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社会 > 正文

给火车头“洗澡”的工人

2020年08月19日09:05  来源:新华社

5034

张洪波在动力室内进行清洗保养作业(8月17日摄)。

  张洪波在动力室内进行清洗保养作业(8月17日摄)。

  进入末伏,高温依旧。在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有限公司梅河口机务段检修车间,张洪波和班组员工坚守在岗位上,为火车头“洗澡保养”,保障机车能安全出库,为暑运做好保障服务工作。

  张洪波是检修车间综合班组工长,他们班组的任务是对进入检修车间的内燃机车进行清洗保养,而张洪波专门负责对内燃机车解体后的动力室进行清洗保养。

  动力室内满是油污,张洪波每次上岗前,都要穿上厚重的防护装备。伴随着高压水枪的冲击,溅起的水雾、油污笼罩在舱内,汗水与污水混在一起浸透全身,每次这样的清洗保养作业都要超过3个小时。

  张洪波说:“作业时脏点、累点都不要紧,只要能把车头洗干净,能够保障机车日后的安全运行便心满意足了。”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张洪波在动力室内进行清洗保养作业(8月17日摄,无人机照片)。

  张洪波在动力室内进行清洗保养作业(8月17日摄,无人机照片)。

  进入末伏,高温依旧。在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有限公司梅河口机务段检修车间,张洪波和班组员工坚守在岗位上,为火车头“洗澡保养”,保障机车能安全出库,为暑运做好保障服务工作。

  张洪波是检修车间综合班组工长,他们班组的任务是对进入检修车间的内燃机车进行清洗保养,而张洪波专门负责对内燃机车解体后的动力室进行清洗保养。

  动力室内满是油污,张洪波每次上岗前,都要穿上厚重的防护装备。伴随着高压水枪的冲击,溅起的水雾、油污笼罩在舱内,汗水与污水混在一起浸透全身,每次这样的清洗保养作业都要超过3个小时。

  张洪波说:“作业时脏点、累点都不要紧,只要能把车头洗干净,能够保障机车日后的安全运行便心满意足了。”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张洪波在清洗前清理动力室内的垃圾、杂物(8月17日摄)。

  张洪波在清洗前清理动力室内的垃圾、杂物(8月17日摄)。

  进入末伏,高温依旧。在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有限公司梅河口机务段检修车间,张洪波和班组员工坚守在岗位上,为火车头“洗澡保养”,保障机车能安全出库,为暑运做好保障服务工作。

  张洪波是检修车间综合班组工长,他们班组的任务是对进入检修车间的内燃机车进行清洗保养,而张洪波专门负责对内燃机车解体后的动力室进行清洗保养。

  动力室内满是油污,张洪波每次上岗前,都要穿上厚重的防护装备。伴随着高压水枪的冲击,溅起的水雾、油污笼罩在舱内,汗水与污水混在一起浸透全身,每次这样的清洗保养作业都要超过3个小时。

  张洪波说:“作业时脏点、累点都不要紧,只要能把车头洗干净,能够保障机车日后的安全运行便心满意足了。”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张洪波在动力室内进行清洗保养作业(8月17日摄)。

  张洪波在动力室内进行清洗保养作业(8月17日摄)。

  进入末伏,高温依旧。在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有限公司梅河口机务段检修车间,张洪波和班组员工坚守在岗位上,为火车头“洗澡保养”,保障机车能安全出库,为暑运做好保障服务工作。

  张洪波是检修车间综合班组工长,他们班组的任务是对进入检修车间的内燃机车进行清洗保养,而张洪波专门负责对内燃机车解体后的动力室进行清洗保养。

  动力室内满是油污,张洪波每次上岗前,都要穿上厚重的防护装备。伴随着高压水枪的冲击,溅起的水雾、油污笼罩在舱内,汗水与污水混在一起浸透全身,每次这样的清洗保养作业都要超过3个小时。

  张洪波说:“作业时脏点、累点都不要紧,只要能把车头洗干净,能够保障机车日后的安全运行便心满意足了。”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张洪波在动力室内进行清洗保养作业(8月17日摄)。

  张洪波在动力室内进行清洗保养作业(8月17日摄)。

  进入末伏,高温依旧。在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有限公司梅河口机务段检修车间,张洪波和班组员工坚守在岗位上,为火车头“洗澡保养”,保障机车能安全出库,为暑运做好保障服务工作。

  张洪波是检修车间综合班组工长,他们班组的任务是对进入检修车间的内燃机车进行清洗保养,而张洪波专门负责对内燃机车解体后的动力室进行清洗保养。

  动力室内满是油污,张洪波每次上岗前,都要穿上厚重的防护装备。伴随着高压水枪的冲击,溅起的水雾、油污笼罩在舱内,汗水与污水混在一起浸透全身,每次这样的清洗保养作业都要超过3个小时。

