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融媒热头条 > 正文

新闻调查丨十五年后的你

2020年09月13日21:32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5034

  15年前,我国有近50万农村孤儿,其中20万孤儿的生活没有得到制度性的保障。当时,《新闻调查》记者在云南对孤儿的救助情况进行了调查。2005年,孤儿莫光泽、莫光辉兄弟俩,和爷爷生活在一起;孤儿金凹洪、金贺英、金老三兄妹独立生活;孤儿代艳梅借养在邻居家里。

  莫光辉、莫光泽的父亲病逝后,母亲也离开了他们。之后哥俩和70多岁的爷爷相依为命,艰难生活,爷爷年纪大了,许多家务活力不从心,哥哥光泽承担了家里的大部分体力活,喂猪、打猪草、砍柴,样样能干。光辉、光泽和爷爷的生活没有稳定的保障,爷爷对两个孙子的生活及前途非常担忧。

  莫光泽小学毕业的时候,就决定不再上中学。《新闻调查》“等待救助的孤儿”节目播出以后,光泽在当地有关部门的帮助下,得以免除学费,重新回到课堂,最终读到初中毕业,虽然拿到了高中毕业证,但最终未去,而弟弟光辉初中没有毕业就辍学了。原因都是想为家里多分担一点。

  初中毕业后,光泽开始在家里附近的建筑工地打工,他想尽快挣到钱,为爷爷减轻生活的负担。但在一天打工结束后,遭遇车祸导致肝脏破裂。18岁开始,光泽远离家乡去广东打工,以后他还去过内蒙古、湖南等地打工。

  弟弟光辉和哥哥光泽一样,最初在家乡打工,后来也去了外地打工。光泽、光辉都在外打工,家里的经济状况得到了改善。但是长时间外出,兄弟俩和爷爷一年到头聚少离多,无论走到哪里,兄弟俩都时时牵挂着家里的爷爷。

  2018年爷爷病重,光泽赶回了家,在爷爷即将告别这个世界前,光泽和在外打工认识的傣族姑娘钱相英举行了婚礼。

  据了解,截至2019年,孤儿光泽、光辉生活的贺勐村,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12000多元,现在全村827户都已经脱贫。

  光泽马上准备去外地打工了,兄弟俩日常也难得见面。光泽说,一边生活,一边苦,慢慢来,生活会好的。

  金凹洪的父亲因吸毒去世后,母亲在巨大的精神和经济压力下远走他乡,金家留下三个未成年的孩子,他们的生活陷入困境。由于父亲吸毒,金凹洪只上了两三个月学,金贺英只上了几天,而弟弟金老三则一天都不曾读过书。金贺英当年上了几天的学,然后就去家里附近的餐馆打工补贴兄妹三人的家用。

  15年过去了,当年的孤儿已经长大成人,他们在努力把日子过得越来越好,由于毒品和贫困的影响,金老三没有上过一天学,10多年来他主要靠帮别人砍甘蔗、做农活维持生活。如今,成家以后的金老三和媳妇一起种了3亩多地,有时也外出打些零工。金老三说,除了种地以外,如果有开铲车的活,一个月还能挣四五千元。

  现在,金贺英有了自己的小家,为了盖新房,她远去江苏打工。结婚后,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现在已经上初中一年级了。

  代艳梅不到十岁时,父母相继病逝,孤苦无依的小艳梅幸运地被杜永芬收留了。

  杜永芬已有两个女儿,艳梅的到来给这个家庭增加了不少的开销。她的丈夫出外打工,每年挣回一千多元钱来维持全家的日常开销,而三个孩子一开学就得花出700多元。艳梅在杜永芬家一待就是8年,日子过得虽然艰难,但杜永芬用她乐观、坚韧、不放弃的生活态度支撑着这个家。

  15年后,当记者再次到访,代艳梅已经结婚,有了两个孩子,丈夫经常外出打工,平常她就和女儿、婆婆一起生活。随着两个女儿慢慢长大,代艳梅现在在附近的农家乐打工。代艳梅刚到农家乐的时候,做了几个月的服务员,现在她开始学习配菜。

