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融媒热头条 > 正文

扛着医疗废物桶就像抱着个炸弹 | 我是志愿者

2020年03月22日15:02  来源:中国之声

5034

  我叫王宁,是湖北中油环保支援武汉志愿团队领队。1月29日,正月初五,我们12个人开着五辆医废车,带着10万个医废垃圾袋从襄阳来到武汉,支援医疗废物处理。

  我们运走了火神山医院第一车医疗废物

  装医疗废物的专用桶是明黄色的,颜色很亮、很暖,里面的东西却充满危险。我们这个行业是“非典”后发展起来的,干这行8年,我很清楚医疗废物处理是整个防御战线最后一道关卡,必须把它解决好。不及时清运、处理很有可能造成更大范围的病毒扩散或感染。

  需要我们这样专业的人来干这个专业的事。

  武汉这两天街上车开始多了些,从襄阳来的那天一路几乎看不到车,看不到人。医院的医疗废物却多得感觉运也运不完。

  当时的情况比我们预想的要严重得多。我们负责定点转运的医院,医疗废物暂停间不到半天就“爆仓”,而医疗废物停留的时间不应超过48小时。

  武汉几个处置点当时也是超负荷运转,车都会排长队,短则半小时,长则两小时,排队等车的时候,我们经常靠着车窗就睡着了。

  运送的废物中除了医护人员防护服,还包括病人的衣物、盒饭、呕吐物等。我们算得上是除了一线医务工作者之外,离传染源最近的群体之一。医生、护士分类把它们装在医废垃圾袋内,运到暂存间进行二次包扎,再放置进垃圾桶内。在不少医院,这个医疗废物暂存间离医院太平间是最近的。

  害怕,但不顶上去不行,国家有难,匹夫有责。

  以前很多人不了解我们这行,但是我们自己开玩笑说,抱着医废桶的时候,跟抱一个炸弹没有区别。

  疫情期间,很多人逐步意识到了医疗废物的危害性,知道医疗废物需要及时处置。对于我们这个行业来说,社会的认同度会高了一些,这让我很欣慰。

  火神山医院产生的第一车医疗废物是我们清运的。有一次转运途中,赶上几十台救护车拉着重症病人往火神山医院去。我们把车停在旁边,大家在车里都静静地,没人说话,就看着。

  刚开始怎么运也运不完,着急

  刚开始,五辆车,每个人都是一天12个小时以上的工作量,最多的时候有的医院跑了16趟。一台车可以装18个周转箱,由于运输车没有电动升降尾板,装卸这些医废垃圾桶只能两个人配合着扛,一个人上面拉,一个人下面抬,每个桶四、五十公斤,装满的桶有时候会达到七、八十公斤去扛去拽。一天干完,胳膊、腰,都感觉酸得不能动了,回去都能“秒睡”。

  量大的时候,周转桶紧缺,桶里装得满满的,桶盖盖不上,我们不得不直接上手摁袋子,就怕袋子破了会很危险。有次比较急,车下的人往上抬,桶一下子倾斜,砸下来,把防护服都刮破了。

  我们把医废周转桶拉回处置厂,处置点进行高温焚烧或蒸煮,再将残渣固化填埋。

  每天志愿服务结束,我们还要花挺长时间消毒。这步非常关键,省不得。

  高峰期的时候,医疗废弃物增加的速度比处理的速度大得多,觉得怎么运也运不完。大家那时有些挫败感,还提出来说,在卸车环节能不能协调一下,省下来时间可以多跑几趟,多拉一些。

  生日愿望就快实现了

  二月底,能感觉到医疗废物量明显下降。原来每天得拉五趟,现在拉两趟就够了,有时候连一车都装不满。各大医院基本实现日产日清。之前的挫败感都没了,这时候很有成就感。我的生日愿望,很快就能实现了。

  2月28日,我在武汉度过了自己32岁的生日。老婆、孩子给我发了一个小视频,是老婆拉着孩子给我唱的生日歌。到晚上11点多,生日都快过去了,我才能打开手机看。大晚上的,给我看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

