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热点 > 正文

网店错标价格被"薅"垮?有些羊毛薅不得

2019年11月08日10:00  来源:红星新闻

5034

近日,网传一名B站(哔哩哔哩弹幕网)UP主“路人A-”带领自己的关注者,以4500斤/26元的每单价格在一家名为“果小云旗舰店”的淘宝店铺下了大量脐橙订单,即所谓的“薅羊毛”行为。事后,该淘宝店主在店面首页发布公告称,自己误操作导致标题详情设置错误,却引来了大量订单,现在不仅无法正常发货,还被已经下过订单的买家投诉,遂请求已经下单的买家进行退款。

  “果小云旗舰店”淘宝店首页公告 图据网络

  11月7日,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羊毛党”成员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说,这种“薅羊毛”行为在他们圈内叫做“上车”,而这种因为价格设置错误导致的“薅羊毛”行为则被称为“上bug车”。他还告诉红星新闻,这种所谓的“上bug车”,“羊毛党”们根本不指望淘宝店主会真的按照错误标价发货,而是一旦淘宝店主无法发货,他们就可以向淘宝投诉,一旦投诉成功,就会获得一笔基于订单价格一定比例的赔偿金。

  11月7日,淘宝在微博发布公告称:“在发现异常情况后,已经第一时间把这家店‘保护’起来,以避免更大损失。” 淘宝还承诺:“将在法律、规则允许的情况下,尽最大可能减少各方损失。”

微信截图_20191107171949.png

  哔哩哔哩弹幕网微博截图

  同日,哔哩哔哩弹幕网也于微博发布公告称:“用户本人(路人A-)承认其错误行为,并就此事深刻反省并道歉,承诺将努力弥补自己的错误。”哔哩哔哩弹幕网还表示,目前已经封禁该用户账号,直至其妥善处理本次事件。

  北京京谷律师事务所主任李长青告诉红星新闻,任何买家从点击下单后便等于跟卖家签订了一份交易合同,所以此情况可参照“合同法重大误解规定”,店主其实可以依法要求变更或撤销交易合同。

  “羊毛党”薅垮了一家淘宝店?

  淘宝称已第一时间“保护”该店

  6日,B站用户“小帅喵萌萌哒”发布专栏文章,称知名UP主“路人A-”带领自己的关注者,以4500斤/26元的每单价格在一家名为“果小云旗舰店”的淘宝店铺下了大量订单,而由于该价格实际上是店主误操作的错误价格,所以该店铺并不能以此价格进行发货,而由于淘宝平台的相关机制限制,使得该淘宝店不得不支付买家大量赔偿金。

微信图片_20191107181730.jpg

  图据“电商零壹社”微信公号

  据自媒体“电商零壹社”报道,从最早流出的截图中可以看到,该店铺的一个脐橙链接相关数据出现严重设置失误,标题中写的虽然是“10斤脐橙”,但其参数却设置成了“净含量4500斤”。随后,此情况被所谓的“羊毛党”知悉,开始裂变传播,并引来大量下单。

  “电商零壹社”分析称,按照此情况发展下去,商家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按照4500斤/26元的每单价格发货,要么就不发货。但如果不发货的话,一旦到了设定的发货时间,买家将有权申请退款并申请赔付。

微信图片_20191107173100.png

  红星新闻记者查询了淘宝网关于违背承诺实施细则,其中第四十一条表示:卖家违背发货时间、交易价格、运送方式等承诺的,须向买家支付该商品实际成交金额的10%作为违约金,且赔付金额最高不超过100元,最低不少于5元,特殊商品除外。卖家未在淘宝网判定投诉成立前主动支付违约金的,除须向买家支付违约金外,还须向淘宝网支付同等金额的违约金。

  “小帅喵萌萌哒”的专栏文章称,B站UP主“路人A-”在发现该bug后,在群中发布投诉商家“虚假宣传”成功,并获取了432元赔付保证金的截图。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此处作者“小帅喵萌萌哒”使用的说法为投诉赔付,而不是退款赔付。

  一位淘宝店主告诉红星新闻,投诉赔付的规则与退款赔付并不相同,其赔付比例会上升至30%,上限不超过500元,而这笔钱的来源则是开设淘宝店所需先行垫付的一笔保证金。

  事发后,“果小云旗舰店”店主在店铺首页发布公告称,由于自己对店铺操作失误,设置错了标题详情,导致一晚上店铺被拍下了几万单,发不了货,涉及金额达700万。店主还称,该淘宝店的实际经营者为自己和叔叔两人,而这家淘宝店开店的钱是凑来的,实在无力承担被投诉的风险,“给我叔叔留一条活路吧”。

  11月7日,淘宝于微博发布公告称:“在发现异常情况后,已经第一时间把这家店‘保护’起来,以避免更大损失。” 淘宝还承诺:“将在法律、规则允许的情况下,尽最大可能减少各方损失。”截至红星新闻发稿,该店铺仍处于无法被搜索到的状态。

  淘宝公关部门相关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目前他们已经与店铺老板取得联系,正在友好协商处理此事。

