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国内国际  > 正文

23岁小伙拔完牙拍片时晕倒做手术后去世,卫健部门介入

2024-01-24 11:44:59   来源:华商报

1月21日,本是年轻有为的湖南岳阳籍汽车工程师王奥纪的24岁生日,但他躺在深圳市殡仪馆已逾5个月,家人至今仍沉浸在悲痛中。

毕业后到深圳工作系汽车工程师

母亲接到儿子病危消息,连夜奔波在ICU相见

王奥纪的老家在湖南省岳阳市湘阴县农村。

表姐易女士介绍说,表弟王奥纪当年在北京某知名大学学的是计算机管理专业,2021年7月本科毕业时,通过校招来到深圳市大鹏新区某知名品牌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工作,后来升任工程师,未婚。

王奥纪的母亲告诉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2023年7月30日中午12:42,她在湖南老家吃了午饭正准备午休,突然接到一个从深圳打来的陌生电话,“一名男子在电话里自我介绍说他姓庞,是我儿子的同事,说我儿子瞳孔放大、病情危重,已被送到深圳市坪山区人民医院抢救,马上要做开颅手术需要家属签字,叫我立即赶过去。”

母亲说,听闻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她努力控制让自己冷静下来,进一步核实清楚相关情况后,便在电话里委托庞先生代她签字,随即包了一辆小车与家人一道出发,连夜前往深圳。

7月31日凌晨1时左右,王奥纪的母亲一行赶到深圳,当天下午他们在ICU病房里见到了他,“他头上缠着纱布,鼻子和嘴里插着管子,我们喊他没有一点反应,医生说已经脑死亡了,建议回家处理后事,但我们没有放弃,坚决要求继续抢救。”

小伙牙齿发炎疼痛独自到医院拔牙

晕倒后开始呕吐抽搐,医护人员紧急抢救

王奥纪的母亲事后得知,原来7月30日上午9:54左右,儿子因牙齿发炎疼痛,独自到附近的深圳市大鹏新区葵涌人民医院口腔科拔牙。

该医院的一份初诊门诊病历显示,王奥纪曾告诉医生称,他智齿萌出后反复发炎疼痛已有两个月,现在“右下阻生齿萌出,要求拔除。”他否认有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等病史。

记者注意到,病历上记载有王奥纪的工作单位,后来院方据此联系到了他的单位和家人。

该病历称,医生在局麻下给他拔了两颗牙,拔牙过程中及拔牙后他无不适,当天上午10:56医生给他复拍全景片想进一步了解有无断根,在此过程中,他在全景片室内突然晕倒,医生立即呼唤,苏醒后医生追问他的病史,他说以前有过突然晕厥史,医生遂给他口服10%葡萄糖及平卧和吸氧处理。

医生称,为求明确诊断,他们立即将王奥纪转到该医院的急诊科诊治,转科过程中他出现喷射状呕吐及抽搐,急诊科医生经CT检查发现他有颅内出血情况,于是要求立即转到其他医院处理,医护人员马上联系他的单位领导及家人,要求协助处理。

转院后做开颅手术,母亲委托儿子同事签字

坚持14天后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王奥纪的表姐易女士说,因情况紧急,表弟于当天中午12:30左右被转送到深圳市坪山区人民医院进一步抢救。

该医院的入院记录显示,葵涌人民医院的转院医生诉称,王奥纪拔牙后休息时突发意识不清倒地,他们经头颅CT检查发现他“创伤性颅内出血”,便收治到该医院神经医学科救治。

易女士说,当天中午1:40左右,医生开始给表弟做开颅手术,大约2小时后手术结束,被送进ICU病房。

王奥纪的母亲则称,那天接到儿子同事的电话得知,当时儿子有5名同事赶到了坪山区人民医院,“因路途遥远,我便委托赶到现场的儿子的同事庞先生代表家属签字,让医生抓紧做手术。”

表姐易女士说,她在深圳市南山区上班,接到表弟母亲电话后,与她一起赶到坪山区人民医院,后来在ICU见到了他。

然而,手术后至8月11日住院期间,王奥纪处于持续昏迷状态,医生用呼吸机辅助他通气,后来他双侧瞳孔散大,直接、间接对光反射消失。

8月12日晚上7:40左右,王奥纪在无明显诱因下心率下降至55次/分,血压及血氧饱和度测不出,经抢救无效于当晚8:45宣告去世,生命被定格在23岁,遗体存放在深圳市殡仪馆,至今尚未火化。

尸检报告显示他系自发性颅内出血致多器官衰竭死亡

家属称如何晕倒至今成谜

事后,深圳市谐和医患关系协调中心人民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医调委)接到关于王奥纪与葵涌人民医院的医疗纠纷调解申请,立案受理后,委托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对他的死亡原因进行鉴定。

8月18日,该鉴定中心鉴定时发现王奥纪除医源性损伤外,其余体表及内部器官未发现机械性损伤征象。

9月18日,该鉴定中心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称,王奥纪符合在拔牙术后,因自发性颅内出血致中枢神经系统功能障碍,虽经手术等积极治疗,终因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

王奥纪的表姐易女士称,表弟身体一直非常健康,事发前一个月单位体检时也显示一切正常,他们怀疑葵涌人民医院在治疗过程中存在医疗过错。

她说,该医院的过道上有监控,但拔牙室和拍片室没有监控,“过道上的监控可以听到当时有砰的声音传来,我们怀疑拍片时医生操作不当导致我表弟摔倒在地头部受伤,同时手术前未作检查和风险评估,存在过错。”

针对她的说法,葵涌区人民医院则称,王奥纪是在拍片过程中发生晕厥倒在地上的,事发后他们积极抢救并转院救治。

医调委介入调解,死者家人称“索赔180万元,院方愿意支付60万”

正进一步处理

易女士称,当初表弟尸检时他们不知道要做医疗损害鉴定,也没有人提醒过他们要做这个关于因果关系的鉴定,现在医院又要求做这个,“他们当初为何不一起做呢,现在家人商量后最终才能决定。”

她说,事后找人测算了一下总体赔付费用是260余万,他们自身愿担责3成,要求葵涌人民医院担责7成,“他们应赔偿180万,但截至目前对方只愿意赔偿60万。”

对此,葵涌人民医院相关人士则称,事发后深圳市大鹏新区教育和卫生健康局亦介入调查,现在的主要问题是通过医疗损害鉴定来进一步明确各自责任。

医调委相关人士称,当时医生拔牙是遵守了诊疗规范的,他们也明确告知了死者家属关于做尸检和医疗损害鉴定的事,“就整个事件来看,我们初步判断,死亡与拔牙之间没有直接因果关系。”

至于易女士说的该医院同意赔偿60万一事,院方和医调委对此没有作正面回应。

目前,深圳市大鹏新区教育和卫生健康局正在调查处理此事。

文章关键词:医生,王奥,&ldquo,&rdquo,深圳市 责编:映小象

相关阅读 换一换

慢新闻

深圳龙华“暴雨天浇花”引争议,回应来了 深圳龙华“暴雨天浇花”引争议,回应来了

大象陪办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