕她。

苏晨曦今年1月带着儿子来横店拍戏,她觉得“儿子好帅”,但来了觉得横店很卷,帅的孩子多了去了,孩子在这边“不值钱”。“一抓一大把,人家凭什么选你的孩子去演?”要让她再重新选择一次,她激烈的语速突然慢了下来,冷静说道,“我会选择给孩子交‘会员’”。

“会员”是横店几家大的儿童经纪公司的收费模式,“会员”分等级,有2万1年,1年内最少能保证上3个戏,可以出演特约演员等。5万3年,3年内最少保证8个戏,能够上特约演员及角色等。还有“高端艺人”,8万5年,5年内最少保证12个戏,有特约及角色等。

没有签经纪公司的孩子,想接到特约角色,能有一两句台词的戏并不容易,这是苏晨曦后来才知道的。她因此觉得自己很幸运,没加入经纪公司的“会员”,多亏了孩子形象较好,自己也愿意“带资”,接到了不少院线电影、大制作剧集里的角色,“有时候还是要看孩子自己的能力,就算成为会员,经纪公司给你的戏也不一定就是家长想象的那样,有些孩子确实不适合上镜,强推也没用。”

经纪公司的“会员”,吴兰不想接受,也没有条件接受,她带着小伊从一步一坑的群演开始,有几次还幸运地“捡漏”到别人临时爽约、急用人的特约角色。这些进大剧组的“机会”不时在群里出现,像一只很有诱惑力的大手在召唤,吴兰心想,“说是能进组,还不知道孩子演完有没有镜头留下呢。”此时接小伊放学的闹钟响了,吴兰关上手机,不打算再理会。

总有出资更高的

吴兰手机里有一个100多人的宝妈群,一个500多人的宝妈群,这些在横店带娃漂着的妈妈们组成了庞大的集体。群里刚来横店的宝妈想法比较简单,孩子喜欢表演,想锻炼表达能力和自信心,就送来“历练一番”。

简单的想法常常被现实击碎。选角这条路有层层关卡,苏晨曦也弄不懂,“带资”究竟是咋来的,“是剧组、演员统筹,还是机构、经纪公司?”但苏晨曦想为孩子花钱,“100个人都争着抢这一个位子,这时候有人说要把位子卖给你,你难道不愿意吗?”苏晨曦顺应了这种规则,却还是会感到憋屈。她说,暑期里竞争很大,有次“带资”接了某个大制作剧集的特约角色,在片场已经拍摄了一个多小时,经纪人突然告诉她“要换人”,原因是有另外一个女孩家长愿意出资更高,剧本为此从“母子”改成了“母女”。

苏晨曦带着8岁的儿子曾跑过一次群演,就再也不想跑了。“一次就知道跑群演很累,我不愿意让孩子受这份罪。”相比之下,在酒店拍几十次试戏视频显得轻松不少,还能收获不少拿得出手的角色,顺利的话,某个新剧里将会看到儿子的身影,他在剧里能说两句台词,和一众知名的演员搭戏。

在各大通告群找角色、给儿子的角色把关,最好能和明星挨上边,苏晨曦因此对很多人降低了警惕。提起曾经遭遇的受骗经历,苏晨曦语调高了起来,“对方要我‘带资’1万块钱,说能让我儿子在某个大制作剧中演罗云熙的小时候,和我聊天说的像真的一样。我愿意花钱的,也看到网上已经有宣传这部剧的消息了,那就给他交了2600元的定金,结果这人第二天电话不接,微信把我拉黑了。”遭遇这种受骗形式的宝妈不在少数,苏晨曦有点自嘲地说,都是因为自己“贪”,“后来我了解到,很多大剧组是不会‘卖’自己的位子的。”苏晨曦不打算报警,“群里受骗的不止我一个,还有更高的,几万、几十万、几百万的都有!她们那些应该也不叫骗,比如花了很多钱的就是投资了某个短剧,那她的孩子可以当主角嘛,不过剧最后没拍,只能说是‘投资失败’。”

好多迷茫的宝妈们在群里互帮互助,苏晨曦和吴兰分享过“院线电影的主角和给学校请假15天”的选择焦虑,吴兰也热心地给苏晨曦介绍过某些电影的主演角色。“宝妈是啥!”身边调皮捣乱的小伊不懂,但吴兰和她说,“坐好,乖一点,不然等下不给你戏拍。”小伊立马端坐,“啥戏!有台词吗?是吗?”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天真无邪,透露着期待。