  B站当事UP主已被封号  

  前“羊毛党”成员揭秘:投诉成功可获赔偿金

  这一事件引起舆论关注,多个社交媒体的用户均称上文中提到的B站UP主“路人A-”为事件诱发者。11月6日,“路人A-”在B站发布动态称,“果小云旗舰店”的错误价格设置情况,他只是转发而已。此外,他还称自己愿意自掏腰包赔偿卖家两万元用以止损。

微信截图_20191107150348.png

  11月6日,“路人A-” 在B站发文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羊毛党”李某某告诉红星新闻,此前他曾在所谓的“羊毛群”呆过,虽然这个群不是“路人A-”的群,但套路基本上是一致的。而这种因为价格设置错误导致的“薅羊毛”行为,被大家叫做“上bug车”或者“撸条子”。李某某还说,“羊毛党”们根本不指望淘宝店主会真的按照错误标价发货,而是一旦淘宝店主无法发货,他们就可以以此情况向淘宝进行投诉,一旦投诉成功就会获得一笔赔偿金。

  那具体流程是怎样呢?李某某说,虽然电商平台的卖家浩如烟海,但是“羊毛党”的数量也不少,只要有一个人发现了这种bug价,他就可以反馈给群主,然后群主会把消息通知大家,“接下来,怂恿大家大批量地拍下,然后鼓动他们向电商平台举报以得到补偿”。

  “我就在群里呆了10天,原本以为是能有点优惠券之类的小便宜,结果越看越觉得不正常,就退群了。”李某某说,自己在退群之前截图保存了证据,然后举报了他所在的那个,目前他曾在的那个“薅羊毛”群已经无法被搜索到了。

  11月7日下午,哔哩哔哩弹幕网在微博发布公告:“用户本人(路人A-)承认其错误行为,并就此事深刻反省并道歉,承诺将努力弥补自己的错误。”哔哩哔哩弹幕网还表示,目前已经封禁该用户账号,直至其妥善处理本次事件。

  律师说法

  重大误解,相关合同可以依法变更或撤销

  北京京谷律师事务所主任李长青告诉红星新闻,任何买家从点击下单后便等于跟卖家签订了一份交易合同,所以上述情况可参照“合同法重大误解规定”:店主可以依法要求变更或撤销交易合同。

微信截图_20191107174736.png

  合同法截图

  红星新闻记者查阅《合同法》后注意到,第五十四条规定:“下列合同,当事人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一)因重大误解订立的;(二)在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的。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当事人请求变更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不得撤销。”

  至于什么是“重大误解”,可以从1988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71条规定中得到部分解释:“行为人因对行为的性质、对方当事人、标的物的品种、质量、规格和数量等的错误认识,使行为的后果与自己的意思相悖,并造成较大损失的,可以认定为重大误解。”

  四川凡高律师事务所林小明律师认为,店家的失误操作不是其真实意思的表达,是可以要求撤销合同的。从购买者的角度来说,发现漏洞并利用漏洞,其行为已构成不当得利,应当予以返还,采取退货等措施避免进一步损害店家的利益。从第三方平台来说,应当建立更为公平合理的评价和处置机制,允许店家进行相应申诉。

  红星新闻记者 严雨程 赵倩 北京报道

文章关键词:群主 被拍 网店 赔偿金 合同法 薅羊毛 责编:林瑶
5034

相关阅读 换一换

  • 非法送养暗黑链:有的未出生被预定 一个孩子几万元起

    2019年12月,新京报记者和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伪装成买家和张霞接触,上官正义自称家在南方,家庭条件不错。上官正义向新京报记者回忆,当年他以买家的身份在一个贩婴群里潜伏了两年,一直关注着群里的动态。

  • 战“疫”日记|坚守“群主”岗位 做好患者健康“守护者”

    ”  前些天,病区中的患者越来越少,但武汉泰康同济医院感染二科的“医患交流微信群”却越来越热闹了。在病区批量收治患者当天,科室一下收治了50余名患者,为了方便与患者沟通联系,病区专门组建了一个“A区七楼医患群”,孙建国从那天起当上了“群主”,24小时在线。

  • 韩“N号房”事件嫌犯接受检方调查,没有律师愿为其辩护

    【环球时报驻韩国特约记者 刘媛 回去报特约记者 金惠真】因涉嫌性剥削儿童并传播色情视频而被移交检方的“N号房”事件嫌犯赵周斌,26日首次接受检方调查。《朝鲜日报》26日称,“N号房”事件主犯赵周斌(网名为“博士”)于当天上午接受检方调查。

  • 基层治理,从抗疫中学到什么

    制度的优势和治理的短板,在应对突发重大事件的时候,往往体现得更加充分。2月10日,下沉到德望社区的武汉市园林局职工杨丽青在调试播放防疫事项的扩音喇叭。新华社记者 李贺 摄  吕德文:我印象最深的是机关干部下沉一线,支援基层疫情防控。

  • 服务全天候 打通返岗路(积极有序推进复工复产)

    3月18日,是吉林省松原市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两家子村40岁农民双亮外出务工“满月”的日子。正月初三,吉林省就着手开展摸排工作,测算出全省节前返乡农民工约30.7万人,尚未返岗复工的农民工约14.4万人,其中省内约4.5万人,跨省约9.9万人。

慢新闻

新增无症状感染者,出省武汉人被默认为红码?并非如此 新增无症状感染者,出省武汉人被默认为红码?并非如此

推荐视频

i新闻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