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独家 > 正文

燕庄蝶变40年⑪:从村民到“翘脚房东” 城中村股改有了“燕庄模式”

2018年12月11日09:33  来源:映象网

5034

       编者按:

    郑州,一座火车拉来的城市。

    从籍籍无名的郑县,到如今一跃成为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关于郑州的记忆,有无数切口可以作为注脚。

    但始终无法绕过的,是曾经的燕庄。

    从毛主席视察的麦浪起伏的燕庄村,到如今高楼林立的商业地标“曼哈顿”;

    从曾经停飞喷洒农药飞机的郑州东郊燕庄机场,到如今成为“国际郑”靓丽名片的郑州CBD中央商务区……

    燕庄的变迁历程,浓缩了郑州城市变迁的珍贵记忆。

    燕庄的前世今生,承载着郑州城市变迁的典型故事。

    2018年,是庆祝改革开放40年的重磅节点。40年来,郑州发生了翻天覆地、日新月异的变化。映象网以燕庄的变迁为切入点,着重截取1978-2018四十年的时间刻度,从城市建设、交通改善、居民生活方式等诸多方面,为郑州改革开放四十年,乃至河南改革开放四十年,钩沉作注,力图为一亿河南人,提供一个直观展现郑州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伟大成就的窗口。

       核心提示:

       40年前全家一张铺,老少三辈几十年挤在低矮破旧的小平房里,“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城中村里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成为几代燕庄人的共同记忆。

       40年后居者有其屋,随着郑州200多个城中村的改造升级,越来越多的村民成为市民,他们将以全新的职业和岗位重新融入这座日益崛起的国际化商都,而“城中村”也将作为一个历史名词在郑州消失。

        映象网记者 阮海峰

       从童年三渣到步步层楼

刘保卫已经适应了从村民变市民的新身份

    “说实话,没想到以前还是土地土路的沈庄,能变成现在高楼林立的高档社区,我们全家人从以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到如今也当上了老板,做起了生意。”沈庄村民刘保卫谈起现在的生活,脸上洋溢着幸福笑容。

    这一切的变化,皆因为10年前燕庄翻天覆地的拆迁改造。

    刘保卫告诉映象网记者,改革开放以前,隶属于燕庄大队的沈庄是很穷的一个村子,因为村里的地大多都是盐碱地,种的粮食根本不够吃,后来毛主席来燕庄大队麦田视察小麦生长情况,并提出要“一麦一稻”发展农业后,村里才从熊耳河引水灌溉,开始种植水稻,才不会再饿肚子。

    “小时候因为家里穷,兄弟姊妹又多,所以我大姐初中就因家里经济条件而辍学,跟随家人一起外出打工,很辛苦。”刘保卫说,在他童年回忆里“三渣”一直伴随着他成年长大。

    “煤渣”、“豆腐渣”、“酒渣”,就是刘保卫口中所说的童年“三渣”。

    “别看这些东西现在没人稀罕,在当时对我们家来说是很宝贵的生活必需品,小时候因为家里穷冬天买不起煤,只能从周边的工厂里捡用剩下的煤渣,块大的拿回家继续烧,碎末末就用来铺家里的地。”刘保卫说,豆腐渣和酒渣则是他小时候最爱吃的,顾名思义豆腐渣就是做豆腐剩下的渣,切点咸菜条和一起,跟蒸窝窝头一样蒸熟吃,“而酒渣就是去西郊的酒厂把造酒剩下来的酒渣捡回家,做煎饼。”刘保卫说,后来到了八十年代初,别人家都吃白面馒头了,我家还吃杂粮,家里孩子多,父母挣的工分少,没饿死就万幸了。

      到了九十年代,村民们靠房租赚到了第一桶金,刘保卫就开始做起了生意,从蹬三轮送人到街边卖凉皮,再到二环路卖水果,“那时候基本上什么挣钱干什么,虽然不用下地干活,但依然起早贪黑,不种地也并没有得到更多舒适、自由和财富。”

除了靠房租,刘保卫最大的收入来源是代理了一家新风净化品牌

      这样的生活他一直坚持到了沈庄拆迁,随着郑州城区的大力发展,刘保卫家分到了700多平的房子,生意也做的越来越好,“从最开始做小生意小买卖到如今代理新风系统的电器品牌,生活品质步步提高。”

      说起新时代下的沈庄新生活,刘保卫总有说不完的种种好。

      引入第三方运营管理 村民安心当“甩手”房东

当起了“甩手”房东的孙宝军

      和刘保卫一样日子过的很惬意的还有聂庄村民孙宝军。“以前,最怕晚上睡觉时手机突然响起,因为手机一响就意味着出租屋又有麻烦事发生。现在,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总算一去不复返啦。”

