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国内国际  > 正文

女巨人小莫去世,有人闯进家中直播,逝后粉丝增长上万

2024-01-30 09:00:17   来源:九派新闻

身高2.3米的网红“湖南第一女巨人”小莫逝世引发关注。在乡政府的帮助下,小莫最近已入土为安。

与此同时,她的家人也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双方的相处方式、家人对小莫的关照统统被大众指摘,一时间,网上骂声一片。

小莫的二叔莫树对这份谩骂感到不解,“小莫常觉得自己命苦。”他认同小莫的感受,但也认为这个家已经给予了她力所能及的爱。

莫树从未想过侄女会突然离世,上个月,小莫才刚过完23岁生日。尽管在她13岁那年,医生就曾说过患上这种病寿命不会长。他更不会想到在她下葬之后,会有那么多网红来一遍遍地打扰,想做直播,想家属配合拍视频,想知道她的墓。

长大后的小莫,在奶奶的搀扶下,去照相馆为自己拍的艺术照。 图/九派新闻 黄家樑 翻拍

【1】客厅是厨房也是鸡窝

15日晚上8时许,奶奶莫珍为小莫梳完头,小莫吃了一点阿莫西林和退烧药就睡下了。以往都是她自己梳头,这几天感冒发烧,迟迟没好,所以很多事情就由72岁的奶奶帮忙。

小莫身高2.3米,睡在用硬木板加宽了20厘米、长2.4米的床的最外侧。睡在中间的是奶奶,从躺下后就一直牵着她的手,表妹睡在最里面。

小莫的床,由于她身高2.3米,床头用木板加宽了20厘米。 图/九派新闻 黄家樑

深夜12时许,小莫坐了起来,低着头,面容痛苦。莫珍问这样坐着会不会不舒服,努力搬动她让她躺下。小莫一直沉默着,直到1时许,在一片哭声中,她在睡梦中逝去。

奶奶牵着小莫的手不仅没有松开,反而更牢,一连几个小时,她边哭边喊“不要走”。

彼时,在深圳打工的小莫的父亲和二叔莫树在睡梦中被电话铃声吵醒,他们火急火燎地找到一位跑长途的老乡,包下他的车,连夜往邵阳丰田乡的家中赶,回到家已经是中午11时许。

小莫遗体火化完的第三天,父亲回了深圳,“他太伤心了,就先上(深圳工作)去了。”莫树说,他要在家陪着母亲,怕她孤独,一不小心跟着小莫一块去了。

莫树今年35岁,孑然一身,“如果不是小莫去世了,我过年不会回家,要回也是年后回。”自认为混得不好,他怕村里人说闲话。

他坐在客厅的暖桌旁,不时看一眼对面的母亲。屋子里灯光昏暗,客厅既是厨房也是鸡窝,莫珍养了7只鸡,鸡和人一起生活。莫树就是在这里与小莫一起生活,长大,直到他16岁外出打工。

邵阳刚下了一场大雪,下了4天,水管被冻了3天。二楼屋檐的积雪在融化,后门一直滴答滴答,像一场雨。

在莫树和小莫的眼中,从一出生起,命运就对小莫不好。

【2】曾被同学欺负,她也不会还手

小莫名“慧丽”,寓意“聪明、美丽”。出生一个月后,母亲丢下她走了。

“父母闹了矛盾,离婚了。”莫树说,大哥常年在外打工,逢过年才回家一趟,小莫从8个月起就由奶奶一手带大。

她从小就比同龄人的孩子高出一个头多,自己会常常念叨,“为什么(我)会长这么高?”五六岁时,家人带小莫去医院做检查,检查结果为“巨人症”。

在学校里,同学不怎么和她玩,小莫很少出教室,因为她太高。有同学欺负她,她也不会还手。“因为她太老实。”莫树说。

有一次莫树过年回家,看到邻居家的小孩打一下她就跑,他问小莫,“你比他高,比他大只,怎么不还手呢?”

