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社会 > 正文

给火车头“洗澡”的工人

2020年08月19日09:05  来源:新华社

5034

张洪波在动力室内进行清洗保养作业(8月17日摄)。

  张洪波在动力室内进行清洗保养作业(8月17日摄)。

  进入末伏,高温依旧。在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有限公司梅河口机务段检修车间,张洪波和班组员工坚守在岗位上,为火车头“洗澡保养”,保障机车能安全出库,为暑运做好保障服务工作。

  张洪波是检修车间综合班组工长,他们班组的任务是对进入检修车间的内燃机车进行清洗保养,而张洪波专门负责对内燃机车解体后的动力室进行清洗保养。

  动力室内满是油污,张洪波每次上岗前,都要穿上厚重的防护装备。伴随着高压水枪的冲击,溅起的水雾、油污笼罩在舱内,汗水与污水混在一起浸透全身,每次这样的清洗保养作业都要超过3个小时。

  张洪波说:“作业时脏点、累点都不要紧,只要能把车头洗干净,能够保障机车日后的安全运行便心满意足了。”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张洪波在动力室内进行清洗保养作业(8月17日摄,无人机照片)。

  张洪波在动力室内进行清洗保养作业(8月17日摄,无人机照片)。

  进入末伏,高温依旧。在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有限公司梅河口机务段检修车间,张洪波和班组员工坚守在岗位上,为火车头“洗澡保养”,保障机车能安全出库,为暑运做好保障服务工作。

  张洪波是检修车间综合班组工长,他们班组的任务是对进入检修车间的内燃机车进行清洗保养,而张洪波专门负责对内燃机车解体后的动力室进行清洗保养。

  动力室内满是油污,张洪波每次上岗前,都要穿上厚重的防护装备。伴随着高压水枪的冲击,溅起的水雾、油污笼罩在舱内,汗水与污水混在一起浸透全身,每次这样的清洗保养作业都要超过3个小时。

  张洪波说:“作业时脏点、累点都不要紧,只要能把车头洗干净,能够保障机车日后的安全运行便心满意足了。”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张洪波在清洗前清理动力室内的垃圾、杂物(8月17日摄)。

  张洪波在清洗前清理动力室内的垃圾、杂物(8月17日摄)。

  进入末伏,高温依旧。在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有限公司梅河口机务段检修车间,张洪波和班组员工坚守在岗位上,为火车头“洗澡保养”,保障机车能安全出库,为暑运做好保障服务工作。

  张洪波是检修车间综合班组工长,他们班组的任务是对进入检修车间的内燃机车进行清洗保养,而张洪波专门负责对内燃机车解体后的动力室进行清洗保养。

  动力室内满是油污,张洪波每次上岗前,都要穿上厚重的防护装备。伴随着高压水枪的冲击,溅起的水雾、油污笼罩在舱内,汗水与污水混在一起浸透全身,每次这样的清洗保养作业都要超过3个小时。

  张洪波说:“作业时脏点、累点都不要紧,只要能把车头洗干净,能够保障机车日后的安全运行便心满意足了。”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张洪波在动力室内进行清洗保养作业(8月17日摄)。

  张洪波在动力室内进行清洗保养作业(8月17日摄)。

  进入末伏,高温依旧。在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有限公司梅河口机务段检修车间,张洪波和班组员工坚守在岗位上,为火车头“洗澡保养”,保障机车能安全出库,为暑运做好保障服务工作。

  张洪波是检修车间综合班组工长,他们班组的任务是对进入检修车间的内燃机车进行清洗保养,而张洪波专门负责对内燃机车解体后的动力室进行清洗保养。

  动力室内满是油污,张洪波每次上岗前,都要穿上厚重的防护装备。伴随着高压水枪的冲击,溅起的水雾、油污笼罩在舱内,汗水与污水混在一起浸透全身,每次这样的清洗保养作业都要超过3个小时。

  张洪波说:“作业时脏点、累点都不要紧,只要能把车头洗干净,能够保障机车日后的安全运行便心满意足了。”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张洪波在动力室内进行清洗保养作业(8月17日摄)。

  张洪波在动力室内进行清洗保养作业(8月17日摄)。

  进入末伏,高温依旧。在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有限公司梅河口机务段检修车间,张洪波和班组员工坚守在岗位上,为火车头“洗澡保养”,保障机车能安全出库,为暑运做好保障服务工作。

  张洪波是检修车间综合班组工长,他们班组的任务是对进入检修车间的内燃机车进行清洗保养,而张洪波专门负责对内燃机车解体后的动力室进行清洗保养。

  动力室内满是油污,张洪波每次上岗前,都要穿上厚重的防护装备。伴随着高压水枪的冲击,溅起的水雾、油污笼罩在舱内,汗水与污水混在一起浸透全身,每次这样的清洗保养作业都要超过3个小时。

  张洪波说:“作业时脏点、累点都不要紧,只要能把车头洗干净,能够保障机车日后的安全运行便心满意足了。”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张洪波在清洗保养过程中擦汗休息(8月17日摄)。

  张洪波在清洗保养过程中擦汗休息(8月17日摄)。

  进入末伏,高温依旧。在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有限公司梅河口机务段检修车间,张洪波和班组员工坚守在岗位上,为火车头“洗澡保养”,保障机车能安全出库,为暑运做好保障服务工作。

  张洪波是检修车间综合班组工长,他们班组的任务是对进入检修车间的内燃机车进行清洗保养,而张洪波专门负责对内燃机车解体后的动力室进行清洗保养。

  动力室内满是油污,张洪波每次上岗前,都要穿上厚重的防护装备。伴随着高压水枪的冲击,溅起的水雾、油污笼罩在舱内,汗水与污水混在一起浸透全身,每次这样的清洗保养作业都要超过3个小时。

  张洪波说:“作业时脏点、累点都不要紧,只要能把车头洗干净,能够保障机车日后的安全运行便心满意足了。”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张洪波在动力室内进行清洗保养作业时,油污飞溅在他的脸上和口罩上(8月17日摄)。

  张洪波在动力室内进行清洗保养作业时,油污飞溅在他的脸上和口罩上(8月17日摄)。

  进入末伏,高温依旧。在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有限公司梅河口机务段检修车间,张洪波和班组员工坚守在岗位上,为火车头“洗澡保养”,保障机车能安全出库,为暑运做好保障服务工作。

  张洪波是检修车间综合班组工长,他们班组的任务是对进入检修车间的内燃机车进行清洗保养,而张洪波专门负责对内燃机车解体后的动力室进行清洗保养。

  动力室内满是油污,张洪波每次上岗前,都要穿上厚重的防护装备。伴随着高压水枪的冲击,溅起的水雾、油污笼罩在舱内,汗水与污水混在一起浸透全身,每次这样的清洗保养作业都要超过3个小时。

  张洪波说:“作业时脏点、累点都不要紧,只要能把车头洗干净,能够保障机车日后的安全运行便心满意足了。”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文章关键词:洗澡 张洪波 火车头 洗澡保养 内燃机车 脏点 安全运行 水雾 暑运 沈阳局 责编:徐宁宁
5034

相关阅读 换一换

慢新闻

“河南的雪是人工降雪”真相:雪是真的 “河南的雪是人工降雪”真相:雪是真的

推荐视频

i新闻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