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合作  > 正文

拳拳之情在此凝聚 ——记郑州客运段暑期运输工作

2023-08-20 16:46:11   来源:映象网

面对今年暑期运输的大客流,担当着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公司251.5对(临客19.5对)列车值乘任务的郑州客运段,面对前所未有的暴雨灾害、台风肆虐、地震影响,众志成城,迎难而上,平均日运输旅客50多万人,确保了暑期运输的顺利推进,不仅让旅客走得了,而且走得好。和2019年相比,运输旅客、补票收入、旅客表扬分别增长30%、28%、16%;旅客投诉下降27%。郑州客运段在乘务职工没有增加一人的情况下,是如何超额完成这项指标的呢?笔者经过到现场采访,采撷到几朵浪花,也许正是这些浪花凝聚起的力量组成了攻坚克难的铜墙铁壁。

孙炳全:上班9年回过5次家

“小孙,4年没回家了,在暑运前回去看看爸妈吧?”高铁一队队长张丽斌有个随身携带的小本本,205名职工、67名列车长,谁家有困难,谁多长时间没休过假,小本本上都记得很清楚。

6月中旬,张队长专门找到京广4组列车长孙炳全,让他公休。但是,小孙却没同意,说到11月份客流小的时候再考虑吧。就这样,在今年暑运中,他带领班组以优质服务迎战大客流,跑完图定车再主动套跑临客,运输旅客20多万人,补办票款8万多元,收到旅客表扬23次。

小孙9年前,一上班就在高铁一队,有多少老车长家里有困难,有多少新车长刚带班组时间不长,新招聘的人什么时候报到,车队在什么时候人最紧张等,他对车队内部情况最清楚,所有他知道自己该什么时候休假最合适。

难道是孙炳全不想家吗?他家在辽宁省朝阳市建平县叶柏镇,在这个集体,他离家最远,回一次家得倒5次车,用时9个多小时。他已经4年没回家了,2021年,爷爷、奶奶相继去世,因为疫情,他也没能回去。每当他下班摘下列车长臂章,脱下工装,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就特别想家,想吃妈妈做的饭,想看看把自己看大的姥姥姥爷,想和发小一起疯一疯。一次出乘,同事送给他一张油饼,说是他妈妈刚烙的。小孙立即眼睛湿润了,他羡慕同事每天能吃上妈妈做的饭。连邻居都问妈妈:咋很多年没见你儿子了?然而,孙炳全更多考虑的是铁路这个大联动机,挂念的是车队和同事家的难处。他说,27岁的他还小,以后会越来越好。

冯志宾:不再操心老家的七亩六分地

今年57岁的海口车队一组列车员冯志宾,家住河南省鹤壁市淇县西岗镇西岗村,两个儿子加儿媳妇、孙女、孙子,家里一共9口人,种有七亩六分地。因为老家经济条件不好,为了生存,两个儿子和媳妇儿在外地打工,照顾3个孙女孙子和地里的活就都留给了老伴。冯志宾心疼老伴,跑车回来,就回老家助老伴一臂之力。

可是,通过3年疫情的经历,老冯充分感受到了铁路这个岗位的优势,更加珍惜这个岗位。暑期到来之前,客流就一浪高于一浪,老冯就觉得今年的暑期运输是一场硬仗,自己绝对不能拉后腿。为此,他通过琢磨策划了一个活动,于6月27日通过腾讯会议的形式,主持召开了家庭会议。会议围绕如何处理好小家和铁路这个大家的关系,进行了广泛讨论,最后决定,两个儿子轮流外出打工,保证有一人在家务农。老冯自己则解脱了出来,在车队要了个单身宿舍,下班就在宿舍好好休息,学习业务。

海口车队担当的k457/8次列车运营线路长、劳动强度大,大家戏称是“两个始发看太阳,两个终到看月亮"。因为该线路在新乡始发是13时20分,在海口始发14时10分,正是太阳直射让人睁不开眼,车内温度达到40多度。两个终到,指的是终到新乡23点59分,终到海口凌晨4点18分,人们都在睡梦中。在暑运中,冯志宾看的是7号卧铺车,他除了完成职责内的工作,还利用大区间把调皮好动的孩子召呼到一起,针对儿童乘车中容易发生的摔伤、烫伤等安全隐患,进行通俗易懂的方式讲解,让孩子们快速明白了列车车上哪些部位不能碰,哪些东西不能动,哪些动作有危险。连续2趟车,老冯的车厢被评为红旗车厢。

石儒松:说服医生早出院上战场

“石师傅,你不要命了?不是交待您身体完全恢复了再走车吗?”