13岁那年过完年后,父亲决定带着小莫去邵阳市的医院做手术。那时小莫已经1.86米。

小莫对这次手术期待已久,家里人记得,她说,做了之后要是不继续长那么高就好了,还带着一点天真,希望能变矮一点,“我做完手术就好了。”

然而手术的效果不尽如人意。在医院治疗了将近半年出院后,小莫的身高依然异常增长,并且双腿变形,腰部侧弯,走路变得迟缓。更不清楚是什么原因,还影响到了眼睛。从此世界和家人在她的眼中开始慢慢变得模糊。

小莫每天摸着墙进出房间,手机调成关怀模式,用语音播报,要不就紧贴右眼,用力地看。

爷爷不喜欢小莫,将莫树娶不到老婆的原因归咎到她身上;小莫也不喜欢爷爷,觉得他唠叨,对她态度不好。爷爷奶奶常因为她而吵架,当然,这种所谓的“不喜欢”,其实是一般家庭常见的小情绪。

穿衣也成问题,衣服要买男士最大号,或是父亲去网上给她定制,鞋子实在找不到合适的码数,奶奶卸下车轮的皮给她纳鞋。

手术后,因为跟不上学校的课程,小莫没再上学。她也很少去找以前的朋友们玩,“她那么大,占着人家地方,人家不方便。”莫树说,而且侄女没读过什么书,家长也怕她“带坏自己的小孩”。

但附近的老人很喜欢她,小莫会在短视频上学习舞蹈,教她们跳舞。除了很少出门外,“乖巧”“懂事”“话少”是许多邻居对小莫的印象。

每天从地里干完活,莫珍要给小莫做饭。去哪里都搀着她的手臂一起走,甚至到外地拍短视频也会一起。“她长得高,看着下面,像是晃动的一样,走路的话,怕得很。”莫珍说。

当小莫有很多想不开的时候,莫树会开解她,“不要这么想不开,你要是寻死的话,奶奶怎么办?”

为了让她自食其力,莫树曾让小莫在自己开的小卖部打下手。后来,他去深圳打工,小莫在隔壁开了小卖部,卖些花和小玩意儿,但店里生意不好,挣不到钱,开了没多久就关了。

怕她和奶奶在家里无聊,莫树又带着她接触了短视频平台,希望她能记录下自己的生活。小莫头脑灵活,学习能力强,很快学会了如何制作短视频,直至逝世,她已经拥有了14.8万粉丝。

去世的消息被媒体报道后,小莫个人社交账号粉丝数量在5天内增长到16万,莫树和家人们的一举一动都被网络世界所关注,小莫更“火”了。

【3】“每个人都没有过过生日”

1月24日,在当地乡政府的帮助下,小莫入土为安。

两天后,莫树接到了一通电话,是一位自称志愿者的人打来的,一个叫王罕的中年男子,在短视频平台有着22万粉丝的网红,内容是做公益。他前一天来过,想要莫树拍一条回应小莫死亡的短视频。

莫树说,死者已经入土为安,让他可以这样跟网友和粉丝们讲,但不想家里人出面拍视频回应。

“什么叫遮遮掩掩?你这么说我就不喜欢了。我说你一句,就说你给人家过个生日,你都发在网上,好像就你一个人关心她一样,你给她拿什么,你就是给她买了一个生日蛋糕,然后你就发到网上,你在这里蹭流量,我都不想说你了,你这样说的话……”莫树在电话里说着,愤怒地哭了起来。

小莫与王罕的相识是在互联网。王罕添加上小莫,想带着一些为她定制的衣服来看望她。去年12月,王罕和一些网友给小莫买了蛋糕,来到她家中给她过生日。还给了小莫生日红包,据王罕说是600元,而莫树称小莫告诉他是200元。

这些都被王罕拍下,做成短视频,发布在网络平台上,并获得了大量的点赞和评论。

在电话里不欢而散后,过了1小时23分钟,王罕和另一个人来了。他说在电话里,莫树骂了他,他想要来讨个说法。

莫树站了起来,生气于对方的转述使得有网友说小莫家里人不关心她,甚至没有给她过过生日。

“我家是没给她过过生日,我家每个人都没有过过生日。”莫树说。

双方争论了接近一个小时,在小莫死后,屋子里便没有过如此响的人的声音了,偶尔一只公鸡会朝着天空尖声打鸣。

莫树沉默寡言的父亲也被惊动了,他手里拿着砍好的木头,大声而模糊地说着什么。母亲莫珍也希望两人不要再吵,着急地站在一旁,嘴里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我给她钱她不要,这个衣服是他(旁边一同来的人)赞助的,那一套衣服你说一下,要不要大几百上千块,她那么大的体积了,我们不是说钱的事情。”王罕说。

“那你现在想干嘛?”莫树问。

“家属做个回应。”王罕说。

王罕想知道小莫的墓地在哪里,称想要去拜祭她。莫树再一次拒绝,说如果真心想去拜祭的话,他很欢迎,但如果是想去直播拍视频的话,他拒绝。他问对方,是不是和几天前那伙举着手机闯到家里直播,被母亲赶出去的人是一起的?

