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豫事 > 正文

南阳市卧龙区作协副主席眼中的二月河:谦和平易、没架子

2018年12月16日14:11  来源:映象网

5034

  《身边的凌老师 心中的二月河》

   12月15日清晨,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雾霾重重,冷风徘徊。惯常在清晨起来打开手机的人们心头一惊,"二月河走了……",微信圈一条转发的非官方消息怕是不确切吧,怎么会如此突然?带着心中的疑惑和忐忑,赶紧在文友圈里发信息、打电话求证。令人遗憾的是,这个我们不愿相信的消息,很快开始在微信圈刷屏了。随即,包括人民日报、新华网在内的各种"官宣"出来,各种版本的关于二月河先生病逝的消息成了这一天的"头条",沉重得令人难以释怀。

  (图片来源:人民日报官方微博)

  于是放下手头上一切事务,匆匆赶到办公室,坐在书案旁梳理一下有些因感伤而凌乱的思绪,回忆起与先生交往的点点滴滴。

  给盗版书签名

  作为一个曾经的文学青年,我与二月河先生认识已久,也并未受到什么特别的垂爱,只是他勉励的众多普通作者中的一个。大约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他已名声"鹊起"。我刚参加工作在一家商贸公司做企划,与《南阳晚报》合办"七日小说接力赛",请包括二月河老师在内的南阳作家群代表当评委,他几乎每场必到。不论是评稿、座谈、吃饭都没有丝毫的架子,十分谦和平易。

  后来,因为《雍正王朝》电视剧的热播,让他的"三部曲"炙手可热,名气日隆。一次外地的文友托我买"康雍乾"系列小说请他签名,由于贪图便宜,不小心居然买的是盗版书。他在签名时翻着书说"因为正版书贵,才有盗版书的市场,正版书的价格要降下来呀,不然老百姓读不起书"。当时,他居然没有生气,反倒同情我这买不起正版书的"小青年"。而且丝毫没有生气埋怨的意思给那五套书都郑重地签上了"二月河"的大名。

  这可以说是我第一次与先生的近距离"亲密"接触。后来,他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多次呼吁"建议作家免税,降低图书成本",我格外能感到他那一腔发自内心的热情。

  当然,现在回想二十年前拿盗版书让先生签名,也确实不该。怪只怪自己 "未出茅庐不识天下",也确实一次拿不出几套书的钱呀。

  给无名作者写序

  由于长期在企业工作,我心中的文学梦长期停留在"业余爱好"的层次。2012年初,我辞职创业期间,抽空把以前发表的"豆腐块"结集成一本20万字的小书名曰《梅溪观澜》计划出版.文人特有的虚荣心使我想找一位名人作序,于是在文友鲁钊的陪同下,去求见二月河先生。当时,先生的身体精神尚好,处于其散文创作的一个高峰期,加之本地外地作者求作序的不在少数,先生应接不暇。他当时听了我这个多年不见的文学青年自己创业干房地产,还坚持要写书,很是惊奇,也给了不少的鼓励。随后一周内,他认真审阅了部分书稿,口授序言的大意,让鲁钊打印成文,而且仔细地对打印稿进行了修订,并在文末郑重地签上了"二月河"的名字,交给我时还问"中不中"。

  序言中夸我的话不少,诸如"…很是洗炼到位,如清水洗涤以后的衣服,一尘不染,明净直爽",让人感到脸红而又心暖。南阳作家群中,他对文学后辈的提携与勉励真是有目共睹感同身受的。据说每年他给无名文学青年签名的序言,不下几十篇,几乎来者不拒。