“车长,没事,球囊放到血管里,血液循环立马流动正常了,不信,我蹦蹦你看!还有,我需要吃的药都带齐了”。

8月13日7时30分,日照车队1组在段部院内集合,准备担当洛阳至山海关的Y152/3次旅游专列,列车长正要点名,突然发现列车员石儒松来出乘了,于是对他大发脾气。

原来,今年56岁的石儒松是日照车队一组列车员,该班组在担当7月份的旅游专列中,因为天气异常、列车晚点,石儒松感到呼吸异常。退乘后,他到医院一检查,心脏左侧血管堵塞80%,大夫立即让他住院,做了冠脉球囊手术。手术之后,车长和车队干部都嘱咐他,好好休息,等身体完成恢复了,再上班。但是,手术过后的8月12日,他在车班的微信群里得知班组又有了新的任务,考虑车班人员紧张,就说服了老伴跑到单位出乘了。

“出来旅游的游客,都是花钱买个好心情。不能因为我们的服务不到位,影响游客的心情。”石儒松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从8月13日到20日,石儒松没有离开过自己负责的车厢,车开了,他就不停服务在车厢;游客下车了,他就把车厢打扫了一遍又一遍,汗水常常把衣服湿透。

李姣:精细化服务赢得的表扬信

7月10日,一封表扬信从国铁集团转到了郑州客运段党委,党委书记立即做了批示,向该职工提出表扬。原来感谢信是旅客表扬高铁四队宜桂5组列车长李姣的。

7月5日,该旅客肖学雷要从汉口站乘坐的G2031次到宜昌,出发前,因为预留的时间非常紧,导致右手手背刚被开水烫伤,烫伤后没有顾上治疗就急急忙忙上了车,他是这趟车最后一个上车的旅客,显得很尴尬。

旅客肖学雷上车后,方才感受到了被烫的右手手背火辣辣般的疼痛。正在难熬和茫然之际,他看见了列车长李姣佩戴的党徽,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询问车上是否有配备的药物。李姣立即过去看了看其烫伤的手背,像一个专业的医生一样,询问了被烫伤的过程,然后斩钉截铁地对他说:“放心,我是培训过的红十字救护员,我给您治疗!”于是,李车长带他到车厢一头的水池,用凉水慢慢冲洗创面。因为烫伤需要持续物理降温,用凉水冲了10分钟后,李车长让餐服长陈玉路从冰柜里拿出一瓶矿泉水和一个塑料袋,把冰凉的矿泉水倒进塑料袋,用装着冰水的塑料袋放在手背上持续降温。经过冷水降温处理后,李娇用纱布擦干创面,均匀涂上了一层药膏,之后又用纱布进行了包扎。很快,该旅客说疼痛感减轻了很多。

该旅客没有想到,乘坐郑州的高铁还能享受到这样精细的服务,感激之余写了感谢信寄到了国铁集团。

韩希真:病魔压不跨的坚强女孩

“大叔,不用担心,有我呢!”7月13日,高铁一队郑太10组列车员韩希真发现一旅客行李多,正在为下车发愁,立即帮助他从行李架上拿下行李,又送到地道口。可是,当她回到车厢,感觉脚痛的厉害,赶紧吃了一片特效药。这一幕正好被巡视过来的列车长郑虹发现,郑车长耐心地劝她:“小韩呀,我说多次了,不是不让你帮助旅客,咱身体正在治疗,首先要呵护好自己的身体。”

韩希真自从2017年成为高姐后,觉得能用自己的劳动为别人换来满意,能用自己的热情给旅客带来美好的感受,就很快喜欢上了这份工作。于是她对自己的工作标准要求很高,很快成为车队的骨干,被调到走京郑的标杆车。

今年5月份的一天,30岁的韩希真突然走不成路了,经过住院检查,她患的是强直性脊柱炎。经过治疗,病情有所缓解,但是需要长期服药。今年暑运开始后,韩希真得知车队人员紧张,就提前上班了。因为该病症不好治疗,需要长期和病魔作斗争,小韩每趟走车前都需要花890元打一针特效药维持。车队考虑她的病情,把她安排到了劳动强度较小的郑太线路,但是她依然进京标杆车的标准要求自己,遇到重点旅客就把自己的病情甩在脑后,把旅客当亲人帮扶到位,今年暑运以来,先后有12名旅客找到列车长让表扬她。

不畏浮云遮望眼,击浪沧海扬云帆。郑州客运段是一支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队伍;是一支来之能战、战之必胜的队伍,相信他们有信心、有决心、有能力迎接后面的大考,向中国铁路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陈有会)

文章关键词:旅客,车队,列车长,&ldquo,&rdquo 责编:杨薇薇

相关阅读 换一换

慢新闻

广西多地出现奇葩交通罚单?假的! 广西多地出现奇葩交通罚单?假的!

大象陪办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