  出来这么久,这个时候没能陪他们,还是觉得很愧疚。

  团队里,彭洪波到武汉后没几天,就得知在襄阳的妻子确诊了新冠肺炎,孩子也因为密切接触被隔离。我们和他都非常担心,但也知道,自己如果从武汉回去也要隔离,怎么样都无法陪伴、照顾家人。而武汉也需要我们。

  我那天的生日愿望和现在的愿望一样,希望疫情能够尽快结束,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回到自己家人身边,过上正常的生活。

  感觉愿望快实现了。

  我们这批人会坚持到疫情结束。到时候,襄阳也快到吃小龙虾的季节,我们回去要好好聚一聚、喝两杯,不要再吃方便面了。有一阵忙,赶不上饭点,连续吃了一个星期泡面。我们开玩笑,说在武汉这段时间把一辈子的泡面都吃完了。(记者 刘飞、于子敬)

文章关键词:医院 医疗废物处理 炸弹 医疗废弃物 桶盖 爆仓 生日愿望 非典 火神山 防御战线 责编:邵恰
5034

相关阅读 换一换

  • 以命运共同体作答大国“选择”

    “中国坚持以民为本、生命至上,始终本着公开、透明、负责任态度,始终秉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既对本国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负责,也对全球公共卫生事业尽责。”在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视频会议开幕式上,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题为《团结合作战胜疫情共同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的致辞。

  • 才下火线,又上一线的“男丁格尔”们

    让我们走近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两位历经战“疫”洗礼的“男丁格尔”,看他们忙碌的身影,听他们的战“疫”故事,感受他们的侠义柔情。【同期声(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神经内科重症病房NICU护师黄安石)】:护士长询问我意见时是毫不犹豫的。

  • 真心美!这对“熊猫姐妹”援鄂结束后又救人

    在全国人口中仅占千分之一 双双献血救人登上热搜 “熊猫血”患者病情危重 她们相约一起献血救人 近日 一条稀有血型求助信息 

  • 两会一年间:凝心聚力 抗击疫情勇担当

    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是武汉战疫中的主力军之一,疫情暴发后,胡豫带领全院迅速投入战斗。在分配任务时,葛明华主动担任气管切割组的组长,这也是感染风险最大的岗位之一。

  • 才下火线,又上一线的“男丁格尔”们

    让我们走近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两位历经战“疫”洗礼的“男丁格尔”,看他们忙碌的身影,听他们的战“疫”故事,感受他们的侠义柔情

  • 武汉“逆行者”楼威辰:我就是想帮助大家实现“愿望清单”

    题:武汉“逆行者”楼威辰:我就是想帮助大家实现“愿望清单”汽车仪表盘记录显示,截至4月8日,疫情期间他在武汉跑了近10000公里,买来不到两年的汽车底盘差点因变形而报废。

  • 武汉男子突然倒地不起?疫情二次爆发?真相来了

    ”实系突发脑溢血)   5月14日起,一则“武汉汉口区中山公园一男子突然倒地不起”的传言就在网络上传播。近日,武汉三民小区新增6例确诊病例,疫情出现反复备受关注,多则谣言也不胫而走。

  • 1岁女婴竟然来月经? 专家:警惕恶性肿瘤

    陈琦主任介绍,卵黄囊瘤好发于3岁以下的婴幼儿睾丸、卵巢和骶尾部及纵膈,阴道发生极罕见。陈琦主任说,葡萄状横纹肌肉瘤为儿童期较多见的阴道恶性肿瘤,多发生于阴道与宫颈之间。

  • 什么时候才能摘口罩?卫健委专家这样说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今天(17日)下午继续举行新闻发布会。会上,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冯录召表示,在通风条件良好并且能够保持比较好的、安全的社交距离的情况下,可以不佩戴口罩。

  • 武汉市所有医院恢复日常医疗服务

    5月16日早上7时50分,随着第一位患者张先生出示预约记录,通过现场扫码、测量体温后,走进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门诊心血管内科余锂镭教授的诊室,该院区在历经110天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后正式全面恢复。

慢新闻

教师体罚致其女儿吐血?家长编造散布谣言被刑拘 教师体罚致其女儿吐血?家长编造散布谣言被刑拘

推荐视频

i新闻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