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独家 > 正文

一夜白发!80后母亲出租屋守护12岁血癌少年 自学为儿打针

2019年10月28日15:47  来源:大象新闻

5034

大象新闻·东方今报记者 朱久阳 萌友 杜跃俊

通常,人们习惯用“一夜白头”来形容精神上受到的巨大的打击,而近日,在汝南县城郊区一出租屋里,39岁的白华玲顶着满头白发正在给儿子余涛打针,但是,这位看上去五六十岁的母亲,实际出生日期为1980年。

白华玲,河南省驻马店市汝南县梁祝乡张庄村人,2006年,白华玲和丈夫余强结婚,次年2月余涛出生,为了生计,白华玲就把孩子留给爷奶就随丈夫余强去南方打工。直到4年后回到老家生下女儿。此时的白华玲有儿女双全,全家欢天喜地,虽不富裕,但幸福美满。在夫妻的拼搏下也基本还清了结婚时欠下的外债,正在白华玲夫妻规划着更美好的未来的时候,厄运不期而至。

2017年6月28日,正在汝南封闭学校上四年级的余涛突然发高烧、腿痛,老师给打电话通知余涛的爷爷,闻讯赶来的余涛爷爷随即把孙子带到一家诊所输液,吃药,然而,情况没有得到缓解。第二天,爷爷带余涛到汝南医院检查,结果白细胞200多万,医生建议立即往上级医院进一步检查治疗。

当天爷爷带余涛到郑州儿童医院做了核磁、骨穿等一系列检查,7月2日,余涛被确诊为PH阳性急性淋巴细胞(B细胞)白血病高危。医生建议一是做骨髓移植,需要80万元左右的费用,二是进行化疗。“当时,我和余涛爸爸还在广州,听到这个消息,我一下晕了过去。”白华玲擦了擦泪眼说。由于移植费用的高昂,夫妻俩决定选择化疗!随即,白华玲和丈夫连夜从广州赶到郑州儿童医院。“我们看到往日那个活泼爱动的孩子躺在病床上,被病痛折磨的痛苦不堪,身体蜷缩着喊妈妈的时候,我心里好难受 ……”白华玲哽咽地说。

第一个疗程结束,医生检查后说余涛基因突变,癌细胞残留在3.4到3.5,十分危险。医院与北京儿童医院的专家远程会诊后上大疗,用了6个大疗,余涛每天都在生死线上徘徊。

医生无奈建议转院,当时夫妻俩咨询郑大一附院的教授,教授建议用抗基因变异三代药,而费用一个月需要5万,两年就是120万,进仓移植需要100多万。听了教授的话夫妻俩抱头痛哭,当时只有37岁的白华玲一夜之间头发全白了。

7个疗程的化疗之后,余涛的病情没有得到缓解。医生强调:“只有尽快做骨髓移植,余涛才有救。”由于夫妻二人的骨髓不匹配,当时夫妻俩忍痛选择和余涛匹配的8岁的妹妹进行骨髓移植。2018年1月28日,余涛进仓做了骨髓移植。然而,移植后仅仅维持了一年零三个月,余涛的病再次复发。

2019年4月初白华玲带余涛去医院复查。结果显示残留淋巴细胞还有6个(显示5个即为复发),这个结果让当时的白华玲半晌说不出话,医生要求住院化疗,移植前,无论是亲朋好友,还是余涛学校师生、甚至同村村民,捐的捐借的借。如今余涛患白血病两年多将近三年,此时的白华玲一家已经是借无可借、卖无可卖。

目前,母子俩暂居在汝南县城郊区一出租屋,余涛爸爸余刚忍着腰间骨刺的病痛去了南方学电焊每个月有3000块钱的生活补贴,70岁的爷爷在家种这10亩土地,村里给办理的特困户一年有几百块钱的补助,但目前余涛需要服用的抗基因变异药物、打针、化疗等加起来每个月需要近万元,医生称,如果病情未见好转的话,后续二次移植费用还需要大约七八十万元。

文章关键词:驻马店 汝南 血癌少年 自学打针 一夜白发 责编:彭向华
5034

相关阅读 换一换

慢新闻

新增无症状感染者,出省武汉人被默认为红码?并非如此 新增无症状感染者,出省武汉人被默认为红码?并非如此

推荐视频

i新闻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