王罕说不认识那伙人,他不做直播,别把他也想成那类人。

再次不欢而散后,王罕给莫树发了一条信息,说他不懂得感恩,对他们家很失望。

傍晚,暮色闯进屋子里,莫树低着头久久地看着手机上的信息,内心还是有点在意,不知道如何去回复。

1月28日,王罕在自媒体上发布了一条视频,标题为:“女巨人小莫”离世,亲叔叔首次回应。声音从1月26日他们的微信通话录音中截取,“现在那些东西(葬礼)都已经弄好了,你们让网友放心就可以了。”

视频的最后,王罕拿着一束康乃馨来到山中,摆放两个花圈,为她烧纸钱和没来得及送出去的衣服。

莫树说,那里不是小莫的墓地。

【4】香港热心人帮筹款买了一辆三轮车

“湖南第一女巨人身高2米3”,小莫几乎在每个短视频中都打出类似的标题,但又为自己的身高自卑。

她害怕被人围观,2021年发布的一条视频中,她提到,“有的时候我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唉,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让我长得这么高、这么显眼呢?老天爷给了我生命,但是又给了我数不清的烦恼。”

只有在拍视频时,小莫才会出门。“她挺喜欢出去的。”莫树回忆,每次出门回来,她都会和家人分享。

在莫树的印象中,小莫拍视频没赚到什么钱。有自媒体邀请她一起拍摄时,会给一两百块钱,或是一些吃的。两个平台的社交账号中,其中一个因为设置了密码无法打开,另一个账户里,只有77.46元。

别人给她的钱,她都存起来,放在小姑那里。直到去世,她一共攒了7000元,这笔钱打给了她父亲,用于操办后事。

小莫生前,一个自媒体邀请她去拍短视频,拍摄完毕后把她晾在了旅馆里。她行动不便,只好拜托旅馆老板托着她出门,自己在手机上打了车回家。“下次不和他们拍了。”

也有对她好的人。小莫出门不方便,一位来自香港的热心人士就帮忙筹款买了一辆三轮车,作为交换,小莫帮他们拍了视频。

小莫还在短视频平台上结识了一位贵州的“干妈”,对方觉得她脸型方长、性格内敛,和自己的小女儿很像。远在700多公里外的关心便时常从屏幕另一边传来,看小莫家里还在用半自动洗衣机,“干妈”给她转来2300块钱,让她换个全自动的,也常常给她寄去当地特产和生活用品。

更重要的是,莫树觉得,“她是真的在关心小莫,没有用她在网上博流量。”小莫葬礼当天,莫树开着视频通话,给她说了全过程。

两三年前,小莫开始领低保,加上残疾人补贴,每月约300元,莫珍每月也有200多元的低保。

除了在外打工的子女,家里的经济来源主要依靠莫珍,山里种的、家里用的都是她在操持。不到五亩地,种了花生、玉米、红薯、大豆和水稻。

但莫珍现在已经无暇顾及。小莫去世后,她常常晃神,没人陪着时总是发呆,饭也忘了吃。附近交好的邻居怕她想不开,常常到莫珍家里陪伴。

莫树正在做晚饭。图/九派新闻 黄家樑

1月14日,小莫开始觉得不太舒服,有发热症状。

次日,吃过药却迟迟不见好。小莫感觉症状更严重之后,疑为引发相关病症并发,在网上最后一次跟小姑聊天,称自己准备第二天去医院。

但在凌晨1点,小莫再也没有醒来。

(以上人物均为化名。)

文章关键词:小莫,&rdquo,&ldquo,莫树,视频 责编:映小象

相关阅读 换一换

慢新闻

南京网约车司机拒载日本乘客?假的! 南京网约车司机拒载日本乘客?假的!

大象陪办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