苏晨曦的儿子已经能在外地接到广告、走秀等工作了,在高铁上、宾馆里工作、学习是常有的事。吴兰还带着小伊在横店打转,小镇上的共享电动车到不了那些偏远的片场,一辆800元的二手电动车从横店南上湖西村一趟趟出发,载着小伊的梦。吴兰也不确定能坚持多久,她只告诉老公,别放弃老家的生意过来,母女俩身影娇小,越骑越远,隐于漫天纷飞的通告中。(文中受访者为化名) 

文章关键词:&rdquo,&ldquo,吴兰,小伊,孩子 责编:邵恰

相关阅读 换一换

  • 浏阳河酒陷抢公章风波:法定代表人和副总经理内斗,或涉1.82亿诈骗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浏阳河酒的内斗,因11月1日的“抢公章”事件进入公众视野。 湖南浏阳河酒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浏阳河酒”)的内斗双方,一方是名义上的浏阳河酒大股东、法定代表人彭潮,另一方是常务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刘伟文。 浏阳河酒官方网

  • 网友呼吁婚假延长至15天,深圳回应:将积极向广东人社厅建议

    11月18日,深圳市人社局回应网友建议将“婚假延长至15天”称,深圳市人社局将积极向广东省人社厅建议。 有网友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反映,深圳作为移民城市,来深奋斗的年轻人众多,深圳的婚假仅3天,根本无法满足年轻人回乡办婚礼的诉求。要知道很多新

  • 空中大爆炸!“星舰”第二次发射失败

    综合外媒报道,当地时间18日,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与星舰助推器失去联系,原因或是自动爆炸。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当地时间早上7时许,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于得克萨斯州博卡奇卡进行第二次星舰(Starsh

  • 习言道|全解析!带你看懂中美元首旧金山会晤

    当地时间11月15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美国旧金山斐洛里庄园同美国总统拜登举行中美元首会晤。从巴厘岛到旧金山,时隔一年,中美两国元首再度面对面会晤,中美两国形成了面向未来的“旧金山愿景”。

  • 元首外交|中美交往史上温暖、动人的一页

    一次次握手,一阵阵掌声,相聚的时光浓郁热烈。 当地时间15日晚,习近平主席在旧金山出席美国友好团体联合欢迎宴会并发表演讲,同美国各界朋友共叙友情,共话友好。真挚、深入的交流从历史走进现实,又向未来延展,关乎中美两国,更关乎世界以及人类共同的

  • 浙江一小学里挖出了汉六朝聚落遗址,都有哪些“宝贝”?

    浙江省余姚市第一实验小学 位于余姚城区梨洲街道 据余姚县志记载 这里曾是宋至明清时期 余姚县学宫所在地 今年上半年 考古人员在学校操场发现了一处 汉六朝时期余姚城外聚落居址 这所历史悠久的学校 有了“新身份”—— 汉六朝时期聚落遗址 经过发

  • 鲁迅长孙周令飞:我看书刷视频比例一九开

    “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这是《秋夜》奇特而著名的开头,是属于鲁迅先生的幽默。 “茅盾先生的长孙女沈迈衡跟我是同班同学,而且还跟我同桌过呢,没有擦出过火花。”这是鲁迅长孙周令飞在茅盾文学周启动仪式上

  • 保姆过失致2岁幼童坠亡案宣判,女童家属不满判决已上诉

    受雇照看孩子,将2岁孩子带到自己女儿家,因疏忽导致女童从23楼坠亡,保姆因过失致人死亡被判缓刑。 女童父母将保姆及其女儿女婿,连同房产商和物业公司一起告上法庭,11月17日,女童母亲解女士向华商报记者证实,他们接到民事判决书的当天已上诉。

  • 警惕!骗子对孩子的微信号下手了!

    骗子通常在网络平台发布“低价装备”“免费皮肤”“游戏账号出售”等信息,诱导未成年人使用家长手机私下交易,最后拉黑。

  • 29岁网红“快乐小赵”去世,曾被誉“沈阳公交车纪律委员”

    11月14日,网传网红“快乐小赵”去世,小赵好友向四川观察证实属实。好友谷先生说,“快乐小赵”的遗体今天凌晨发现,后来120确定死亡,现在他妈妈已经来了。此前小赵的社媒账号已经停更5天。公开资料显示,“快乐小赵”是自媒体,截至2023年11

慢新闻

小米汽车又双叒辟谣了!网传一季度产量不实 小米汽车又双叒辟谣了!网传一季度产量不实

大象陪办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