  曾经是建档立卡贫困户的杜永芬家,现在已经脱贫。两个女儿和代艳梅已经成家,杜永芬的生活负担慢慢减轻。由于杜永芬热心公共事务,她被村民选为新乐村代家寨的村民小组长。

  2005年,我国的孤儿救助政策还不完善,孤儿救助政策没有制度性保障,当时采访的孤儿中,只有金家三兄妹因为家长吸毒去世的特殊原因,能够得到政府发放的每月每人50元的生活费。

  而如今,孤儿救助政策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记者随腾冲市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进行了一次入户调查。据工作人员介绍,目前事实无人抚养儿童也纳入了孤儿保障范围,每月能得到1274块钱的生活补助,保障他们的基本生活,这相当于四个人的低保标准。

  为了建立健全我国孤儿保障体系,2010年,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加强孤儿保障工作的意见,要求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按照不低于当地平均生活的水平的原则,合理确定孤儿基本生活最低养育标准,并建立孤儿基本生活最低养育标准自然增长机制。

  2019年7月,民政部办公厅下发文件,自2019年起民政部利用彩票公益金,实施“福彩圆梦*孤儿助学工程”项目,只要是孤儿考上大学、大专等各类学校,每人每学年能够得到1万元助学金。

  记者丨敬一丹

  编导丨陈新红

  摄像丨王晓鹏 毕英汉

  录音丨呼和

  剪辑丨张小美

  解说丨姚宇军

  网络丨程晓红 张义岩

  责编丨吕亚楠

文章关键词:新闻调查 农村孤儿 光泽 2019年 2005年 爷爷 农家乐 考上大学 增长机制 编导 责编:王江龙
5034

相关阅读 换一换

  • 新闻调查丨十五年后的你

    15年前,我国有近50万农村孤儿,其中20万孤儿的生活没有得到制度性的保障。2005年,孤儿莫光泽、莫光辉兄弟俩,和爷爷生活在一起;孤儿金凹洪、金贺英、金老三兄妹独立生活;孤儿代艳梅借养在邻居家里。

  • 从外力倒逼到内心认同 上海垃圾分类实施一周年都经历了什么?

    与华悦家园距离不远的,是同属虹梅街道的惠工新村,这里早晨的垃圾厢房边则呈现着另外一番景象。通过近四年的坚持,惠工新村的居民早已不需要志愿者引导,垃圾的纯净度也位列虹梅街道榜首。

  • 教育、医疗、就业……脱贫摘帽以后 如何一一保障落实?

    2020年,脱贫攻坚的收官之年,一个个贫困县纷纷摘帽。   仅用三年时间,贵州全省完成易地扶贫搬迁188万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有150万人,95%的搬迁群众实现城镇化安置。据监测,截至2020年5月,容易返贫和容易致贫的边缘人口今年新发现了38万人,他们将和去年发现的数百万人一道,纳入监测和帮扶机制,以确保脱贫成效具有持续性。

  • 订单少了,外卖骑手老计却觉得“这样挺好”

    随着疫情防控形势积极向好,做出了巨大牺牲的武汉,终于在50多天后开始恢复生机——交通陆续恢复运行了,很多商铺也恢复营业了。外卖员 老计:恐慌基本已经没有了,营业的商家越来越多,街上的人越来越多,这所有的东西都预示着已经胜利在望了。

  • 新闻调查丨被按下暂定键的“多闻”正在重启 让我们在人间烟火中重逢

    3月15日,田书记终于结束了近一个月在自家门口漂泊的生活,精气神比之前恢复了不少,疫情期间减轻的14斤体重也在慢慢回升。为了保障社区内老人的基本生活所需,田书记依旧带领着社区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为大家采购和运送政府的爱心菜。

慢新闻

郑州会不会取消“禁摩令”?官方说法来了 郑州会不会取消“禁摩令”?官方说法来了

推荐视频

i新闻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