  就在我写本文的时侯,另一个当初的文学青年,今日网络诗坛著名诗人"梅老邪"(崔鹤),正在广州通过微信发出他的缅怀文字。其中提到"28年前那个冬天,他(二月河)主持的小南阳市(今卧龙区)文联,《卧龙》文学杂志首次聘用一个编外的文学青年。后来他(二月河)又冒着风险给我盖章,拿出100元,帮我申请并创办了南阳史上第一份民办文艺报纸《南都诗报》。……那个冬天,我每天早早上班,打开煤火炉,在炉子上坐一壶水,水壶里的水烧开的时候,他(二月河)就拿着一踏报纸杂志进来了。我给他(二月河)倒上一杯热水,把炉子的火烧得旺一点,坐在他(二月河)对面……而今又是一个冬天,忽闻噩耗传来,旧事如烟,不禁泪目潸然。"此情此景,这样的文字激起无数如我一样的文学晚辈对一位长者的敬仰。一位文学大师的离世,人们也许会慢慢忘掉他的名声和成就,而他对后人的提携和帮助,却永远不会被忘却。

  此时此刻,不断刷屏的朋友圈里,除了寥寥数语的"官宣"之外,大量的纪念缅怀二月河先生的文字在沸腾飞扬中流传,大量的是无数读者和文学青年对一位先贤和长者的绵绵追忆。

  代吴欢传书

  我与二月河先生还有一次特殊的翰墨之缘。

  那是2012年立秋之后的一次郑州之行,一次会议上偶遇戏剧家吴祖光、新凤霞的儿子吴欢先生。交谈中得知我是南阳人,就兴奋地问, "二月河"也是南阳人吧?"我答"二月河老师虽非出生于南阳,却已成为地道的南阳符号",并向他解释了二月河先生自述的"生于昔阳,长于洛阳,成就于南阳"的三阳开泰的佳话。我即兴又拨通了二月河先生的电话,他们二人在电话里称兄道弟、谈艺论文、互致问候。原来都是文化名人的他们十分熟悉,吴欢表示要给二月河写一幅字,要我带回去。

  尔后在座谈会的饭局之后,有书法家之誉的吴欢先生展纸挥毫写下"笔底春秋、善恶互见"的横幅,并附上"二月河仁兄有此气象"的题款。大抵是说二月河老师有春秋笔法的功夫吧。

  我回到南阳后,即在当年仲秋之际,把这幅字送到二月河先生家中。二月河笑迎翰墨连声称谢,并给我说吴欢是全国政协委员、名门之后,身上有着丰富的文化基因,不是我们这些"草根"可比的。还说他俩是在全国"两会"上认识的等等。后来我把这段文化名人之间的翰墨之缘,写成一篇散文《文化的彼此仰望》,发在《南阳晚报》上,还被评上了2014年度河南省报纸副刊二等奖。这也可以说是二月河先生给我的一次"加持"吧。

  而今先生已去,再想起这些过往的片段与情节,份外伤感。

  也许,先生的离去,对于文坛来讲少了一位大师,而对于与之朝昔相处的南阳人来讲,却少了一种令家乡骄傲与踏实的情缘。这个曾经温暖启迪无数后人的文学前辈和文化大师,他手提菜篮步履蹒跚的身影,何曾在南阳的街巷里隐去?

  也许在文人墨客的眼里,二月河是大师先贤,皇皇巨著"落霞三部曲",名垂青史。对于普通的文学青年来讲,他也许就是仰止的高峰与可敬可亲的长者。而在更多南阳人心中,他就是那位穿着松口布鞋,敦厚直爽的邻家大叔。虽然在报纸电视里见过,更多的是街巷菜市场里也见过,他还是住在白河岸边那栋红砖小楼的院落里,院子里翠竹依然挺拔,青菜依旧葱绿,他依然不曾走远……(于杭 )

文章关键词:南阳市卧龙区 作协 文学青年 副主席 卧龙 雍正王朝 文化的彼此仰望 南都诗报 身边的凌老师 责编:李娅
5034

相关阅读 换一换

慢新闻

灵宝一大型商超有人“抢孩子”?真相来了! 灵宝一大型商超有人“抢孩子”?真相来了!

推荐视频

i新闻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