      私搭乱建,租客混杂,环境恶劣、棉花加工小作坊遍布,这是大多数人对以前聂庄的印象。

      而现在来聂庄租房子,独立卫浴、空调、电视机、办公桌椅、衣柜、床等生活必备设施一样不缺,装饰一新的小公寓,完全可以“拎包入住”。早已想象不出这以前城中村的模样。

      孙宝军说,自聂庄率先开展城中村综合改造的全新探索,就在所属的聂庄安置小区尝试通过“第三方运营管理”的模式来破解各种“顽疾”。

      映象网记者了解到,聂庄在行政上属于燕庄行政村管理,由5个自然村组成,聂庄是其中之一。村民一组有1500人左右,是汉族组,其中享受村民待遇的有900多人;二组有1300人左右,是回族组,享受村民待遇的有563人。

      “聂庄村拆迁后,补偿面积最多的村民可达1700-1800平方米,最少的也在200平方米以上。”孙宝军的喜悦溢于言表。

由第三方机构统一管理安置房成为了高档酒店

    “现在,我成为‘翘脚’房东了,以前担心今天这家停水、那家停电,晚上半夜还要给下夜班的开大门,还要担心出租屋发生火灾要担责。”而现在这些问题全部由村委会找来的第三方机构统一管理,房东可以真正高枕无忧了。而更让孙宝军惊喜的是,自从由第三方公司实施统管统租后,他的房屋出租收入还增长了不少。

      据介绍,早在2010年,聂庄村已经进行了股份合作改制。以村民组为单位成立股份经济合作社,对集体经济进行管理,资产运营。

      目前,整个聂庄村70%的出租屋都已经交给了第三方公司来承租。

      从前脏、乱、差的城中村华丽转身为“拎包入住”的小公寓

聂庄出租房内空调、冰箱等家电一应俱全,租客可以拎包入住

      在聂庄小区租房的刘嘉印证了孙宝军的话。

      刘嘉在郑州东区一家公司上班,起初租住在北边的城中村。

      “柳林是我来郑州的第一站,柳林足够大,来到这里因为朋友也在这里,相互之间有个照应。”刘嘉说,刚来郑州的时候北环还没有修通,交通那叫一个堵,花园路能把人堵哭了,遇到下大雨大雪整个交通瘫痪。

      有一天因上班走得急,刘嘉把笔记本电脑落在家。当时心里还有些隐隐担忧,转念一想,一上午就回来了,再说锁着家门,应该不会有事。等他回家后发现,电脑真没了。

      “窗户半开着,窗台上还有鞋印,听房东说一上午时间,楼里丢了5台电脑。”刘嘉无奈的说。

      自此,便宜的房租对刘嘉不再具有诱惑力,想到城中村的脏、乱,差,他下决心搬进小区。

      去年,赵磊在聂庄小区租了一间50多平方米的房子,月租金在1500元左右。“门口就有警务室,车必须刷卡才能进。”

      搬进新房没多久,有一次晚上回家停电了,当时正值夏天,总不能一直没电不开空调啊,刘嘉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找到物业,没想到刚打完电话没多久,就有物业公司的人上门来维修电表,不一会就修好了,“这跟以前在城中村租房的体验可是天差地别啊。”

      除此之外,小区内电动车充电也很方便,每个单元门两侧配有4个带锁的插座,每栋楼前都会有一个车棚,地上焊着钢筋圈,专门防盗,住在这样的小区,舒心、安心、放心。

      燕庄语录

      20+

      市民刘嘉:从以前脏乱差的城中村,到现在干净、整洁、安全的社区,居住环境日益改善,让我对郑州这座城市越来越向往。

      40+

      聂庄村民孙宝军:没有当初聂庄大队的统一管理,村民们过不上现在这么舒坦的日子,聂庄的拆迁安置是参考了燕庄和沈庄的模式,同时也为郑州其他城中村提供了好的经验,可以让他们少走弯路。

      40+

      沈庄村民刘保卫:没有吃过以前的苦,是体会不到现在的生活有多么的甜,本分做人,诚信做事才能脱贫奔小康。

     大事记

      1960年5月11日,在河南视察工作的毛主席来到郑州东郊的燕庄查看农业生产,走访社员群众。

      2007年,隶属于燕庄村的沈庄、黑朱庄开始拆迁。

      2010年,聂庄村进行股份合作改制,以村民组为单位成立股份经济合作社,对集体经济进行管理,资产运营。

      2012年的6月,聂庄拆迁终于启动。

 

文章关键词:燕庄蝶变 燕庄蝶变40年 燕庄模式 责编:安文靖
5034

相关阅读 换一换

慢新闻

郑州航空港区北站即将开通?官方回应:正在商谈免费协议暂不开通 郑州航空港区北站即将开通?官方回应:正在商谈免费协议暂不开通

推荐视频

i新闻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