  张洪波说:“作业时脏点、累点都不要紧,只要能把车头洗干净,能够保障机车日后的安全运行便心满意足了。”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张洪波在清洗保养过程中擦汗休息(8月17日摄)。

  张洪波在清洗保养过程中擦汗休息(8月17日摄)。

  进入末伏,高温依旧。在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有限公司梅河口机务段检修车间,张洪波和班组员工坚守在岗位上,为火车头“洗澡保养”,保障机车能安全出库,为暑运做好保障服务工作。

  张洪波是检修车间综合班组工长,他们班组的任务是对进入检修车间的内燃机车进行清洗保养,而张洪波专门负责对内燃机车解体后的动力室进行清洗保养。

  动力室内满是油污,张洪波每次上岗前,都要穿上厚重的防护装备。伴随着高压水枪的冲击,溅起的水雾、油污笼罩在舱内,汗水与污水混在一起浸透全身,每次这样的清洗保养作业都要超过3个小时。

  张洪波说:“作业时脏点、累点都不要紧,只要能把车头洗干净,能够保障机车日后的安全运行便心满意足了。”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张洪波在动力室内进行清洗保养作业时,油污飞溅在他的脸上和口罩上(8月17日摄)。

  张洪波在动力室内进行清洗保养作业时,油污飞溅在他的脸上和口罩上(8月17日摄)。

  进入末伏,高温依旧。在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有限公司梅河口机务段检修车间,张洪波和班组员工坚守在岗位上,为火车头“洗澡保养”,保障机车能安全出库,为暑运做好保障服务工作。

  张洪波是检修车间综合班组工长,他们班组的任务是对进入检修车间的内燃机车进行清洗保养,而张洪波专门负责对内燃机车解体后的动力室进行清洗保养。

  动力室内满是油污,张洪波每次上岗前,都要穿上厚重的防护装备。伴随着高压水枪的冲击,溅起的水雾、油污笼罩在舱内,汗水与污水混在一起浸透全身,每次这样的清洗保养作业都要超过3个小时。

  张洪波说:“作业时脏点、累点都不要紧,只要能把车头洗干净,能够保障机车日后的安全运行便心满意足了。”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文章关键词:洗澡 张洪波 火车头 洗澡保养 内燃机车 脏点 安全运行 水雾 暑运 沈阳局 责编:徐宁宁
5034

相关阅读 换一换

  • 浴室玻璃门爆裂 颈部扎出10厘米大窟窿

    陈某今年45岁,前不久和老友聚餐,酒过三巡后醉醺醺回家。当日晚上,陈某跟往常一样在浴室洗澡,谁知突然淋浴房的玻璃爆裂。

  • 冬天多久洗一次澡最好?先洗头还是脸?原来这些年都错了......

    尽管如此,现在的医学专家还是不建议每天都洗澡,因为沐浴乳和洗发水等不仅会带走皮肤表面的脏东西,同时也会带走皮脂。防止表皮层水分过度蒸发。以防止皮脂被过度清洁。以减少对皮肤表层的过度清洁。

  • 痛心!只因丈夫洗澡前一个小动作,夫妇不幸丧生 !

    10月1日凌晨,1时44分,长沙消防指挥中心响起来急促的报警声——浏阳市一超市突发大火,夫妻二人被困在超市里生死不明。附近居民发现火情后立即拨打了报警电话,同时撬开卷闸门试图救人。

  • 猪坚强站不起来了?需要人扶,不爱洗澡但依然吃嘛嘛香

    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中,1岁的它被埋在废墟下,靠吃木炭、喝雨水坚持了36天后被救,被网友亲切地叫做“猪坚强”。现场饲养员透露,为了给猪坚强提供更好的住宿环境,所以要修新的“猪坚强之家”,依然在建川博物馆馆内。

  • 江苏海洋大学回应洗澡需APP预约:系统升级后恢复刷卡

    “明明一张校园卡的事情,却要大费周章,成为‘江苏洗澡难大学’!”近日,不少江苏海洋大学在校学生发微博反映,学生们进浴室洗澡前需通过一款名为“完美校园”的App进行预约,带来诸多不便。对此,江苏海洋大学回应称,目前是校园卡新老系统切换的“过渡期”,大约一周后会恢复刷卡洗澡功能,与App预约系统并列。

慢新闻

美国加州大火是中国激光武器制造?! 美国加州大火是中国激光武器制造?!

推荐视频

i新闻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